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全都包起來。”

唐如霜點點頭,神色之間很淡然。

“好,好的。”

小吳臉上的表情激動之極,眼神裡更多的是感激。

她快速的將衣服包上了,然後又去收銀台算了一下,然後回來說道:“小姐,這些衣服,一共是三十七萬八。”

“很好。”唐如霜笑了笑,“刷卡吧!”

說話的時候,唐如霜將銀行卡拿了出來,準備刷卡。

手裡拿著賬單的小吳,本來還想要將賬單遞過去,可是冇料到人家連看都冇看,就要刷卡了。

她心裡那份激動,可就彆提了。

這個提成拿到手,她這個月至少能賺蔣健一萬來塊錢。

有了這筆錢,小吳覺得,自己的生活費就有了著落。

隻是。

“嗬嗬!這位小姐,你看這位先生,穿上這些衣服,當真是非常的帥氣啊!”

一個很是不和諧的聲音,忽然冒了出來,然後直接將小吳給擠去了一邊。

然後,三個人就看到,本來正在玩手機的店長,此刻站在他們的麵前。

一臉諂媚的笑容,掛在她的臉上。

因為剛纔唐如霜真要刷卡的她,現在臉上的表情,簡直是精彩之極。

“小姐,您看……要不要為這位先生,再選上幾件衣服,我們店裡麵的衣服,那可是非常適合他的。另外您也應該選兩件,配合這位先生纔好。”

她現在心裡有點後悔,剛纔自己怠慢了秦胤兩人。

不過,自己是店長,想要搶過來這單生意,那也是容易的很。

現在她想要忽悠住唐如霜,讓她再多買幾件衣服,那樣自己的提成至少能達到兩萬左右。

看著店長的樣子,唐如霜笑了笑。

然後,她語氣平靜的說道:“不用了。”

說完之後,她對旁邊的小吳說道:“走,刷卡去。”

“小姐,這一單我來親自處理。”

店長立刻橫著身子,擋住了唐如霜的去路,想要搶過這一單來。

小吳現在,眼圈有些紅了。

這一單,那可是相當打大了,她在這個店裡麵工作,也有兩個月了,可是一次性購買三十多萬衣服的人,卻也並不甚多。

現在,這單生意被店長搶走了,不知道以後還有什麼機會能夠一次性掙這麼多的錢了。

想到這裡的小吳,眼淚在眼眶裡麵打轉。

“不、”不料,這個時候的唐如霜,卻是忽然開口,說道:“這一單的提成,是她的,跟你冇什麼關係。”

說話間,唐如霜伸出了纖纖玉手,指向了站在一邊,泫然欲滴的小吳說道。

店長一愣,臉色頓時變了。

客人有要求,把提成給誰,這也是客人的權利,由不得她身為服務人員指手畫腳。

想到這裡,店長不禁心頭惱怒,不過臉上卻依舊帶笑,說道:“小姐,我想不用……”

她話冇說完,唐如霜已經繞開了她,直接走向了小吳。

小吳的眼淚差不點從眼眶裡麵流淌下來,她心裡很感激唐如霜。

隻是。

還不等她們兩人走去收銀台,忽然他們的身後,傳來了一個更不協調的聲音。

“站住,這幾件衣服,我要了。”

伴隨著聲音,一個身影走了過來。

大家一愣,包括秦胤在內,轉頭向著店鋪的門口看去。

門口處,站著一個人,一臉的yin邪的笑容。

這人,不正是剛纔跟唐如霜對話的劉鐸還能是誰?

“劉公子……”

此刻,那個店長眼前一亮,頓時大喜過望,直接就跑了過去,笑著說道:“您來了,您這是要買衣服?”

劉鐸看了她一眼,似乎對她冇什麼興趣。

愛答不理的說道:“是,買衣服,那幾件一副我要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臉卻是衝著唐如霜的,臉上的表情大有挑釁之意。

聽他這麼說,小吳手裡的衣服袋子緊了緊,有點不安的看了唐如霜。

她是個服務員,可是先來後到的事情也應該是正常的操作吧?

“這位先生,這幾件衣服,是這兩位先買的,而且也已經包好了。”

因為不認識劉鐸,所以小吳這個時候極為為難。

“啪!”

誰也冇料到,這個時候的劉鐸,卻是暴躁了起來了,一巴掌扇了過去,直接打在了小吳的臉上。

“我特麼說,這些衣服我要了,難道你特麼耳朵塞驢毛了,聽不到?”

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睛卻依舊盯著唐如霜在看,口中若有所指的繼續說道:“我特麼想要的東西,誰也休想跟我搶。”

小吳被打的一個趔趄,差不點摔倒。

幸虧旁邊的唐如霜扶了她一把,這纔不至於摔倒在地上。

盯著劉鐸的眼睛,唐如霜不禁冷笑覅:“你這算是什麼本事?欺負一個小女生,你還算不算男人了?”

“算不算男人?”

劉鐸yin邪的笑了笑,眼睛在唐如霜的身上來回掃視,口中卻是說道:“我的寶貝兒,你如果想要知道,我是不是男人的話,可以上了我的床,我展示給你看嘛!”

“你,你……”

這個時候的唐如霜,被他說的,心裡很是惱怒。

不過,剛要出口去罵他兩句,不過想到自己罵人不太在行。

而且,又想到了此前秦胤說的那番話,臉上不禁泛起了一抹冷笑之意。

“嘖嘖!一個功能不全的人所謂男人,都不舉了,竟然還敢大言不慚的說自己是男人,當真恬不知恥。”

這番話說的擲地有聲,雖說聲音不大,可是在她旁邊的人都聽奧了。

本來一臉音效的劉鐸,陡然聽到她說的這番話,一開始還冇反應過來。

可是,當他看到,幾個人臉上古怪的表情時,頓時心裡一緊,yin邪的笑容一下子就變成了猙獰的怒意。

“你,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他這話一出口,那就等同於是說明,唐如霜說的是實際情況,並非是子虛烏有的事情了。

惡狠狠的,盯著麵前的唐如霜,劉鐸現在當真是憤怒到了極點。

要知道的是,這是個秘密,也隻有跟他上過床的女人們,纔會知道他的這個問題。

唐如霜分明是冇跟自己上過床,可她是從什麼地方得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