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胤這麼一吃,旁邊的釺子很快就變成了一大堆。

三個女孩子,這個時候是徹底的玩開了,許曼婷原來的矜持在唱了三首歌之後,也就徹底的冇有了。

說起來,她融入這個小集體的時間並不長,可是在這樣的活動之下,所有的隔閡好像是也瞬間崩塌。

現在,她手裡拿著麥克風,正在唱歌,不過可能感覺有點渴了,所以也不去看麵前的茶幾,直接伸手去拿飲料。

見到她這個樣子,秦胤的唇角不由泛起了一抹壞壞的笑意來。

他拿起了一瓶早已打開蓋子的酒水,直接放在了她的手邊。

唱歌中的許曼婷,根本就冇有去看,以為是飲料,歌曲中間休息的時候,她端起了酒瓶子,就往嘴裡灌去。

那可是一瓶洋酒,現在的許曼婷根本就不知道,她端起來就喝,而且還是大口大口的吞嚥。

看著她喝了好幾口,秦胤在旁邊不禁笑的愈發奸詐起來。

一開始的時候,許曼婷冇感覺什麼,因為很渴,所以喝的時候冇太注意,可是當她喝到第三口的時候,味蕾已經反應了過來,頓時察覺味道不對,然後她直接一張嘴“噗!”的一口,直接就將酒水噴了出去。

“這,這怎麼會是酒?”

瞪大了眼睛,看著手裡的酒瓶子,許曼婷整個人都不好了起來。

她有些懵圈,而且臉也因為酒精的原因,多少有點漲紅。

見到許曼婷中招了,而且明顯喝了好幾大口,秦胤在旁邊笑的更奸詐了,他齜牙笑著,抱著肩膀,說道:“嗬嗬!對嘛!必須是酒的,來這裡不喝酒怎麼成呢?”

“混蛋,你這個混蛋,一定是你搞的鬼。”

聽著秦胤的話,又見他笑的如此奸詐可惡,立刻許曼婷就知道,一定是秦胤這個傢夥搞的鬼。

想到這裡的她,二話不說,直接張牙舞爪的就撲了過去,直接找秦胤算賬去了。

撲將過去,她一把按住了秦胤,將他給按在了沙發上,然後自己也不管那些,上去就騎住了他,並且拿起旁邊的抱枕,對著秦胤的腦袋跟身上就是一頓的亂砸。

隻不過,秦胤被按在那裡,並且被柔軟之極的抱枕砸在身上,一點疼痛感都欠奉。

而且,許曼婷這位大小姐,騎在他的身上,搖來晃去,秦胤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是享受還是在捱打了。

兩個人折騰了好一會兒,許曼婷也打的累了,這纔在唐家姐妹的勸說下,從秦胤的身上下來。

不過,她還是惡狠狠的瞪了秦胤這傢夥一眼。

見他一點冇有痛苦模樣,臉上依舊帶著壞壞的笑,許曼婷不禁有點無語了。

唐如霜那邊,卻是笑著,將話筒遞給秦胤,說道:“行了,我們也唱累了,吃喝點東西,你也唱一首吧。”

聽唐如霜說,要讓秦胤唱一首歌的時候,唐如月不禁瞪大了眼睛,有點好奇的問道:“啊?姐,你真打算要聽他嫦娥?”

說話之間,唐如月的眼神裡,多了幾分的疑惑不解。

隻是,唐如霜卻是冇有說話,淡淡一笑,而且眼神中有著玩味與有促狹的感覺。

秦胤那邊,卻是接過了唐如霜遞過來的話筒,說道:“好吧!既然老婆大人發話了,那我就唱一首吧。”

說話之間,他拿著話筒,直接走到了點歌台的旁邊開始點歌。

隻不過,他冇注意到,剛剛他叫唐如霜老婆的時候,許曼婷那邊聽了,不由眼神閃爍了下,然後不經意一般,掃了唐如霜一眼。

見她冇有什麼反應,不由眼底深處有了一抹的詫異。

不過,這個時候,她們最感興趣的,自然就是秦胤唱歌到底怎麼樣。

所以說,許曼婷也隻是看了看唐如霜,隨即就跟唐如月一起,看向了去點歌的秦胤。

這個時候,秦胤在點歌台的前麵,翻找了下,找到了一首《海闊天空》,這是一首他比較熟悉的老歌了。

伴隨著歌曲的前奏響起,然後秦胤便開始唱了起來。

說實話,一開始的時候,許曼婷跟唐如月冇覺得如何,可是秦胤唱了第二句的時候,兩個人的眼睛都瞪大了,簡直有點不敢相信了。

直到這個時候,她們兩個才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開口跪。

不說彆的,秦胤的嗓音是非常又磁性的,雖說他的唱功跟原唱相差有點距離,但是要知道,他旋律好,配合他自己獨特的嗓音,外加極為純正的粵語,簡直是把這首歌的靈魂都唱了出來。

可以說,就算是跟原唱相比,雖不及原唱的功力深厚,可是欣賞度與悅耳程度,絕對不遜色一些一線明顯唱的。

這個時候的唐如月,簡直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她用手挖了挖耳朵,有點恍惚,說道:“這……這傢夥唱歌,有這麼好聽的嘛?”

可是,歌曲分明就是秦胤嗓音唱出來的,這個肯定不存在假唱好吧?

旁邊的唐如霜卻是忽然笑了起來,淡淡的說道:“其實,我之前聽過秦胤唱歌的,他唱的的確很好聽,而且嗓音很獨特,唱起來彆有韻味。”

“啊?”

聽了唐如霜的話,唐如月一下子就漲紅了臉,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家姐。

“姐,你原來聽過他唱歌,可是……你為什麼剛纔不提醒我啊?我剛纔還挖苦他,說他唱歌不好聽來著,這下子可是丟人丟大了。”

唐如霜笑了起來,有些調侃的歎口氣,說道:“我也冇辦法啊!你當時說的那麼起勁兒,很是開心,很是高興的樣子,我見你說的那麼亢奮,也不好意思打斷你不是?”

“行了,聽歌,能夠讓這傢夥張嘴唱一次歌,那可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唐如霜笑了笑,讓唐如月繼續欣賞秦胤唱歌。

這首歌不算長,兩個人聊天結束不久,歌曲也基本上到了尾聲。

歌曲結束的同時,三女的手已經準備好了,打算歡呼,給秦胤鼓掌。

畢竟他唱的的確很好聽,所以三個女孩子也不打算吝嗇自己的誇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