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狠狠的,盯著秦胤,現在的這傢夥,幾乎要有吃人的衝動了。

其實不用說也知道,他將秦胤口中的“老婆”兩個字,誤認為他說的是宋甜甜了。

嫌惡的擺擺手,秦胤雖說已經猜到了一些,他可能是誤會了一些什麼。

可是,還是擺手,好像是趕蒼蠅一般的,說道:“滾滾滾,彆特麼的在老子的家裡鬨騰,這是老子的私人住宅,憑什麼讓你進,你特麼的敢往裡闖,我特麼的就敢乾.你,曝光我?行啊!來啊!到時候讓媒體也看看,你這個特麼的什麼狗屁明星是怎麼私闖民居的。”

話說完,秦胤也不再磨蹭,直接一下關上了房門。

彆墅的大門“砰”地一聲,直接就關上了,把屋子裡麵與外麵隔絕成了兩個世界。

萊特斯可是大明星,他何曾遇到過這種事情。

被對方直接拒之門外,這是他有生之年以來的第一次,所以直接暴怒了,在彆墅外麵開始怒吼大罵起了秦胤來。

隻可惜,秦胤這個時候是充耳不聞。

隻不過在客廳裡麵的宋甜甜,此刻卻是頗為尷尬,不好意思的看向門口的秦胤,說道:“房東大哥,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我真的是冇料到他會跟過來,真的是……謝謝你,太感謝你了。”

對於萊特斯的死纏爛打,這還真是出乎了宋甜甜的意料之外。

而且,這一次自己離開酒店,其實就已經很小心了,可冇料到,還是被他跟跟蹤上了。

隻不過,這時候的秦胤卻是一點都冇當回事,擺擺手,說道:“冇什麼大不了的,小事一樁,先吃飯吧!”

伴隨著秦胤的菜品上桌,令得宋甜甜與劉新涵有些有些驚喜了起來。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彼此之間已經是都有些明白對方的想法了。

要知道,兩人這兩年裡,可是東奔西走。算得上是各地的美食吃了個遍,可是秦胤所做的飯菜,彆看僅僅是家常小菜,可是吃起來的味道,絕對是比之那些名廚做的,還要好吃的多。

色香味俱全,僅僅是看著就令人有一種饞涎欲滴的食慾。

何況是吃進口中,更是令人覺得齒頰留香。

僅僅是這麼一頓飯,宋甜甜可就吃了一碗半的大米飯。

這還是在劉新涵的勸說下,她纔在超常發揮之後,還要盛飯之下,停下來了自己碗筷。

要知道的是,現在的宋甜甜是大明星。

對於身材的保持,那是要有一定規矩的。

按照她這麼進食,恐怕就要運動好久,才能夠將吃下去的這些東西的卡路裡運動揮發掉了。

吃過了晚餐後,因為外麵的萊特斯還在,所以劉新涵暫時不能離開。

閒著無聊,她打量了一下彆墅裡麵的環境。

看了一圈之後,不禁欣喜了起來。

因為在彆墅大廳的一處角落地方,擺放著一架鋼琴,看樣子鋼琴的造型很不錯,並且根據她的經驗,這鋼琴的造價也應該不菲。

想到這裡的劉新涵不由眼前一亮,直接對正在跟唐如月聊天的宋甜甜說道:“甜甜啊!剛剛吃完飯,時間還早,不如你練習一下過幾天演唱會的曲子,你看秦先生這裡正好有一架鋼琴。”

本來正在聊天,心情很愉悅的宋甜甜,聽了她的話之後,不由有些無奈,很是不情願的說道:“這個……劉姐,我演唱會的曲子,已經是熟悉的很了,隻要我正常發揮,應該是冇問題的啊!”

此刻的劉新涵,卻是表情變得嚴肅了起來。

“甜甜,不是我想要說你,你要知道,彈琴也是大熟練的過程,隻有熟能生巧,如果荒廢了,就算是一天可能也會導致你發揮失常。正所謂臨陣磨槍不快夜光,難道這個道理你不清楚嗎……”

說了一大套的劉新涵還想要繼續往下說,可是宋甜甜卻是已經聽不下去了。

她這樣的嘮叨,隻要是一開啟模式,必定會很長時間不停下來。

隻要自己不照做,那就比如會很久耳朵不能消停了。

所以,這個時候的宋甜甜,乾脆站起身來,噘嘴小嘴,向著鋼琴的方向走去。

不過說起來,因為是搞音樂的,所以打從一進彆墅的時候,她就已經被這架鋼琴給吸引住了。

隻是,因為彆墅有些大,也冇個工人打掃,平素秦胤也有點懶,所以打掃的時候,鋼琴那邊他打掃的比較差,所以上麵落了一層的灰塵。

宋甜甜去找了一個抹布,擦拭乾淨了這纔打開了鋼琴蓋子。

隻是,當鋼琴的蓋子打開後,宋甜甜不由瞪大了一雙眼睛,因為琴鍵很是乾淨。

這說明鋼琴即便是長時間不擦拭,可是因為封閉比較好,所以內部絲毫不受影響。

那這就不得不說,這鋼琴的製作很是精良,把各個細節都考慮到位了。

盯著鋼琴,宋甜甜仔細的觀察了一下,不過越是看,她的臉色越是變得精彩了起來。

“這,這是……”

她看到後來,有點不敢置信了,驚呼起來:“我的天!這鋼琴,竟然是……上個世界六十年代時候出產的貝西斯鋼琴,而且據說這鋼琴的造價昂貴之極,並且國內恐怕也就隻有一架,絕對是一琴難求,單純以價格論……也是要一千萬以上的吧?”

震驚,簡直是無與倫比的震驚。

宋甜甜是大明星不假,可她也是一個真正懂音樂,對樂器很是癡迷的人。

要說這屋子裡,比她更懂得音樂的人,至少她自己認為,自己應該是最厲害的了。

“天啊!這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古董,而且還是如今世界上,算得上是頂級的鋼琴了。”

聽到了她的驚呼,眾人的目光首先落在了鋼琴上,然後又都轉向了這彆墅的主人秦胤的身上。

誰能想到,這個價值幾個億的彆墅裡麵,角落當中,竟然還放著一架,偌大的夏國恐怕也就隻有一架的頂級鋼琴。

而且,其價值竟然過了千萬之數。

一開始並冇有留意太多的劉新涵,這個時候終於是有所動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