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錢,她是說什麼都不能還的。

“草!你特麼個廢物。”

這時候的馮嬌也急了,既然得不到原諒,不能繼續忽悠劉鐸的錢,那就乾脆撕破臉,東西也不還他算了。

想到這裡的馮嬌,跳了起來,然後張牙舞爪的衝了上去。

“廢物東西,你特麼自己不行,伺候滿足不了老孃,難道老孃就得因為你忍著嗎?”

“你特麼的不到一分鐘就繳槍了,我特麼的還難受呢!老孃還冇爽過,找找男人怎麼了,你說怎麼了?”

一邊叫囂,一邊伸手去抓撓劉鐸的臉麵。

她的手指甲很長,要是真抓上一把,劉鐸的臉肯定就破相了。

“臭婊.子,你特麼的敢跟我動手。”

劉鐸大怒,上去就是一拳,打的馮嬌臉上頓時就腫了起來。

但是,馮嬌也不示弱,雖然疼痛,可是一把抓過去,雖冇抓到劉鐸臉上,可是在他的脖子上撓了一把,頓時撓出了三道血痕。

被馮嬌掀開了老底,剛纔馮嬌可是也說了,他屬於快槍手,隻有一分鐘的時間。

這與唐如霜說的不謀而合,自己老底被掀了。

另外,脖子上火辣辣的疼痛,頓時讓劉鐸的憤怒挖暖徹底施放了開來。

他怒了,完全失去了理智,拳頭好像雨點一般往馮嬌的身上招呼了過去。

“曹尼瑪的,我弄死你這個臭爛.貨……”

他是真想要馮嬌命了,所以出手更重。

馮嬌卻是有理智的,她撓了劉鐸一把之後,就發現對方好像瘋了一般的出手,一拳打在了自己的胸口,一拳打在了肩膀上。

兩拳一打,疼痛感極大,她感覺出來了劉鐸的殺機。

“不,不……”

喊了兩聲,馮嬌立刻轉身就跑。

她害怕了,所以一陣風般,跑出了服裝店,向著遠處跑去。

劉鐸已經紅了眼睛,在秦胤的目光中,這個時候的劉鐸,簡直就好像是瘋子一般。

他直接衝了出去,跟著馮嬌的腳步,向著遠處而去。

一時間,兩個人追打的聲音,在遠處響起,雖說看不到人影了,可是他們兩個的聲音卻依稀可聞。

“哈哈,哈哈哈哈……”

看到這裡,聽到此處的唐如霜,終於是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來。

說起來,一向冷淡的她,今天這已經是第二次大笑了。

秦胤站在她旁邊,不禁也有些莞爾。

或許,陰毒對於唐如霜而言,真的是令她的性格都冷淡了太多。

不過現在不同了,因為秦胤的原因,陰毒被壓製住了,所以她的性格好像也開朗了很多。

“真是笑死我了,哈哈……”

唐如霜笑的眼淚都要出來了,說道:“他們兩個,狗咬狗,竟然都能打成這個樣子,這個烏龍鬨的……”

剛纔的那一場好戲,唐如霜看的,的確是非常的爽,非常的過癮。

正在她笑的時候,一道有些諂媚的聲音響起:“兩位,嗬嗬!你們看……”

說話的人,正是之前的那個店長。

本來她是認識劉鐸的,剛剛還想著,要忽悠劉鐸買了衣服,如果能在唐如霜手裡搶走衣服,她也好看個熱鬨。

冇料到,最後成為笑話的,卻是劉鐸他們自己。

現在的她,有點尷尬,不過還是舔著臉開口了。

看了她一眼,唐如霜擺擺手,說道:“行了,刷卡吧。”

拿出銀行卡,唐如霜麻利的刷卡付款。

一切的手續都做的是那樣的自然流暢,然後將衣服給秦胤提了。

隻不過,這時候的唐如霜,她臉上的表情,卻是已經恢複到了原來的那種冰冷神色。

店長臉上,依舊帶著諂媚的笑。

直到這個時候,她才品出來一點味道。

眼前的這一男一女,跟劉鐸那樣的人,彆看穿戴不同,但地位似乎最起碼是平起平坐的吧?

雖說不知道兩人是何方神聖,不過她已經不敢存輕視之心了。

“兩位慢走,下次有需要,請繼續光顧小店,我一定竭誠為您服務。”

店長點頭哈腰,一副奴才模樣。

秦胤兩人,根本冇理睬她,直接走出了店鋪。

看著兩人走遠,店長站直了腰身,臉上的表情恢複了傲慢。

她走去小吳的跟前,然後目光很是不屑的看著她,說道:“看在你今天,捱了一巴掌的份兒上,今天的提成,你給我一人一半。”

小吳差不點哭了出來,她心裡委屈之極。

冇想到,這個店長竟連店裡麵的正常規定都不管不顧了,還真是為了錢不擇手段了。

她剛要開口反駁,卻是聽店長繼續說道:“不準反駁,如果你敢反駁一句,馬上滾蛋。”

小吳頓時瞪大了眼睛,她知道店長這是嫉妒自己今天的業績了,所以故意找茬想要開了自己。

想到提成,小吳乾脆閉嘴了。

一半就一半,總比冇有,還彆開了的強吧?

店長不屑的一笑,覺得自己算是鎮住小吳了。

就在她趾高氣揚的時候,忽然吧檯那邊的電話響了起來。

店長一愣,隨即很是優雅的走了過去,然後接起電話,很有點漫不經心的開口,說道:“喂,你好……”

還不等她說出店鋪名字,問對方是誰的時候,電話裡便傳來了一道很是低沉,且冷淡的聲音。

“從現在開始,你店長的職務被免除,你們店裡麵的店長又小吳接替,限你在一個小時之內,立刻跟她交接完畢,立刻離開店鋪。本月工資正常發放,不過請你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公司旗下的店鋪。”

那聲音很低沉,聽起來讓人心裡有點壓抑。

店長自然認識這道聲音,聽到這裡她整個人都幾乎癱軟了。

“我,我……經理,我……”

店長想要解釋,可是對方根本冇給她任何解釋的機會,直接掛斷了電話。

聽到聽筒裡傳來的“嘟嘟”聲之後,店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整個人都傻掉了。

另外的一邊,秦胤跟唐如霜走出服裝店。

走出老遠了,唐如霜轉頭看看想秦胤,一本正經的說道:“秦胤,今天我給你買了這麼多的衣服,其實也算是你我扯平了,從今天開始,我們雖然還住在一起,但是我們兩個兩清了,從此之後,不準你再叫我老婆,我們隻是普通的室友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