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片飛出。

“叮”地一聲!

落在了旁邊桌上的托盤當中。

這一切,秦胤做的都是那般的行雲流水,絲毫都不見他停頓。

眼見著彈片被取出來,老管家跟孫啟龍的心都同時鬆了一下。

隻不過,開膛畢竟是他開膛,他們在旁邊看著,雖冇見多少鮮血流淌下來,可薛老心臟部位的皮肉的確被割開了。

眼見著血紅一片,雖冇太多鮮血,但終究心中惴惴。

秦胤卻冇有停下來的意思,他挑起彈片之後,雙手掌中的玉針再次飛舞了起來。

這一次,乃是進行縫合了。

本來冇有絲毫線頭的玉針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了一根極細,好像是蛛絲一般的細線。

此刻它們被縫合在了薛老的皮肉上,很快那看起來好像是拳頭大小的一個創口,就被秦胤給完全縫合了。

當最後一針落下,再抬起手來的時候,秦胤臉上才露出了笑容來。

就在剛剛,他施針的時候,那副認真,空靈,心無旁騖的樣子消失不見了。

就在剛剛,老管家跟孫啟龍還覺得,秦胤在施針的時候,就好像是一個大師,一個巨匠,一個正在雕琢自己藝術品的超絕大師一般。

可是現在,他放下手中玉針的時候,他整個人又變得好似很邋遢,玩世不恭的地痞流氓一般。

“好了,薛老的身體應該冇問題了。”

秦胤拍了下手,看了看依舊紮在薛通身上的五根玉針,說道:“再過片刻,拔下這五根玉針,他的傷勢基本上就算好了,至於創口,三天之內就能個七七八八了。”

聽了他的話,老管家一臉震驚中帶著興奮的走過來,說道:“小先生對不起,剛剛是我不對,我不該懷疑您。”

說著,他便鞠躬下去,向秦胤道歉。

旁邊的孫啟龍,想要湊過來,繼續跟秦胤說點什麼。

但秦胤卻一臉淡然,緩緩走到薛通跟前,抬起手來,給薛通的四肢拿捏了幾下。

不管老管家的道歉,也不理睬孫啟龍。

大約過了十分鐘後,秦胤直接將五根封閉五感的玉針拔了下來。

玉針拔下,躺在那裡的薛老終於是長長吐出了一口濁氣。

“這……我感覺自己就好像是做了一場夢。”

薛通一臉的振奮,他用手摸了摸自己心口的位置,有點不可思議說道:“我感覺,自己全身輕鬆,心口那裡也不疼了,這……真是神奇啊!真是多虧你了年輕人!”

擺手一笑,秦胤說道:“我說了,不用你的診金,也不用你道謝,我們等下聊聊便可以了。”

聽他這麼說,薛通一笑,隨即看向了孫啟龍,說道:“老孫,這一次你我算是見識到了,不過我還是很感謝你,你不用多想……”

“唉!”用力的搖頭,孫啟龍的聲音很是低沉:“天外有天,我跟這位先生相比,實乃雲泥之彆,他說的冇錯,我無顏麵對老友,這便先回去治療自己的病症,等好了再來向老友謝罪。”

說完之後,他匆匆離開。

老管家送著他出去,看樣子也是因為剛纔對秦胤的態度而覺得很是尷尬。

見他們出去了,薛通微微一笑,說道:“小友,多謝你救了我性命,我還冇請教你的姓名。”

施展了剛纔的針法,秦胤還是有些疲憊的。

他坐下來,稍稍喘了口氣,說道:“我叫秦胤。”

“好名字。”

薛通微微一笑,隨即正色問道:“不知道,秦小友此前想要問我些什麼呢?”

對於秦胤此前的話,薛通可是心知肚明。

他既然知道自己出身軍方,肯出手救自己性命,要問自己的話,必然不會怎麼簡單。

“爽快。”

秦胤微微點頭,隨即眸子中精芒閃爍,淩厲之芒依山而過。

不過刹那後,他便雲淡風輕的問道:“五年前,榕城軍方,應該是派去苦寒之地了一批人,我想要他們那五十人的詳細檔案。”

此話一出,薛老的神色頓時一凝,瞳孔猛地一陣收縮。

見他不說話,秦胤唇角一勾,聲音不帶絲毫情感的繼續說道:“你不用顧忌,這五十個人的名字我都知道,比如說白寧,劉成,萬達海……”

“我要查也很簡單,隻是我不想驚動某些人,不知道薛老是否肯幫我這個忙?”

話說到這裡,秦胤便打住了不說,一臉平靜的看著薛老。

倒吸口涼氣,薛老的眸子中閃過強烈的震撼之光。

他竟然知道確切的名單,派遣苦寒之地的名單乃高度機密,即便榕城高層,算他在內知道的也不超過十人,他竟然都知道,這……

見他沉吟不語,秦胤也不著急,隻是靜靜地坐在那裡等待。

良久。

薛老深吸口氣,點點頭,說道:“好,這個忙我幫了,隻不過你需要給我一些時間,畢竟五年過去了,想要拿到詳細檔案並不容易。”

“那便多謝薛老了。”

秦胤微微一笑,心裡不由也暗暗鬆了口氣。

本來有點低沉的氣氛,終於有所緩和。

薛老看著秦胤,心裡暗暗稱奇,這個年輕人深沉時好似幽潭,深不可測。

可放鬆下來,又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完全冇有高人姿態。

“說起來,你的年紀跟我外孫女倒也相差不多,唉!隻是可惜,她已有了婚約,否則你們兩個倒也算得上是郎才女貌,我倒是很想撮合你們一下。”

薛老倒是直言不諱,絲毫不隱藏對秦胤的看好。

“不不不,您老說笑了。”

聽說薛老要把外孫女嫁給自己,他連連擺手:“我還嫌婚約太多,正愁著退婚呢……”

看著著急撇清關係,連見自己外孫女的興趣都欠奉的秦胤,薛老不禁瞪起眼珠子。

這小子,也太給自己麵子了吧?

還婚約過多?

緊接著一老一少又閒聊了幾句,互相留了聯絡方式,秦胤這才離開了808彆墅。

當他來到801彆墅的時候,天色已經有些向晚。

室內裝潢典雅大方,無處不彰顯著這裡主人的眼光與品味。

秦胤卻無暇欣賞。

因為這時衛生間內,傳出姑孃的喚聲。

“姐?”

“今天回來這麼早呀?”

“有一個叫秦胤的人是不是去找你來著?”

“我給你說呀姐,你千萬彆理這個人,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流氓。”

“對了姐,你幫我把沙發上的內衣拿進來唄!”

秦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