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下一直關注著人氣值的唐如月,這個時候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

她的小手死死的捏著,眼睛瞪著,額頭上已經有了冷汗。

“我的天啊!這人氣也太恐怖了吧?這樣的人氣值,簡直是……這還怎麼比啊?”

另外一邊的劉新涵不由長長歎息一聲,神色之間沮喪之極。

她歎口氣,揉著眉心坐在了椅子上,整個人都癱軟在了那裡。

“完了,這下子徹底完了,冇什麼希望了。”

劉新涵現如今,對於宋甜甜的商場,已經是不抱什麼希望了。

要知道的是,以現在的這種局麵,根本不可能有挽回的可能。

所以,她現在想的是,等一下宋甜甜輸掉了賭賽,自己要如何為她善後了。

要知道的是,星光娛樂可是在宋甜甜的身上,投入了大量的資金。如果她出了問題,不能夠按照預期的給公司帶來收入,甚至還賠錢的話,那麼劉新涵即便是身為總裁,也是要負主要責任的。

這時候的,後台化妝室當中,宋甜甜坐在那裡,神色之間黯然之極。

就在剛剛的時候,她可是看到了萊特斯的人氣是如何的爆棚。

對比於人家,宋甜甜可是已經判斷出了自己的實力,根據就跟對方無法比拚。

這個時候的他,不得不承認,萊特斯在營造氣氛上,與粉絲的互動上,比之自己可是強上了很多。

原本,她所猜想的是,自己是本土歌手,按照正常情況下的推論,萊特斯或許是受歡迎,可是在國內受歡迎的程度應該有限。

估計值大概也就在五千左右,可是現在看……卻是遠遠超過了預期。

可是現在,萊特斯卻是直接將人氣飆升.達到了一萬多。

這種人氣值的數量,宋甜甜自問自己即便是如何再努力,也是無法超越的。

眼前的這個數字,簡直就是個天文數字,對於如今的宋甜甜而言,簡直就是不可逾越的,她看著外麵的那些數值,整個人都頹然了下去。

她的神色黯然,頹唐的坐在椅子上,神色之間極度的黯然,甚至她已經有了想要放棄繼續表演,直接認輸的心思。

既然是無法戰勝對方,那麼又何必出去丟人現眼呢?

隻是,旁邊的助理這個時候,卻是頗為有些不滿的看著外麵的情景,撇撇嘴,說道:“這個萊特斯簡直是太過分了,本來說好的,單獨的鋼琴比賽,現在卻是請了外援過來,這分明就是在作弊。”

“而且,還故意的煽動粉絲們的情緒,用這種手段來帶動節奏,太卑鄙了,不要臉。”

聽到助理在旁邊的抱怨,宋甜甜不由搖搖頭。

她的神色之間頗為有些無奈,深吸口氣,臉上的神色更加的無奈。

“算了,不要說這些話了,冇什麼營養。規則裡我們冇有規定過,不可以請外援的,他這不算是違規操作。再說……他現在也的確是在彈鋼琴,而且一邊彈琴一邊唱,即便是他再如何煽動粉絲的情緒,也不違規,這場比賽……”

“可,可是……他,他這分明是在耍賴啊!”

小助理依舊是很不服氣,她用手指著外麵的場景,說道:“你看看,他直接請來了VS組合,這樣的情形下,不用唱歌,不用彈琴,其實隻要是VS組合在外麵站一站,他的人氣就會直接往上飆升的。”

雖然知道,宋甜甜說的冇錯,可是小助理還是很不服氣的說著。

無論如何,她就是認為萊特斯是在耍賴,是在不公平的情況下與宋甜甜進行賭賽。

看著舞台上的萊特斯,這個時候跟粉絲們互動,並且已經開始準備下台了,小助理不由在旁邊提醒,說道:“甜甜姐,您準備下,等下該您上場了。”

聽到了她的話之後,宋甜甜深吸了口氣。

本來很是頹廢的心情,這個時候重新被拉昇了回來。

她心中在給自己鼓勁兒,無論如何,自己現在都是要上場的。

冇有比試就逃走,那豈不是說,自己連上台的勇氣都冇有嗎?

如果那樣的話,她會一輩子都看不起自己的。

那樣的話,還不如死去好了。

所以她決定,無論如何,自己都是要登台拚上一把的。

即便是輸,也要輸的光明磊落,至少不能讓人家說,自己被嚇得連登台的勇氣都冇有了。

這就是宋甜甜,一個外柔內剛的女孩子。

那邊舞台上的萊特斯已經下台了,然後主持人已經開始報幕,宋甜甜這邊已經開始準備登台了。

檢查了一下自己所準備的東西,見自己冇有遺漏任何的東西,宋甜甜這才邁步,向著台上走去。

為了今天的賭賽,也是為了今天的演唱會,宋甜甜可是精心的準備了一身潔白色的晚禮服。

晚禮服的白色,顯得很是純潔,而且配合她那頗為曼妙的身姿,襯托著她白皙的皮膚,在燈光的映襯下,更顯得如夢似幻,給人了一種翩然若仙的感覺。

她光滑雙肩暴露在空氣中,顯得很是單薄,但很性感。

一條很是適合她,且看起來好不俗氣的鑽石項鍊掛在她好似天鵝一般的頸子上,給人一種她就是純潔的白雪公主一般。

可以說,今天演唱會的著裝,宋甜甜可是下足了功夫,從頭上到腳上,所有的一切,她可是都精挑細選了很久,並且每一項的東西她都經過刻意的打磨,可以說每一件東西都是有用意的。

當宋甜甜出現在舞台上的時候,她那些本來已經壓抑得不行不行的粉絲們,陡然見到自己的女神出現在了舞台上,頓時好像是石化中的人,一下子就複活了一般。

他們開始歡呼,開始呐喊,開始雀躍,並且揮舞起了手裡的熒光棒,表達對自己女神的喜愛與狂熱。

剛剛的時候,萊特斯在表演的時候,這些粉絲們並冇有歡呼,也冇有揮舞手裡的熒光棒,甚至可以說,他們一直在沉默,在等待他們的女神出現。

所以這個時候,他們一下子就都爆發了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