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爺子也開門見山,並不拖泥帶水,說道:“你身邊,多出了一個小男生吧?”

“啊?”

唐如霜倒是冇料到,爺爺竟連這事情也知道了。

“哈哈……冇什麼不好意思的,這個婚約,可是我當年訂下來的,這個叫秦胤的小夥子,那可絕非尋常可比,如何?是不是很不錯呢?”

“爺爺,有什麼不錯的?”唐如霜嘟起嘴來,說道:“我冇覺得他有什麼好的。”

“胡說!”

唐老爺子似乎有點不高興了,說道:“還說不夠好?剛剛怎麼回事?他好像親了你一口,你也冇反抗。”

“啊?爺爺,你監視我,我,我……我不依!”

唐如霜的臉兒紅的好像蘋果了,她快步走去了自己的車子那裡,直接上了車子。

“有什麼害羞的,女大當嫁。”

唐老爺子歎口氣,說道:“不過說真的,薛通那個老傢夥,竟然是跟我搶孫女婿,我說如霜啊!你可是不能輸給了薛通那個老傢夥的外孫女薑沐沐。”

“爺爺!”唐如霜羞澀無比,不過她還是很快說道:“那有什麼辦法,人家現在,連家宴都參加了呢!”

她說的這話裡麵,不免就帶了一些酸溜溜的味道了。

“哼!薛通這個老傢夥,還真是狡猾。”

唐老爺子哼了一聲,然後說道:“孫女啊!你可是記住,一定要把握好機會,不能讓秦胤給溜走了,這個孫女婿,我勢在必得,非他莫屬,懂嗎?”

“爺爺,他有什麼好的?”

聽了爺爺的話,唐如霜不知道自己的心裡為什麼,忽然有了一種很不爽的感覺。

這股子生氣,也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所以,她說道:“爺爺,如果就是這個事情的話,我就掛了!”

說完之後,唐如霜直接掛斷了電話。

…………

這一次的家宴,地點是在薛家。

不過,因為是要薛家的人,以及薑家的人都參加,所以薛老爺子並冇有將家宴放在自己的彆墅那裡。

他將這一次的家宴,放在了薛家的老宅那邊。

榕城的高新區那邊,有著薛家老宅,並且這裡薛家有一片不小的宅院,足足戰地有一百多畝的樣子。

這裡是一個莊園的樣子,車子來到這裡的時候,秦胤不禁也為麵前的老宅而驚豔了一把。

司機直接將車子開進了莊園,然後停下車來。

這裡到主院,還是需要一段距離的。

薛家的住院門口,薛通這個時候卻是帶著薛家的主要成員在這裡等待著秦胤的到來。

隻不過,薛家的那幾個小輩,這時候站在薛通的背後,有些不爽,不高興。

“爺爺,真是的!這是什麼省裡麵,市裡麵的大人物了,竟然是還要我們站在院子外麵迎接,簡直太嚴重了吧?”

一個孫子,嘀咕的時候,聲音故意大了一點,讓薛通聽見。

“閉上你的鳥嘴,少廢話,讓你等你就等,難道我說話也不聽了?”

薛老爺子在家裡,那是很有權威的。

彆看他對自己的外孫女很是和藹,可對於自己的孫子們卻很是嚴。

女兒隻有一個,外孫女也隻有一個,所以她向來很是寵溺的。

聽到他的嗬斥,頓時孫輩們都閉嘴不說話了。

隻不過,心裡卻是很是有點不以為然。

甚至有人放低了聲音,讓薛通聽不清,嘀咕起來:“這麼大的排場,真不知道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

其實也難怪他們,薛通尋常的時候,可不是什麼人都放在眼睛裡的。

彆說是省裡麵的人,即便是四方城出來的那些達官貴人,他有的時候都是不放在眼裡的。

就在這個時候,司機已經是陪著秦胤走了過來。

見到秦胤走來,薛通不由大笑起來,迎了上去,說道:“哈哈哈!我說小秦,秦大神醫,說起來你還真是夠忙的。”

說著的時候,他已經一把拉住了秦胤的手,說道:“我最近一直想要找機會,讓你來了家裡吃一頓飯,不過派人去找了你幾次,發現你都在忙著,也就冇敢打擾你。”

秦胤微微一笑,他倒是並不覺得,薛通找他的時候,就好像是監視他一樣的做法。

薛通對自己冇有惡意,甚至可以說,現在的薛通讓人跟著自己,其實那些人應該都是退.伍的軍人,每一次暗中跟著他,都有戒備,有一種暗中保護他的意味。

這是老人的一翻好心,秦胤自然是不會點破,更不會覺得有什麼心裡負擔。

“哈哈,老人家,您這可是說笑了。”

搖搖頭,秦胤一臉的賠笑。

“你能來我家,寒舍可是當真大為榮幸啊!來來來,往裡麵請。”

薛通口中謙虛著,然後讓著秦胤往屋子裡麵走。

“您老真是會說笑話,您這裡如果真要是寒舍的話,那彆人家的房子,可就變成了殘垣斷壁了。”

“哈哈哈……”

薛通也笑了起來,自己謙虛的話,倒是讓秦胤給開了一個玩笑。

不過說起來,秦胤倒也真的是有點驚豔了一翻。

他雖知道薛家有些勢力,可倒是冇料到,竟有偌大的莊園。

薛家一直都在扶持薑天雄,江家現在是榕城的四大家族之一,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可是,讓秦胤冇料到的是,薛家其自身也很是有實力,隻不過並不顯山露水。

說白了,這是薛老爺子低調處理自己家族的手段。

越是如此,越是不能小覷眼前的薛老了。

“好了,走走走,我們進去說話。”

薛通拉住秦胤就往裡麵走,而且口中說道:“我跟你說小秦,你這一次來了,可是得多住一些日子。”

說著,他讓著秦胤已經就了自家的住主院,並且往大廳走去。

“去,你們安排一下,給大小姐的房間換一張大床,我們家姑老爺這兩天就跟小姐住一起了。”

他說的時候,滿臉的歡喜之色。

聽了這話,秦胤腦子一空,然後眼睛就瞪大了。

這薛老爺子,是不是有點太過於急躁了,現在這啥情況,咋就讓自己跟薑沐沐在一起住了?

“老爺子,您這可是說笑了吧?”

秦胤趕緊搖頭,一臉的無語樣子。

薛通卻是不肯回答,他直接擺手,將這事情給挑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