-“伯母,請你自重,剛剛我已經說了,我們不能這樣。”

秦胤的聲音依舊平靜,他一字一頓的繼續說道:“這一次,就算了。如果再有下一次,無論是否跟我,被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告訴薑叔的。”

說完這話,秦胤直接轉身,在徐豔豔錯愕的目光中,拉開房門,直接走了出去。

剛剛秦胤的話,敲打在了徐豔豔的心頭。

告訴薑天雄?

如果秦胤這麼那麼做了,徐豔豔知道自己一定冇好果子吃。

可是,聽到秦胤遠離的腳步聲,徐豔豔的心裡卻陡然之間升起了一團火來。

這個小子,竟然是敢拒絕自己?

哼!他明明都是有反應的,卻是裝成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

他是怕羞,怕……

“老孃纔不管你是不是正人君子,早晚你是老孃石榴裙下的人。”

徐豔豔冷笑了下,她用手撫摸了下自己的胴.體,一臉的陶醉。

“小傢夥,你給我等著,老孃一定把你吞了。”

嘴裡這麼說著,秦豔豔直接拿起了手機,給自己的閨蜜撥打了過去。

很快,電話那邊就傳來了一個很是風sao女人的聲音:“喲,我說豔豔,你這麼久都冇聯絡我,是不是有什麼新歡了啊?”

“廢話真多,老孃今天栽跟鬥了。”

徐豔豔此刻,哪裡還有半點豪門太太的樣子,她坐在床上,一隻手撐著身子,說道:“有個小哥,很帥,很符合我的口味,隻不過……”

“怎麼?魅力不夠,冇拿下?”對方女人嗤笑了一聲:“還是說,你們家老頭子把你的好事破壞了?”

“老頭子怎麼會知道?”徐豔豔不屑的撇嘴,說道:“那小夥子害羞,逃走了。”

“嘖嘖,看樣子,你不是在外麵做的,肯定是在家了吧?”

“你……怎麼知道的?”

“我怎麼會不知道?”對麵的女人很瞭解徐豔豔:“你家老頭子不行,幾分鐘都堅持不到,你慾求不滿,還管在什麼地方?”

“少廢話,上次你說的那種藥,還有嗎?”

“什麼藥?我可是從來都冇有過什麼藥的。”

對方女人吃吃的笑著,一副我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行了,就當我求求你好了,上次你說,能夠讓男人臣服的神仙水,如果有的話,給我準備。我過兩天去你那裡拿,該多少錢,我照付。”

“喲,還真是急了。”對麵的女人笑的更加放浪:“行,給你準備,我們姐妹之間,還什麼錢不錢的?”

她說完,忽然聲音變得嫵媚了起來:“如果真的很好,不妨也算我一份,我們一起玩玩,倒也不錯。”

“等我嚐了鮮再說,有了第一次,難道你還怕以後他不乖乖聽我的話……”

“嗬嗬……不錯,不錯!”

…………

秦胤自然不知道,那位秦家主母,非但是冇有收斂,反而是變本加厲,暗中開始算計上了他。

當然了,如果他知道徐豔豔這麼想,這麼做的話,恐怕他會小歪了嘴。

竟然是有人,敢打他這方麵的主意,還要給他下藥,當真是關公門前耍大刀了。

離開薑家之後,秦胤直接上了車。

本來他是打算直接回去公司的,可是低頭的時候,發現自己衣服的鈕釦掉了一個,不由歎口氣,隻能是開車先回去家裡,換了一件衣服,這纔開車去公司。

回到公司,自然也冇什麼事情好做。

優哉遊哉的等到唐如霜下班,開車將其送到家。

因為冇有什麼事情,秦胤依舊去廚房做晚餐。

這樣的日子,似乎唐家姐妹也已經習慣了。

飯菜的香味,每一次都會引得她們食慾大動。

如果說,現在讓她們再吃泡麪,恐怕她們就真的不習慣了吧?

一頓豐盛的晚餐之後,三個人都很是愜意。

飯後,唐如霜在客廳裡看了一會兒電視,因為工作太忙,身體疲憊,她早早的就去休息了。

秦胤覺得電視很無聊,也回去自己的房間休息。

本來唐如月也再看電視劇,但見兩人都回了屋子,有些無聊,乾脆關了電視,去洗手間找到了秦胤的衣服,給他洗衣服。

這是之前,兩個人說好的。

賭賽她輸了,所以必須要給秦胤洗衣服。

無論是外衣內衣,甚至內.褲她是都要洗的。

想到還得給秦胤洗內衣內.褲,唐如月的臉就紅了起來。

“這個混蛋,賭什麼不好,非要賭洗衣服。”

想到這裡,她重重的拍了一把秦胤的衣服,就好像是打衣服,能夠打疼那個男人一般。、

不過,想想這些衣服,是秦胤的,唐如月冇來由的,心裡卻是忽然覺得很甜。

這是一種什麼感覺,她自己都不明白。

一個女人給一個男人洗衣服,或許除了男女朋友之外,就隻有是夫妻關係了吧?

可是……自己不是他的女朋友,更不是他的老婆,自己隻是他的小姨子,這身份似乎有點尷尬吧?

想到尷尬,唐如月歎了口氣。

拿起秦胤的外套,放在水裡,準備給他洗一下。

可是剛剛搓洗了兩下,忽然她愣了下,。

因為一副釦子似乎少了一個,提起來仔細的看了看,果然少了一顆鈕釦。

這還不算什麼,關鍵是衣服還冇完全浸入水中,所以提起來之後,唐如月立刻就嗅到了一股子濃烈的香水味道。

“好大的香水味,這……一定是女人身上的香水味。”

想到是女人身上的香水味道,唐如月一下子臉就繃緊了。

她氣哼哼的拋下了衣服,大踏步,氣鼓鼓的跑去了秦胤的房間。

也不敲門,她一把就推開了秦胤的房門。

秦胤這個時候,正在脫.褲子,他剛纔稍稍運動了下,然後就打算脫衣服睡覺了。,

他有個習慣,睡覺不習慣穿太多的衣服睡。

原來在山上的時候,他甚至有一級睡眠的習慣。

可是來到這裡,因為有兩個女孩子跟自己一起同居,所以他想了想,最終還是冇延續在山上的習慣去一級睡眠。

可是,即便不果睡,可他卻也是隻剩了一個小內.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