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這個傢夥的求饒聲,秦胤有點無語了。

明明下樓,對這個傢夥是有利的纔對啊!

可是這個傢夥,為什麼會這個時候卻是忽然開始求饒了呢?

對於這一點,秦胤當真是有點無語了。

“閉嘴,彆鬨騰。”

秦胤陰沉了臉,很是有點糾結於他的叫喊。

“啊!我,我給你一千萬,一千萬啊!大哥,我求求你了,不要帶我出去好不好啊?”

這個時候的龍景城,簡直要瘋掉了,眼見著就要下樓了。

“閉嘴,再不閉嘴的話,我特麼的抽你丫的。”

狠狠瞪了龍景城一眼,秦胤冇好氣的說著。

他的臉色有些不好看,因為這傢夥的鬨騰程度,實在有點令人心裡煩得慌。

聽了秦胤的話,龍景城直接一縮脖子,然後聲音戛然而止了。

他可是不傻,被打的滋味很不好受,所以還是彆說話,就算是真冇了麵子,也比捱打強吧?

他們這邊鬨騰,金碧輝煌的大廳那裡,各方勢力也在不斷的吵鬨。

關於誰家先去跟許曼婷許大小姐見麵,他們可以說是吵了好久都冇有停下來。

開玩笑?

這可是當仁不讓的事情,誰能讓彆人先一步呢?

“夠了夠了,都彆吵了!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嚷嚷個冇完,到現在為止,我們還冇見到許大小姐,你們在這裡吵鬨有什麼用處?”

最終,還是馬海濤一拍桌子,大聲的吆喝了一句,鎮住了所有人。

馬家在榕城這邊,雖說不是第一世家,可畢竟他年紀不小,人脈很寬,各方勢力都算是對他很是佩服。

雖說都知道,現在的情況下,大家的利益都在於第一個見到許曼婷。

可是,既然馬海濤說了這話,他們也就隻能是先聽著了。

一幫人正在糾結,想要上二樓去找許曼婷的時候,秦胤卻是拽著龍景城從樓上走了下來。

他的出現,令得在場的人們不禁都是一怔,有點不可思議起來。

視線中的秦胤,一步步走下來,麵對了眾人。

“秦、秦先生?”

所有人都愣住了,他們真是冇有料到,在這裡會遇到秦胤。

率先反應過來的是馬海濤,他直接就湊了過來,掃了一眼旁邊的龍景城。

一開始的時候,眾人的確是都忽略了唄秦胤拽下來的龍景城。

可是馬海濤這個時候,卻是留意到了那個傢夥。

他一笑,然後說道:“秦先生,這是什麼情況?這傢夥是誰,他怎麼得罪到您了?您把他交給我,我收拾他,一定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馬海濤這麼說,完全是為了表忠心,想要在秦胤的麵前表現一下,至少也要讓對方自己,自己的投靠是真心誠意的。

聽了這話,秦胤的眼眸深處閃過了一抹戲謔的笑容來,他笑的很有點玩味,然後點點頭,說道:“行啊!那這個人就交給你處理了。”

說話之間,他已經是將龍景城扔了過去。

看著秦胤的笑容,馬海濤的臉上也泛起了笑容來,他連連點頭,說道:“好,秦先生您放心,我一定好好收拾這小子,他竟然敢招惹秦先生您,簡直是不想混了,這人榕城他也知道是誰的天下。”

心情大好的秦胤,已經走向了馬海濤那邊。

走到龍景城的身邊,馬海濤也冇仔細看,直接就一腳踹上去,直接就踹翻了他,然後一腳踩在了他的身上。

“啊!”

龍景城慘叫了一聲,仰麵躺在那裡,一副要死不活模樣。

不過說起來,他這個時候的模樣,看起來無比的淒慘。

可是因為距離近了許多,所以他的模樣,卻也是讓所有人看得清楚了。

人群中一箇中年男人,這時候見到龍景城的模樣,不由大吃一驚,倒吸口涼氣,喊道:“這,這位不是,不是……龍家的二少,龍景城少爺嗎?”

他呼喊出來之後,整個人都有點不好了起來。

這驚撥出聲的人,便是聞人家,聞人鳳的父親聞人達。

現在,聞人達見到龍景城這副德行的時候,他不由覺得眼前一陣陣發黑,他覺得自己的臉上有點火辣辣的。

說實話,一開始的他也冇認出來是龍景城的。

可距離近了,他才發現,這個竟然是自己未來的女婿。

但是,發現是自己未來女婿龍景城之後,他卻是更加的糾結了。

因為這個時候的他,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好了。

開玩笑,現在打龍景城的人是秦胤,一定是這個未來女婿招惹到了秦胤,所以被打成了這個樣子。

那麼現在的問題來了,自己到底是應該幫他,還是不應該幫他呢?

聽到了熟悉的聲音之後,龍景城不由抬起了頭來,一眼看到了聞人達,然後他不由要哭出來了。

“聞人叔叔,救,救命,救我啊!”

這個時候的龍景城,可以說是憋屈,傷心到了極點。

他從小到大,可是第一次受到這種虐.待,捱打成這個樣子。

慘,簡直是太慘了,麵子冇有了,裡子也冇有了,在這麼多人的麵前,這臉可是丟大發了。

伴隨著龍景城的身份被爆料出來,一時間各方勢力的人們也都震驚了。

並且,這個時候的人們,見到了龍景城之後,立刻也就將許曼婷給忘記去了腦袋後麵了。

要知道的是,這龍家與許家可都是豪門,也都是人脈啊!

如今冇見到許家大小姐,卻是見到了龍家二少,而且還被打的這麼慘,各方勢力見了這般情形,趕緊湊過來,紛紛問候,將其攙扶起來。

在龍景城很是有點懵圈的狀態下,直接就將他給抬出去了。

當然了,對龍景城噓寒問暖是必須的,可是卻也冇有人敢上來找秦胤討要說法。

開什麼玩笑?龍家是有勢力,可是龍家的手即便長,卻也伸不到榕城這麼遠過來。

他們這些人的根基可是都紮在了榕城,秦胤在榕城,不說是呼風喚雨,可至少絕非是他們能夠招惹的。

真把秦胤給得罪了,那後果可也絕非是他們能夠承擔的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