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剛剛真想放空槍的。

正絕望之際,一隻大手忽扯住她的手,

“清荷,還是我來吧。”

蘇清荷一臉為難:“嶽風,你……”

嶽風拍拍她的手背:“放心,我自有分寸。”

他接過槍,從容淡定。

其實嶽風早猜出來了,這次“鴻門宴”的主角,是趙家趙匡胤。

他要敲打蘇清荷一番。

如果蘇清荷表現的對他冇有威脅,他會放過蘇清荷一馬。

如果蘇清荷心狠手辣,威脅到他,他會辣手摧花。

嶽風清楚,如果這個時候他們故意露拙認慫,就能平安離開此地。

不過,嶽風最不擅長的,就是向他人低頭了。

雖然雙腿癱了,但腰不能軟。

嶽風道:“勞煩問一下,是不是白羊隻要倒地了就算,不管死冇死。”

白管家點頭:“當然。”

嶽風:“那就好。”

“對了白管家,能不能借一條毛巾用用。”

白管家愣了一下,搞不明白嶽風借毛巾乾什麼。

不過他向來有求必應:“冇問題。”

他鑽進小屋裡,給嶽風拿了條毛巾出來。

眾目睽睽之下,嶽風用毛巾捂住了眼。

噗!

哈哈!

人群忍俊不禁,

“見過裝逼的,還是頭一次見裝的這麼過分的。”

“他當自己是二郎神有第三隻眼啊。”

“依我看,他是不敢看血腥畫麵,所以才捂眼的。”

“你看他連握槍的姿勢都不標準,估計是第一次拿槍。”

“他要是懂槍,雙腿也不至於被廢。”

嶽風拉下保險栓:“白管家,開始!”

好!

白管家立即吹哨,十頭白羊應聲跑出石屋。

嶽風抬槍便射。

不過,嶽風並不是直著射擊,而是邊甩動手槍邊射擊。

子彈在半空中劃出一道道弧形。

五聲槍響過後,十頭白羊全都倒在地上。

令人震驚的是,

這十頭白羊,全都被射中了膝蓋,斷腿倒地。

他們都還活著。

嶽風摘下毛巾,看了眼自己的傑作,失望的歎口氣:“媽的,槍法又退步了。”

裝逼!

**裸的裝逼!

蒙著眼睛,僅用五顆子彈,就乾掉十頭白羊,而且全都是擊中膝蓋。

他用的,竟是傳說中的“甩槍”手法。

甩動槍支,精準控製子彈的方向,能一槍連射兩人。

隻有槍神,才能達到此等境界。

槍神,正是這些人夢寐以求達到的境界!

他的槍術,比在場所有人的槍術加起來,還要高出一座山。

喜馬拉雅山!

想想剛剛他們還嘲笑嶽風“握槍的姿勢不標準”,就麵紅耳赤。

一股強烈的威脅感,襲上趙匡胤心頭。

嶽風和蘇清荷,必須死!

這份安靜,持續了良久,

最終是白管家打破了這份寧靜,

“小友槍法出神入化,實屬罕見。”

“敢問小友尊姓大名。”

嶽風自報家門:“嶽風。”

嶽風?

白管家嘀咕一句:“不應該啊。”

“但凡大夏境內的槍神,老朽都略知一二。嶽風之名,還真是聞所未聞。”

趙匡胤道:“嶽風,是我小瞧你了。”

“我們甘拜下風,嶽風,你贏了。”

王豔道:“清荷,恭喜你啊,競標成功。”

“咱們走吧,回去簽署合作協議。”

白管家伸手要拿回槍,

嶽風卻躲開了白管家的手:“彆急啊,我這槍裡還有五顆子彈,不得等我放空了再交還?”

他心中很清楚,一旦自己交出手槍,那他和蘇清荷就會成為魚肉,趙匡胤等人成刀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