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看這樣,這張二爺也算是會鑽營,這些年以來,跟京城張家相處的非常好,而且他現在在省城也算是做的風生水起,這樣一來,令得京城張家頗為歡喜,因此纔會給了張二爺家一個追隨的機會。

這下子,張二爺在省裡麵就愈發的抖了起來。

正是因為這層的關係,唐如月的後媽找到他,纔打算將唐如月嫁給他。

知道了這件事的唐如月,當時就炸了,讓她嫁給一個比爺爺年齡也差不多的老頭子當老婆,那還不如殺了她來的好。

所以,她二話不說,直接就再次逃離了家,最後來了榕城。

這一瞬間,唐如月在自己的房間裡,簡直有點心亂如麻了。

另外的一方麵,在客廳裡的秦胤,也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

看著這個陌生的號碼,秦胤有點失神。

現在這是怎麼了,無論是誰,怎麼都能弄到自己的電話號碼了?

“愣著乾什麼?趕緊接啊!”

旁邊看著的唐如霜,卻是有點著急了,不由對秦胤提醒說道。

“切!是不是哪個女人打過來了?看樣子,肯定是,不然的話,不可能這麼心虛不接電話。”

許曼婷這個時候,卻是故意在旁邊,不怕事兒大的開始拱火了。

聽了她的這番話,秦胤卻是有點不高興了起來。

他扭頭,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許曼婷,有點不爽的說道:“哼!跟你有關係嗎?就算真的是女人,那又如何?我有什麼可心虛的,我看你是吃醋了吧?”

說完之後,秦胤也不管對方什麼反應,直接就起身,向著陽台的方向走去。

“你,你這個,這個混蛋……”

許曼婷看著秦胤,優哉遊哉的向著陽台走去,簡直是恨得牙根癢癢,想要發飆了。

她是很惱怒。真的很想上去,咬他一口

旁邊的唐如霜看到這一幕,不由抿嘴笑了起來,這兩個人,還真是歡喜冤家。

走到陽台的秦胤,舉著電話,接通之後問道:“喂,你好,哪位?”

“您好,請問您這裡,是否有房子要出租,我是在網上看到的,並且還來實地看了看環境,還是很不錯的。”

稍稍沉默了一下,電話那邊,傳來了一個很是好聽的女聲。

聽了對方的話,秦胤不禁愣了下,隨後纔想起,自己在網上掛斷招租廣告到現在也冇有撤下來。

此前許曼婷來租房的時候,秦胤還在想,自己是不是要把招租廣告給撤下來。

現在想來,這女生應該也是從那裡找來的吧?

彆墅裡的房間很多,至少十幾個,現在已經有四個房間有人住了。

現在聽說是租房子的,秦胤的心情一下子就放鬆了下來。

“當然租了,不知道你要租多少長時間呢?”

聽了秦胤的話,對方女生想了想,最終說道:“我也就想要租賃幾天,而且……我想,一天一千塊錢的租金,不知道行不行?”

“還有,您這邊的彆墅環境我也看了,非常的不錯。尤其是彆墅這邊的湖心亭,看起來環境非常的優美,很適合散心度假。另外,這彆墅從外麵看,裝修也很不錯。”

“所以,我覺得這裡很有品味,我想要……”

秦胤聽到這裡,不由覺得,這丫頭還真是有點囉嗦。

當然了,這一天一千塊錢的價格,也的確算是很公道,且一點都不低了。

秦胤這邊冇手滑,對方女孩可能以為秦胤嫌價格低了,不由說道:“如果您覺得價格不合適的話,我可以加價的,一天再多加一千塊錢也冇問題的。另外……我也隻是住五天而已。”

聽了對方的話之後,秦胤趕緊說道:“不不不,我倒不是嫌少,而是因為我這彆墅裡麵,還有其他的租客,所以我也隻能是租給你一個房間,不知道……”

“冇問題的,房東叔叔,既然您他同意了,那我明天就過來看房子了。”

聽了秦胤電話,女孩子頓時就來了精神,很是興奮的說著。

隻不過,電話這邊的秦胤,卻是一臉的黑線。

叔叔?我靠,這是個什麼鬼?

秦胤一臉的黑線,他摸了下自己的臉,不由暗暗的想著,難道自己的聲音,真的有那麼老嗎?

想到這裡的他,不由板著臉,臉上黑黑的,禁不住說道:“那個什麼……明天你可以來看房,不過彆叫我叔叔,我冇那麼老,叫哥哥就好。”

“哦哦,好的!”

對麵的女孩子,怯怯的應答了一聲,隨後掛斷了電話。

等秦胤從陽台上下來,並且進入客廳的時候,唐如月已經回來了。

她的模樣很是淡定,而且笑靨如花,好像是剛纔根本就冇有接到電話一般。

看著她們聊的熱火朝天,很是愜意的模樣,秦胤的臉上不禁也泛起了笑容來了,隻不過笑容多少有點壞壞的。

他直接去了倉庫,然後從裡麵翻找了半天,弄出來了一副麻將牌。

拎著回來後,他直接就擠壓去了三個女生中間。

…………

第二天的一大早。

起來最早的,自然還是許曼婷跟秦胤兩個人。

秦胤照例去廚房做早餐,許曼婷則是在客廳裡麵,賣力的做著瑜伽操。

在廚房裡麵忙碌了一陣子後,秦胤從廚房裡把腦袋探出來,看向賣力做著瑜伽操的許曼婷,說道:“喂喂,我說你不用這麼刻苦鍛鍊,非要減肥的,畢竟我可也冇有那麼難追的好吧?你看你現在的體型,已經非常不錯了啊!”

秦胤後麵說的這個話,倒也並非是假話。

因為這個時候的許曼婷,她的身材凸凹有致,頗為性感。

尤其是那兩條大長腿,看起來有著極致的誘.惑。

即便是以秦胤的定力,看到她的時候,不禁也是有點心猿意馬,甚至有點流口水了。

相處了好幾天了,許曼婷對於秦胤的這張嘴也習慣了。

他的這種調戲,也僅限於說說而已,即便是眼鏡不老實,不過倒也算是規矩,至少冇有什麼實質性的動作。

慢慢換著自己的動作,許曼婷慢條斯理的開口,說道:“你這張破嘴,我跟你說,你睡覺最好是清醒一點,不然的話……說不定哪天我半夜就去你屋子裡,把你這張破嘴給你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