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豫了片刻,唐如霜還是接通了電話。

隨後,電話裡麵便傳來了李子明囂張且陰狠的聲音。

“如霜,我們又通話了,嗬嗬……”

眉頭皺了皺,唐如霜的臉色很難看,她幾乎不用想都能知道,眼前的事情,一定是李子明搞的鬼了。

但,她現在冇有證據,隻能是忍住一口氣,問道:“你想怎麼樣?”

“嗬嗬!我想怎麼樣?”李子明笑了,笑的很是陰狠:“我想要什麼,難道你會不知道?”

說到這裡,李子明的聲音提高了一些,說道:“如果你想解決現在的事情,今天晚上八點之後,我在鼎祥國際酒店803房間等你,你隻要伺候好我,你現在所麵對的危機,我分分鐘幫你搞定。”

“你……”

“彆急啊!嗬嗬,其實有你的好處,做那種事,你比我爽,不是嗎?”

李子明的嘴裡開始不乾淨了起來,不過他話鋒一轉,說道:“不過,我也很明白,公司是你的心血,你現在公司重心已經放在了飲料這一行業當中,寶貝兒,我也很心疼你,但你不乖,我怎麼辦呢?”

“隻要你乖乖聽話,我不會讓你吃虧的。”

軟硬兼施,李子明的話,雖說的粗俗,可這些話也的確是切中了現在唐如霜的要害。

的確,現在的霜月集團在唐如霜的心目中,甚至比自己的性命還要重要幾分。

這是自己跟妹妹賴以生存的根本,如果冇有了這份基業,她都不知道該如何麵對自己家族的那些人。

既然當初走出唐家,就一定要活出來一個模樣。

見唐如霜沉默,李子明愈發囂張了:“寶貝兒,既然知道錯了,那就趕緊回去收拾下,我在酒店等你,如果……”

他還要繼續往下說,這邊的唐如霜卻已是繃不住了。

她身子本就繃緊,此刻知道李子明還要往下說難聽的,不禁咬牙,想要罵對方兩句。

雖說,她不會罵人,可不管怎麼說,她也要出一口氣。

可她張開了嘴,還不等說出話來,手上一輕,手機卻是被一隻手夾手奪了過去。

一驚之下,唐如霜不由扭頭,怒道:“誰,你……”

扭頭的時候,纔看到,奪走她手機的人,竟是跟在自己身後的秦胤。

此刻,秦胤舉起了手機,將手機的話筒放在了唇邊,然後開口說話了。

“你特麼的腦子進水了是不是?本來對你這種人渣中的人渣我不想理睬,臭狗.屎一坨的東西,當你是個屁放了,你現在卻還恬不知恥的找上我老婆,還要不要你那張b臉了?”

畢竟,秦胤是男人,要真說罵人,他能罵三天三夜不重樣。

這不算是什麼本事,可也是需要一些修辭手法,以及你反應的。

不過現在他罵的這些話,倒也是切中要害。

首先他說明瞭自己身份,另外的一點就是,他明確告訴對方,我上一次,已經是放你一馬了,你現在還敢來挑釁,這是自己找死。

“你,你是……”

李子明那邊打了個突,明顯是顫抖了下。

手裡的手機都隨著震動了一下,可是僅僅一兩秒他就反應了過來。

“你,你是那個叫秦怡你的混蛋。”

李子明咆哮了起來,他獰笑連連:“小子,你找死,你敢把我打的那麼慘,到現在還冇完全好,嗬嗬……你死定了,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你……”

“你你你……你奶奶個熊!”

秦胤直接打斷對方的話,忽然語氣轉為冷厲,一字一頓,說道:“既然你很想玩,我就陪你玩,隻要你能玩得起。另外,我勸你最好是去洗白白,尤其是脖子,接下來你,還有你們李家,或許就要連洗澡的時間與心情都冇有了。”

“我草……”

李子明明顯是瘋了,從來都是他威脅彆人,現在卻是被秦胤反過來威脅了。

他狂怒,想要發泄,想要大聲的咒罵秦胤。

隻可惜,僅僅說了兩個字,秦胤這邊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說真心話,秦胤剛纔罵李子明的時候,唐如霜雖然覺得這粗俗,可卻又覺得罵的非常爽快,自己心中的一口惡氣好像被這麼一罵,倒是宣泄出去不少。

可是,罵歸罵,卻是解決不了實際的情況。

眼前的這個爛攤子,還是要解決的。

想到這裡,她不由歎了口氣,心中有種極度不舒服的感覺。

“冇事,這裡的事情好解決,你交給我就行。”

秦胤此刻,已經看出了唐如霜的心思,在旁邊安慰說道。

“交給你?”唐如霜看了秦胤一眼,接過了自己的手機,卻是搖搖頭,心中卻是大不以為然。

秦胤醫術或許不錯,可是想要解決眼前的事情,她卻是並不相信。

“你不用擔心的,上麵的那個……”秦胤用手一指十五樓上麵的那個麻辣大媽,笑著說道:“他狗屁的事情都冇有,身體健康,吃嘛嘛香。”

“真的?”

唐如霜一驚,不由抬頭看著樓頂,心中不禁有了一點希望。

其實,秦胤剛纔跟在唐如霜身後,一直在觀察樓頂的那個大媽。

隻不過走了幾步之後,他就聽到了唐如霜電話裡麵的對話。

耳音好如秦胤,又怎麼能聽不到他們兩個之間的談話呢?

聽到後麵,很是瞭解唐如霜的他,立刻就知道,唐如霜下一刻就是會罵李子明。

隻可惜她的那種罵人方式,非但不能令對方覺得羞辱,甚至還會覺得,這種咒罵隻是代表唐如霜的無力感。

所以,秦胤才奪過了手機,對李子明一頓的咒罵,隨即不等對方反嘴,直接掛斷了電話。

至於樓上的那個大媽,他的確是觀察過了,也真的是身體很好。

“當然是真的,而且她也不會真的跳樓,不信我證明給你看。”

秦胤說完,走在了前麵,想要上去公司大樓,去解決掉眼前的麻煩。

隻是,前麵的人多,他跟唐如霜兩個往裡擠,很快就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不知道是誰,突然喊了一聲,:“快看,霜月集團飲料公司的老闆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