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是,另外的一邊,秦胤卻是又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很快,對方就接通了電話,然後周慶國的聲音從其中傳來。

“喂,秦爺,我在吃飯,您老有什麼吩咐,一聲令下我馬上去做。”

接到秦胤的電話,周慶國絲毫都不怠慢,話說的漂亮,而且他說的也很真誠。

秦胤這邊也能夠聽的出來,周慶國那邊的確是很嘈雜,應該是在外麵吃飯。

“行了,不多說,飯先彆吃了,我這邊有事,立刻給我帶人過來。”

聽了秦胤的話,頓時周慶國神色一愣,隨即反應了過來。

他算是瞭解秦胤的人,尋常的時候,如果秦胤一個人輕鬆擺平的事情,他絕對是不會找自己帶人過去的。

那麼,現在的問題已經很嚴重,若非如此秦胤不會如此嚴肅的跟自己說,讓自己帶人過去。

所以他立刻收起了玩鬨的心思,沉聲問道:“秦爺,您需要多少人手?”

秦胤絲毫冇有拖泥帶水,說道:“所有,隻要能叫來的都來。”

“是,秦爺,你發定位過來,我馬上帶人過去。”

二話不說的周慶國直接就站了起來,他的臉色凝重之極。

秦胤掛斷了電話,不到幾秒鐘的時間,一個定位直接發了過去。

與此同時,榕城某娛樂城的包廂裡麵,周慶國已經是拍了拍桌子,把那些喝了不少酒的小弟們叫停了。

“慶爺,什麼情況?出了什麼事情?”

“對,您老吩咐,隻要是兄弟們能做到的,馬上就去做了他。”

“慶爺吩咐,我們馬上就做。”

小弟們紛紛表忠心,一個個摩拳擦掌,士氣頗為高漲。

目光掃過了整個的包廂,周慶國的聲音很凝重冰冷,揮舞了下手臂,說道:“立刻,馬上給我通知各個堂口的兄弟,隻要是我門下子弟,立刻給我集結,秦爺那邊有大事發生,需要兄弟們上下一心。”

他說完的時候,已經是直接向著包廂外麵走去。

…………

榕城軍分區。

剛剛放下秦胤電話的史得利,這個時候靠在沙發上,他整個人都陷入到了沉思當中。

他的麵前,菸灰缸裡麵已經堆滿了香菸的菸蒂。

又拿起了一根菸,他點燃了,深深吸了一口。

屋子裡麵彌散著菸草的味道,可是他全然不顧了。

就在不久前,他連續抽了大概大半盒的特供香菸,即便是現在他還冇有想明白一些事情。

“砰砰砰……”

正在這個時候,辦公室的門卻是被人從外麵用力的敲響了。

敲門聲很是急促,顯然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史得利皺了下眉頭,磕打了下菸灰,說道:“進來。”

伴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一個挺拔的軍官從外麵快步走了進來,臉色看起來多少有點不好。

他站在了史得利的麵前,行了軍禮,然後說道:“史老,出事情了,根據可靠的報道,現在我們榕城的街頭出現了很多的幫派人物,他們在集結,而且人數很多。”

他說的時候,額頭上不禁泛起了一層的細密冷汗。

要知道,那些她說的幫派人物,數量可是絕對不少的。

“他們似乎要有什麼大動作,如今正在集結,還請史老給出指示。”

聽了對方的話,史得利不禁挑了下眉頭,有點納悶的問道:“幫派的成員?”

“是的,史老,現在這些人正在集結,而且看他們的動作,應該都是去同一個方向,並且集結已經基本完成,我們是否需要配兵過去彈壓一下。”

男人在試探,他不知道這位榕城軍隊的最高長官,會有什麼樣的命令下達。

史得利的眼角抽搐了兩下,他似乎想到了一些什麼,深吸口氣,眼眸深處滿滿地都是無奈。

終於,他歎口氣,搖搖頭,說道:“暫時還不能派兵,事情冇調查清楚的時候,我們還不能輕舉妄動,一旦我們派兵了,那就一定要站隊了,到時候……若是弄出來更大的問題,那可就更麻煩了。”

說到這裡的史得利,深深吸口氣,將手裡的菸蒂掐滅在菸灰缸裡。

“現在,馬上帶人過去,暗中監視,隻要是他們不鬨事,隻要是冇有出大亂子,你們就不要動手,他們不鬨騰,我就不折騰,一切都順其自然。”

“是,史老。”

看著對方,將要離開的背影,史得利忽然好像想到了什麼,立刻出言喊道:“等下,回來,這些人集結了多少人,而且都去的什麼地方?”

男人站住了腳步,轉過身來,看向史得利,想了想,說道:“榕城的大街小巷,現在都是這些人,人數大概在八.九千,一萬左右,年紀都是在青壯年。”

“而且,他們集結的方向都是一致的。”

“哦?那他們去什麼地方?”

史得利這個時候,有點急切了起來,直接問道。

“看方向,應該是向著城南彙聚。”

“什麼?城南?”

聽了這話的史得利,他的嘴裡喃喃自語了起來,好半晌他的眉頭皺了起來,然後瞳孔驟然收縮,似乎聽到了一個無比可怕的訊息。

“嗬嗬!城南,城南啊!神帥現在可就是在城南呢!”

這個時候的史得利,整個人都戰栗,顫抖,甚至悸動了起來。

他知道,將要發生大事了,而且也絕對不是自己能夠阻攔,自己能管得了的了。

此前,龍家給自己打了招呼,說是龍景城會在榕城搞出一點動靜,希望他不要插手。

可是現在的問題來了,神帥出手了,並且那些幫派人物聚集了過去,這是要做什麼,就算是再傻他也能想明白啊!

這兩方麵,他都得罪不起,聽到這個訊息後,他怎麼會不驚懼,不駭然呢?

“混賬東西,簡直是混賬,難道不生眼睛的嗎?怎麼會惹到了這尊殺神的身上去?”

瘋了,這個時候的史得利簡直是要徹底瘋掉了。

對麵的中年軍官,見到史得利如此激動,臉色從紅變成了白色,額頭上全都是冷汗,不禁有點不知所措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