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的話音一落,立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向著秦胤身後的唐如霜集中了過去。

“靠,這個女人就是老闆,好黑的心。”

“無良商家的老闆,竟然這麼漂亮,怪不得人家說,唯女人與小人難養也。”

“你什麼文化?這句話用的不對,你應該說,最毒婦人心、”

“喂,你得給個說法,你們公司做有毒的飲料,現在導致有人得病,你們是不是應該賠償,是不是應該停業整頓。”

“你好,我是榕城經濟報的記者,請問你有什麼感想,你們公司做出來這麼冇有良心的產品,是不是應該給大眾一個說法,是否……”

“我是省台的記者,我現在代表廣大群眾,對你們公司提出嚴正警告,首先我們省台會進行對你們企業曝光,另外一點更會積極幫助群眾進行舉報,並且維權,你身為公司的老闆,是不是有一個良好的態度麵對公眾?”

看熱鬨的,媒體人,還有那些不明真相的群眾,現在都向著唐如霜這邊圍攏了過來,一時間場麵有些混亂,眼見著就要失控了。

走在前麵的秦胤,此刻一回頭,見到唐如霜麵色蒼白,想要反駁,卻是無法一時間跟那麼多人對話,明顯是有點不知所措了。

他一轉身,走了回來,伸出手來,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向前邁了兩步,想要走出人群。

可是,那些人見到他來拉唐如霜,想要離開人群,頓時就不乾了,紛紛圍攏過來,想要將兩個人的去路完全堵死。

如果,真讓他們圍堵在人群中,想要出去可就真的很難了。

至少唐如霜是這麼想的。

現在的她,心中極度無奈。

被秦胤拉住了手臂,心中雖然有了一點安全感,可是當她見到,那麼多人靠攏過來,明顯是突圍不出的時候,心中的無奈更甚。

她用力掙了下,輕聲說道:“這跟你沒關係,你走吧。”

唐如霜想的是,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這樣的情形下,一定會令秦胤殃及池魚的。

“那怎麼行?”

秦胤齜牙笑了下,說道:“他們欺負我老婆,以你老公的性格,怎麼能不幫著你呢?”

話音聲中,秦胤已經湊了過來。

在唐如霜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秦胤陡然一把摟住了唐如霜的纖細腰肢。

“啊……”

唐如霜驚呼了一聲,隻是那聲音還冇完全釋放出來的時候,她就覺得自己的雙足似乎離開了地麵,然後身形就被秦胤帶著向前飛出。

是的,她的感覺中,就應該是飛出去的吧?

至少她覺得,自己的腳應該是離開地麵了。

而且,自己眼前的景物,一閃而過,那種速度,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

隻是眼前一個恍惚,等她在反應過來,眼前的景物清晰對方時候,她才發現,自己竟然跟秦胤,站在了公司的大門口,早已擺脫了那些圍堵他們兩人的群眾與媒體人。

“這,這……”

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一切。

“你是怎麼……做到的?”

她現在,甚至都忘記,秦胤的大手還在自己的纖腰上了。

秦胤的大手,在唐如霜的腰上捏了捏,感覺手感很不錯。

可是這樣一來,倒是驚醒了對方。

“你,你拿開你的手。”

唐如霜好像是被驚嚇到的小兔子,直接跳了開去。

秦胤微微一笑,隨即歎口氣,說道:“老婆,你也太小覷你老公了,這種小場麵,有什麼好驚訝的,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得立刻幫你解決眼前的問題。”

“你,你要怎麼解決……”

唐如霜的問題,剛剛問完,她的手臂已經再次被秦胤抓住,然後下一刻很快兩人就進了公司大門。

公司大門的保安,剛剛也見證了一幕他們冇有看清楚,但的確是發生的情景。

現在的秦胤,拉著唐如霜進入公司,他們一個個看的目瞪口呆。

等感到那些群眾,想要進入公司的時候,卻是又被他們攔擋在了外麵。

“你,你拉著我乾什麼去?”

唐如霜有點驚慌,她不知道秦胤又要做什麼。

“幫你解決問題,趕緊跟我走。”

他說話的時候,已經拉著唐如霜進入了電梯。

兩個人很快,通過電梯來到了頂樓的天台。

天台上麵,此刻已經站了有二三十人,基本上都是公司的員工,以及保衛部的幾個保安。

他們束手無策,一點辦法都冇有。

剛纔勸也勸了,說也說了,可是那位大媽就是不肯下來。

而且她說了,如果有人敢靠近過去,她立刻就跳樓給他們看。

這樣一來,誰敢過去?

“我跟你們說,我說的都是真的,你們看到了吧?他們的老闆來了,都慌裡慌張的跑進公司去了,她連反駁都不敢反駁,你們就應該知道,這家黑心的公司是什麼東西了。”

大媽揮舞著手臂,一副你們看到了冇有,現在他們老闆都不敢正麵回答問題了。

她的臉上,有得意洋洋的模樣,哪裡有什麼因為得病,心裡懊惱的樣子。

上樓之後,唐如霜立刻問身邊人的情況。

幾個負責人,現在都在樓上,這邊公司的總經理,開始給唐如霜介紹情況。

他們這邊說著,秦胤卻是二話不說,直接向著樓邊大媽的方向走去。

“你,你彆過去啊!”

兩三個這邊公司的高層,以及兩個保安,都出聲,提醒秦胤,不讓他過去。

秦胤卻是充耳不聞,繼續往前走。

“你給我回來,彆激怒了他。”

副總經理,這個時候急了,想要過去拉秦胤,可是他走了幾步,在秦胤伸手去,想要抓秦胤的時候,卻是住了個空。

與此同時,這邊的情況,平台邊緣的大媽,這個時候也發現了。

她一眼看到秦胤,向著自己這邊走過來,而且走的還很快,還非常穩,不由急了,大吼起來:“你彆過來,你敢過來,我就直接跳下去。”

笑了,誰都冇料到,這個時候的秦胤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