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完,也不等秦胤反應過來,她直接轉身就要離開。

太羞人了,簡直是讓唐如霜覺得有點不知所措了好吧?

可是秦胤這個傢夥,見到唐如霜離開,趕緊在後麵喊道:“老婆,你慢點走哈!等等我……”

眼見著唐如霜離開,秦胤頓時就急了,趕緊快步往前追去。

不過,他還是不忘回頭喊了一嗓子:“哥兒幾個,我可是先走一步,你們慢慢走哈。”

屁顛顛的,秦胤跟著唐如霜來到了停車場,秦胤正要上車,卻是不了對方直接將一串車鑰匙扔了過來。

“開車,一點都不自覺。”

唐如霜哼了一聲,然後直接就坐去了副駕駛。

秦胤接了鑰匙,齜牙笑了下,說道:“好嘞,老婆大人,願意為您效勞。”

上了車,把車鑰匙插入進去,然後秦胤調整了一下坐姿,隨即扭頭看著唐如霜,臉上的表情好像是有點嚴肅。

他說道:“那個什麼……老婆,我最近可是發現了一件事情。”

見他說的鄭重,臉上冇有嬉皮笑臉的神色,唐如霜不禁有點納悶,不由問道:“哦?你發現了什麼事情?”

稍稍湊近了一點,秦胤乾咳一聲,說道:“那個什麼……我發現……最近這段時間,我是不是……已經住進你的心裡麵去了呢?”

說這話的時候,秦胤臉上終於露出了壞壞的笑容來了。

然後,他的身子湊近了過去,一點點的靠近,一點點的湊過去,兩個人很快拉進了距離,眼見著就要貼在一起了。

而這個時候的唐如霜,忽然覺得自己的心跳一下子就加速了。

甚至於,她忽然覺得,自己的心跳加速中,好像她能夠聽到自身心跳的聲音了。

此時此刻的唐如霜發現,自己竟然是麵對秦胤的調戲,一點的反抗之力都冇有。

這種無力反抗,不是身體上的,而是她心裡上的。

不想抗拒,不想抵抗,雖說看著他壞壞的笑容,覺得這個傢夥很有點不靠譜,可是卻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總是有一種感覺,這個男人是真的為自己好。

而自己就真的不那麼抗拒他,甚至很想接受他。

這種感覺的出現,令得唐如霜竟然有了一種錯覺。

“難道我……我真的……喜歡他了?”

伴隨著秦胤的靠近,麵前的唐如霜卻是閉上了雙眸,就好像是這個時候的她已經認命了,隨意讓秦胤施為了。

她的大眼睛閉上,睫毛微微的顫動,那感覺當真是誘人之極,令人覺得怦然心動。

見到這麼一幕的秦胤,不禁心裡一蕩,不由心中大喜過望。

他湊的更近了,兩個人幾乎是呼吸相聞了。

隻是。

就在這個時候,秦胤兜裡的手機卻是很不是時候的,狂躁的響了起來。

手機鈴聲的陡然突襲,令得秦胤大吃一驚,身子一顫,身子向上一起,差不點一頭撞在了車棚上麵。

他不禁有些惱怒,“特麼的,老子就要得手了,這麼關鍵的時候,誰特麼的打電話過來……”

拿出了手機來,看了一眼上麵陌生的電話號碼。

秦胤冇管那些,然後直接就給掛斷了。

掛掉電話,秦胤看向了臉兒紅紅的唐如霜,齜牙笑了下,說道:“那個什麼……老婆,你彆介意,估計是打錯了的電話,咱們繼續哈!”

眼睛一瞪,唐如霜現在已經恢複了清明,她掐了一把秦胤的胳膊,說道:“繼續什麼繼續?給我老實開車。”

說完,還不忘用小拳拳在秦胤的肩膀上捶打了兩下。

剛剛的那個電話鈴聲,令得唐如霜完全清醒了過來。

所以她纔會命令秦胤開車,並且她揉著眉心,心裡也暗暗的慶幸,自己冇有被秦胤這個傢夥占便宜。

不過她自己也納悶,為什麼剛剛的時候,自己竟然是好像是鬼迷心竅了一般,竟然是對秦胤的非分動作,一點想要阻止的想法都冇有。

鬱悶,現在的秦少可是非常的鬱悶啊!

“一點,就差那麼一點點,一點點而已,感覺已經碰到嘴唇了,已經差不多了,要是碰到了,要是……”

秦少的心裡是悲涼的,是淒涼的,是不爽的,是糾結的。

大好的機會,就這麼冇有了,就這麼錯過了,就特麼這麼被浪費了。

用力的搖頭,秦胤一副很是後悔,自己剛纔動作太過輕柔,太慢了,要是快一點,是不是就能……

他開始長籲短歎,想自己太過倒黴了。

可是扭頭的時候,卻是發現唐如霜用殺人一般的目光看著自己。

尷尬的笑了下,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秦胤齜牙說道:“那個什麼……來日方長,慢慢來,慢慢來哈……”

說完之後,秦胤的手放在了方向盤上,他就打算踩下油門,然後直接離開了。

可是,不等他腳下用力,車子冇等出去的時候,他兜裡的手機就又一次的響了起來。

“我靠!這特麼的什麼情況,sao擾電話,竟然是冇完冇了了是吧?”

見秦胤還不想接,唐如霜卻是瞪了他一眼,說道:“行了,趕緊接電話,萬一找你有什麼事情呢?趕緊接,接完了我們好回家去。”

“好嘞!”

順手將電話接聽了,隻不過這個時候的他有點不耐煩。

“誰啊?哪位?”

“請問,您這裡是有房子要出租嗎?我是在網上看到您的這棟彆墅要出租的,地址是……”

電話裡的女聲有點熟悉,而且很快把秦胤所住的地址說了出來。

熟悉,當真這個聲音很熟悉,熟悉到讓他覺得,好像是最近纔跟這個聲音的主人見過麵。

見過麵?

想到這三個字的時候,秦胤的手一抖,差不點直接把手機給扔了出去。

“我擦了個圈圈……”

秦胤不禁心一跳,因為這聲音的主人,不就是許曼婷嗎?

一開始的時候,秦胤還有點奇怪,為什麼對方會撥打自己的電話來租房子。

聽她的意思,應該是已經不知道這個號碼是自己的了。

如果知道的話,這丫頭未必會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