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如月的神色,這個時候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

“如月,如果你現在放下電話,那麼……或許你要後悔一輩子的。”

彆看平素裡唐如月這丫頭瘋瘋癲癲的,可是她卻並非是一個腦子不好使的人。

她其實並不笨,隻是平日裡不願意用腦而已。

什麼事情都由唐如霜辦了,另外後來秦胤的到來,更是令得她什麼事情都能夠依賴旁人。

可是。

現在的事情,她已經是不得不自己拿主意了。

她停住了手上的動作,哼了一聲,等待對方的下文。

“大上個星期,老爺子說,要去榕城看你,結果下樓梯的時候,冇走穩一下子摔下樓梯去了,結果到醫院之後,醫生說是腦出血,現在已經下了病危通知了,如果你要是不信的話,我可以給你開視頻通話,讓你親眼看看。”

電話裡,那女人的聲音,顯得有點空洞,有點遙遠,還有點……好像陰惻惻,似乎是來自於幽冥那樣的寒冷。

唐如月愣在了那裡,她整個人好像是木雕泥塑的一樣,站在那裡,一時間有點傻住了。

說起唐如月的身世,其實也算是很苦的。

她跟唐如霜當真是同病相憐。

其實她本來是不姓唐的,現在她叫唐如月,那是從前在家裡跑出來之後,她去了唐家,跟在了唐如霜身邊,認了唐如霜的父母做了乾爹乾媽之後才改的姓氏。

她自己的母親死的早,父親找了個後媽,這一點倒是跟唐如霜很是相似。

隻不過,她的父親卻是冇死,而且還很是疼愛她。

隻可惜有一個很令人頭痛的後媽,這個後媽把唐如月的父親迷得五迷三道的,什麼都聽她的,這樣一來唐如月自然就冇辦法繼續在家裡麵住了。

其實中間有一段時間,唐如月的父親將她接回家去了,甚至讓她改回原來的姓氏。

隻可惜唐如月說什麼都不改,後來她年紀漸大,後媽想要儘快將她嫁出去,免得她在家裡以後爭財產。

最終乾脆給她找了個老男人,這下子可以說是直接把唐如月給激怒了,直接離家出走。

這一次一走,可就是好幾年。

當然了,她是跟唐如霜在一起了,姐妹兩個後來來了榕城,纔有了後來的一係列的事情。

但。

對唐如月好的人,其實不僅僅父親一個人,還有爺爺。

老爺子很喜歡這個孫女,所以祖孫兩個經常通電話。

“開視頻,你給我開視頻,我要看看。”

握著手機的手,已經開始顫抖,可是唐如月還是保持著鎮定,要落實一下,爺爺是否真的已經躺在了病床上。

“嗬嗬!很好,那我就成全你。”

女人依舊說的很有點陰惻惻的,然後就直接開了視頻通話。

很快,視頻便清晰了起來,而且能夠看到病房當中的景象。

病房很寬敞,雪白的牆壁,雪白的被褥,有些慘敗的一張老人臉龐,而且臉上還扣著氧氣罩。

這一幕落在唐如月眼睛裡的時候,她的淚水不受控製的直接就流淌了下來。

“爺爺,你怎麼樣了,爺爺……”

情緒多少有點失控,這個時候的唐如月的聲音多少有點冇控製住。

“鬼叫什麼鬼叫,閉嘴。”

這個時候,視頻的畫麵晃動了下,然後唐如月的後媽出現在了視頻裡麵,一臉不屑的看著視頻這邊的唐如月冷笑。

那笑容分明在說,你不是不相信嗎?現在總算是相信了吧?

“你爺爺剛剛睡著,彆打擾他休息。哼!想要裝孝順孫女,想要見到他,那就趕緊回來,鬼叫鬼叫的冇什麼用處。再說了,一個女孩子老大不小的,也該嫁人了,總在外麵晃盪算什麼事情?”

“你,你……”

聽著對麵女人的話,唐如月當真是想要立刻發飆,對她一陣的大罵。

隻不過,一來她不是那樣的人,二來很快的電話就被父親節了過去。

“如月,你彆擔心,也彆聽你阿姨亂說,你爺爺現在的情況穩定多了,好轉了不少。可是……就是總唸叨你,如果有空的話,你就回來一趟,看看他吧。”

本來,父親還想要跟女兒多說兩句話,可是冇料到,旁邊的妻子卻是很霸道的,直接就將電話給掛斷了。

“爺爺,爺……”

看著熄滅的螢幕,想到躺在那裡,臉色蒼白如紙的爺爺,唐如月的心一下子就抽緊了。

她的眼淚了一下子就流淌了下來,心裡感覺自己很對不起爺爺。

說起來,她這一次跑出來,可是當真激怒了後媽。

就因為她不回家了,後媽直接讓父親切斷了她的經濟來源。

幸虧她在榕城有一份工作,算是衣食無憂。

關鍵是,她有唐如霜這麼一個好姐姐,還有就是爺爺時不時的也會給她不少的錢。

不然的話,憑著她的性子,那麼點工資根本就不夠花的。

再說,唐如霜平素給她錢,也是要讓她節省一點的。

可是有了爺爺的資助,這段時間裡的她,花錢可以說是冇什麼節製。

要什麼就買什麼,從來都不差錢。

現在想到,對自己如此好的一個老人,竟然是躺在那裡,奄奄一息了,唐如月的心,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挖了一下子,疼的有點難以承受。

至於說唐如月的那個後媽,其實說起她來,也真的是很令人有些惱火。

打從她嫁給了唐如月的父親,她就一直惦記著,把唐如月給嫁出去,而且還要嫁一個好價錢。

一來是能夠撈一筆,另外的一點就是,可以讓唐如月不分家裡的一分的財產。

所以她物色來物色去,終於是靠關係跟張二爺搭上了聯絡。

要說起這個張二爺來,他自己倒是名氣不算很大,最多也就算是在省城裡名氣頗為響亮而已。

隻不過,省城張家對於唐如月的家,卻也算得上是很厲害了。

這個張爺的家族,說是省城家族,解釋卻與京城張家有些聯絡。

要說仔細了,聯絡不大,可要說一點聯絡不上,卻也算得上是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