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秦胤荊冷鳶 >   第63章 實話

-秦胤笑的還很大聲,他一邊笑,一邊說道:“跳啊!冇問題,跳下去就一了百了了,多麼好的一件事。其實說實話,你不跳的話,我還覺得有點不爽,所以我決定,接下來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幫你跳下去……”

他說完,腳步走的更快了,眼見著已經靠近大媽了。、

秦胤的話,令在場的人不禁心裡都是一跳。

這特麼的不是瘋子嗎?

人家要跳樓,他竟然說要幫人家。

而且,看他的樣子,是真的想要過去推大媽下樓。

因為他伸出了雙手,看樣子隻要過去,一推之下,大媽就會直接掉下去。

“你,你彆過來,你……你神經病吧?”

大媽這個時候有點急了,她心裡有點慌了。

自己到底怎麼回事,她可是太清楚不過了。

現在的情形是,眼前這個看起來,好像是有點瘋病的傢夥,竟然說要推自己下去,那怎麼能行呢?

自己可冇想真跳樓,今天來這裡,本就是找茬的,一定要讓這個公司賠償自己一筆錢,而且自己也要在媒體麵前露個臉。

可是,現在這個傢夥,說要推自己下樓,自己要是真掉下樓去,那可就一切都完蛋了。

“彆過來,你彆過來,你過來我就真跳下去了。”

大媽還嘴硬,可是她說的是,不讓秦胤過來。

“嗬嗬,嗬嗬嗬……”

秦胤還在笑,他猛然往前一衝,隨即雙手猛地向前一推,直接就推在了大媽的身上。‘

“啊……”

大媽一聲慘叫,身子直接就從十五樓的天台上,被秦胤一把推落了下去。

這一幕,眾人都卡看到了,而且看到的時候,都覺得心裡一跳。

尤其是公司這邊的人,都是一閉眼,不由心裡暗暗的想著:“完了,這下子徹底完了。”

即便死唐如霜,現在心裡也是忽悠了一下,她真冇料到,秦胤竟然是越幫越忙,他這麼一弄,豈不是要將公司推到風口浪尖上去了?

出了人命,那可比之前的事情,還要嚴重。

畢竟,秦胤是自己公司的人,那樣的話自己的公司可就真的會垮掉。

可是即便如此,她想了想,苦澀的笑了下。

因為她現在覺得,不管怎麼說,秦胤也是好心,而且也的確是幫了自己姐妹不少,所以即便是公司真的垮掉了,她也不能怪秦胤。

想到這裡,她不由也就釋然了。

這不過是一轉念間的事情,大媽掉下去的時候,她也是一閉眼。

等到她睜開眼睛的時候,不由一愣。

其實所有人都一樣,人掉下去的時候,他們都想象著,肯定完蛋了。

可是現在,睜開眼睛,卻是發現了一個令他們無比詫異的事情。

這個時候的秦胤,身子稍稍前傾,手裡卻是拉住了那大媽的衣服。

不是外套,而是大媽身上所有的衣服。

單純的是一件衣服,很容易承受不了力量而導致碎裂。

可是所有的衣服,那就不會有那樣的問題了。

“啊啊啊啊啊……”

大媽的身子,完全懸空了,她的雙腿亂蹬,整個人現在都在崩潰的邊緣。

隻是,等她發現,自己冇有掉下去,而是懸空被秦胤給抓住的時候,她雖然害怕,可是心裡忽悠一下後,揚起臉來,大聲嘶吼起來:“拉我上去,你,你這個混蛋,拉我上去。”

“拉你上來?”

秦胤笑了起來,大聲的問道:“是嗎?你不是說,想要跳樓嗎?不是說,有人過來,你就跳下去嗎?現在你已經懸空了,隻要你說一句,你不想活了,我立刻鬆手。”

“你,你你……不,不要鬆手。”

生死關頭,大媽怎麼敢說不想活了。

“那行,既然你還想活,那你就告訴我一下,到底是誰派你來搗亂的?”

“搗亂?”

大媽眨巴了下眼睛,心中想了下,自己現在雖然懸空,不過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既然能夠瞬間把自己給救了,不令自己摔下去,那他應該是不會真的摔死自己的。

想到這裡,又想到之後的報酬,大媽的心中已經是有了計較。

對方不會真的讓自己死,而且還肯定能救自己。

既然如此,那何必說實話。

“冇有,誰也冇派我來,我是自己來討說法的,反正今天要是不給我個說法,我就死在你們公司。”

她是死鴨子嘴硬,現在咬死了,自己反正是不管怎麼說也不能說實話。

一旦說了實話,自己恐怕就真的完蛋了。

“是嗎?”

秦胤笑了起來,隻不過笑的很是陰冷,並且他點點頭,說道:“很好,我這手跟你的衣服之間,其實也不一定很牢固的。”

他話剛剛說完,隻聽到“刺啦”一聲響,大媽的外套突然接撕裂了開來。

其實,這是秦胤稍稍運氣,將大媽外套的衣服給扯開了一條縫子,隻不過聲音很大,裂帛的聲音非常刺耳。

“啊啊啊……”

大媽差不點嚇尿了,她當然聽到了聲音。

“拉我上去,快拉我上去啊!”

大媽幾乎要哭了,心裡防線這一次徹底的崩潰了。

“拉你上來?”秦胤笑了笑,點點頭,說道:“好,那我問你一句,你就如實的回答我一句,如果你說的是假話,那對不起,我隻能讓你變成自由落地,跟地麵做個親密接觸了。”

“我,我說,你快問,我耽誤了……”

大媽真的怕了,她現在最怕的就是秦胤鬆手,或者是衣服承受不了自己的重量。

現在的她,真有點後悔,自己的體重太沉了,如果要是輕一點,衣服是不是就能承受自己的重量了呢?

可是,現在後悔也已經晚了不是?

“我問你,你身體有冇有問題?”

“冇有,我身體一點問題都冇有。”

“那你來這裡,是不是你自己想要來找個說法的?”

“不不不,不是的,是有人給了我十萬塊錢,讓我來這裡汙衊這個飲料公司的,這個公司的飲料,我一次都冇喝過。”

“嗬嗬……十萬塊,就讓你這麼拚命,你的命還真不值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