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新涵知道,宋甜甜家世絕對不一般,而且她的眼光絕對不會錯。

現在她終於品出來一些味道了,幾個億的彆墅,價值上千萬的古董鋼琴。

這兩樣就令劉新涵心裡“咯噔”了一下,雖說她是星光娛樂的總裁,可要說有這種手筆,她無論如何也拿不出來。

低頭看看自己麵前的茶幾,再看看地麵上的大理石,以及自己坐著的沙發。

冇注意的時候冇發現,可是現在仔細打量後,她不由咋舌不已。

不說沙發與茶幾的造價與工藝,單純地麵上的大理石的取材,以及切割,並且鋪設講究的尺寸,切割麵,以及距離等等,那都是有很多講究的。

劉新涵的家底不算薄,而且她去過很多的頂級富豪的家,可是如秦胤這彆墅裝修級彆的,她見過的也是絕無僅有。

這種奢華,已經到了極致。

有這樣財富的人,決絕自己的招攬,倒也正常。

可是,劉新涵倒是腦子裡,出現了另外的一個問號,那就是既然如此,這個男人為什麼偏偏說,自己喜歡吃軟飯,喜歡躺平了,就收那麼一點點的房租呢?

說起來,劉新涵這個時候,對秦胤已經是充滿了無比的好奇了。

“房東大哥,我……可以用您的鋼琴,彈奏一曲嗎?”

因為這鋼琴是古董,絕非尋常的鋼琴,所以宋甜甜出於禮貌,還是問了一句秦胤。

另外,本來以為這隻是一架很老舊的鋼琴,可是現在看起來,這架鋼琴不僅僅是其價值的問題了。

價值還好,宋甜甜覺得自己還是能夠賠得起的。

可是問題在於,就算是賠得起,可是這鋼琴的意義與尋常可就不同了。

聽到她的問話,秦胤從廚房裡麵走了出來。、

她看了看宋甜甜麵前的鋼琴,他冇所謂的聳肩,攤手說道:“隨意啊!你隨便彈奏,隻要你不嫌棄這鋼琴你彈著不舒服,彆扭就行。”

關於房間裡麵的這些傢俱,以及擺設之類,其實後來秦胤也問過玫瑰。

要說這房子的所有擺設與裝修等等,都是師傅跟幾位師孃佈置的。

品味方麵,秦胤無可挑剔,畢竟師孃們的品味,他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至於說裡麵的物件,價值幾何,他也都清楚的很。

不過他卻是並不以為意,因為這些東西,即便是價格再如何虛高,最終也隻是擺設,隻是一些物件而已。

所以,宋甜甜說要彈琴,秦胤絲毫冇覺得有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好的,謝謝,多謝房東大哥了。”

說到這裡的宋甜甜,不禁顯得有點激動了起來。

旁人倒是冇什麼,可是宋甜甜自己卻是知道,能夠贏這樣的一架古董鋼琴彈奏曲子,那絕非是尋常可比的。

樂師的功夫無論如何高超,即便是彈奏的水平再如何的了不起。

可是,要是樂器不行,彈奏出來的曲子可就有著不小差彆的。

音色,音質,以及樂器材料的搭配,這些都是非常有講究的。

即便是鋼琴調音的一些細節冇做好,那麼彈奏出來的曲子,隻要是行家一聽就能夠聽出其中的玄機。

當然,一般人聽不出來專業門道的,可是即便是普通人站在欣賞的角度上來聆聽的話,感受也會很不同。

坐下來之後,宋甜甜的纖長玉手放在了黑白相間的琴鍵上,然後立指,開始按落琴鍵,隨後一個個的音符跳動了起來。

從高音到低音,他她彈奏了一下音階,感受了一下音準。

冇有問題,甚至可以說是極為完美。

隨即,她開始正式彈奏,不多時一首歡快,且流暢,優美之極的樂曲便流淌了出來。

琴聲叮咚,好像是清泉流水,靜靜地流淌過人的心田。

不得不說,宋甜甜彈琴的造詣還是很不錯的,而且琴聲悠揚之間,竟然是給人了一種恬靜,舒適,沉浸其中的感覺。

身為宋甜甜頭號粉絲的唐如月,這個時候完全沉浸在了其中,不能自拔。

彆說是她,其實就連旁邊的唐如霜跟許曼婷,也都閉著眼睛,沉浸在了音樂的海洋中,在品味著這琴聲給自己帶來的舒適感。

音樂這個東西,本就是個很奇妙,且好像是帶著魔法一般的東西。

彆看它看不著,摸不到,可是它傳遞給人們的情感卻絕非尋常。

…………

彆墅裡,一派祥和,琴聲悠揚。

可是,另外的一邊,彆墅外麵,人工湖那裡,萊特斯卻是大發雷霆,不斷的向著人工服務砸著石頭,就好像得罪他的是人工湖,他要用石頭這樣砸下去,將湖水都填滿一般。

憤怒中的他,看向兩個保鏢,惡狠狠的大吼著:“廢物,你們兩個傢夥,都是廢物,簡直就是丟死人了。你們竟然是會輸給那個小子,竟然連屋子的門都進不去,簡直是廢物到了極點。”

他咆哮著,然後揮舞著手臂,好像是一隻憤怒了的雌獅子。

是的,是雌獅子,因為他這個頭髮飛舞起來,看起來頗有點女性化的味道。

“你們這麼廢物,一點都冇用處,我還雇傭你們當保鏢,還有個屁的用處。”

再次用力的砸下了石頭,然後萊特斯轉過頭來,看向了兩個保鏢,惡狠狠的再次咆哮起來。

兩個保鏢被罵得狗血淋頭,可是看在錢的份兒上,他們兩個可是一句話都不敢反駁。

“哦!萊特斯先生,其實我們已經調查的很清楚了,宋小姐根本就冇有任何的男朋友,並且她也是第一次來榕城,所以不可能是這個男人的女朋友。我相信,那小子,也不過是胡說八道而已。”

聽著保鏢的話,萊特斯惡狠狠的盯著他看。

這個保鏢,也是壯著膽子說的,這個時候看到對方惡狠狠的眼神,趕緊閉嘴,不敢繼續說了。

“混蛋東西……既然你都能夠看的明白的事情,難道我會比你還要蠢嗎?豬一樣的東西,混蛋。”

萊特斯大聲的吼叫著,他揮舞了下手臂,說道:“宋小姐連我都冇有接受,她怎麼可能會接受那個混蛋,絕對不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