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這些公主,在這裡上班,也算是見多識廣了。

眼前的這個二世祖到底是個什麼身份,他們雖然不清楚,可是對方身上穿戴之奢華,以及腰間的那個法拉利的車鑰匙,絕非是假的。

何況,老闆周慶國竟然都親自坐陪,而且看樣子還很怕對方,那麼現在配合好了,說不定就有自己的好日子了呢?

想到這裡的女孩子,直接就放開了,也不管彆人在那裡看錶演,兩條腿打開,身子任由對方玩弄。

不多時,兩個人便有了感覺,公主被放到了在沙發上,眼見著龍景城要有下麵的動作了。

可是。

就在這個時候,包廂的門卻是被人從外麵狠狠的一腳就給踹了開來。

“砰!”

這一腳踹的力量當真不小,直接將門踹的撞到了牆壁上,發出了振聾發聵的聲音。

一下子就將龍景城嚇了一跳,然後他本來撐起來的小帳篷,一下子就疲軟了下去,刹那間從剛纔的感覺就蕩然無存了。

“我草,麻痹的,誰……”

怒了,龍景城當真是怒了,竟然有人敢在這個時候打擾自己。

本來都要提槍上.馬了,可是偏偏在最關鍵的時刻被打擾,龍景城怎麼能夠不怒呢?

“不長眼睛的東西,冇見到本少正要辦正事嗎?草,滾,給本少滾特麼的出去。”

最關鍵的時候被叫停,龍景城當真是憤怒到了極點。

他對著包廂門口的周慶國大吼大叫了起來。

要說龍景城的確看出來是周慶國了,不過他依舊覺得,對方不過是一條舔自己的狗而已。

既然是狗,那嗬斥兩句很正常,彆說嗬斥,就算是打他又能如何,反正是舔狗,自己打他,他也隻會搖尾巴。

隻是。

這個時候,站在包廂門口的周慶國,臉上卻是帶著不屑與輕蔑。

他雙手抱在胸前,冷冷的盯著裡麵坐著的龍景城,他唇角抽搐下,說道:“龍少,現在可不是玩的時候,還是處理重要的事情要緊。”

說話的同時,周慶國衝著包廂裡麵的人們招招手,意思是讓他們都出去。

眼見著老闆說話了,那些服務員,以及站在那裡等待龍景城挑選的公主們,趕緊都灰溜溜的往外走。

本來被放在沙發上,衣服淩亂的公主,這個時候也是臉色有點難看,趕緊掙紮起來,穿好了衣服,屁顛顛,灰溜溜的往外包廂外麵跑。

剛剛她的行為,那可是金碧輝煌娛樂城不允許的。

她違規操作,如果真要是追究,她說不定可是要被趕走,甚至不給工資的。

這麼好的工作地方,掙錢很多,又不讓女人出賣自己的身子,老闆其實還很照顧她們,這個公主可是不想就這麼丟了工作。

可是,見到公主被周慶國一句話冇說,可就直接給趕走了,頓時龍景城就怒了。

他不依不饒,大吼了起來,怒道:“草你媽比的,老子冇讓你走,你特麼的給我站住,讓老子玩夠了你才準離開。”

隻可惜,龍景城喊叫的聲音再大,隻可惜那個公主卻是就好像是聾了一般,依舊是一溜煙的跑冇有了蹤影。

開什麼玩笑?

周慶國是自己的老闆,老闆在這裡,自己敢不聽嗎?

金碧輝煌娛樂城是誰家的,她可是太清楚不過了,所以她不敢不聽話。

“麻痹的,我草!”狠狠啐了一口,龍景城這個時候算是徹底的有點怒了,他用手指著周慶國,說道:“你特麼的,今天必須要給我一個交代,不然的話,本少直接就拆了你金碧輝煌。”

周慶國笑了下,隻不過笑的很是玩味。

然後,他衝著後麵的小弟們一擺手,意思是可以把人帶上來了。

不多時的功夫,直接有兩個小弟架著一個胖子走進了包廂。

胖子不是彆人,正是剛剛纔洗手間門口被狠捶的胖子。

他這個時候看起來有點奄奄一息的感覺,被兩人架著,看起來狼狽之極。

見到了胖子,龍景城的瞳孔一陣的收縮,頓時就不乾了,喊了一聲:“阿肥!”

喊完一聲,龍景城的臉色就陰沉了下去。

他的腦筋反應倒也是不慢,很快好像是想到了什麼,所以立刻大聲的說道:“你特麼的什麼情況?我讓你處理事情,你麻痹的怎麼處理的?那個打人的行凶者呢?”

看著暴怒了的龍景城,周慶國的神色之間,頗為的平淡,說道:“人是我打的。”

平靜之極的周慶國,衝著兩個小弟擺擺手,示意他們,兩個放下胖子,畢竟這麼架著他小弟們也夠累的。

這樣一來,胖子被鬆開,他直接就癱軟在了地麵上。

“什麼?你說什麼?”

聽到了這話的龍景城,頓時眉頭就皺了起來。

彆看他是個二世祖,什麼好像都不太懂,可是他並不笨。

畢竟是出身豪門家族,聽話可是得聽其中的含義。

現在周慶國,跟剛纔出去的時候,態度有著極大的轉變。

而且,竟然還說,人是他打的,這裡麵可就有著問題了。

“龍少,咳咳,唔唔……龍少啊!”

這個時候,好像一灘爛泥一般的胖子,卻是大聲的慘叫了起來。

他連滾帶爬的,就好像是一條見到了主人的癩皮狗一般,直接就爬去了龍景城的跟前。

“龍少,龍少啊!”

這個時候的胖子,已經是開始痛哭流涕了。

“您可是得給我做主啊!他們把我打的好慘,打狗還得看主人呢!您看他們把我的成了什麼樣子?”

說話當中,他揚起了臉來,想要讓龍景城看自己被打成了什麼樣子。

而且,他口中繼續說道:“龍少,這個周慶國不是好人,嗚嗚……他跟那個打我的傢夥認識,他一過去,立刻就讓人把我拉起來,又是一頓毒打,你看打的我,現在都要散架子了。”

“他們這麼打我,就是冇把您放在眼睛裡啊!”

胖子在煽風點火,希望把事情弄的更大,進而讓龍景城憤怒,此後能夠狠狠的教訓周慶國與秦胤。

說完這些之後,胖子開始嗷嗷的哭了起來,而且哭的還真是有點悲慘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