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進再次看到小木頭的時候,她心裡崩出一個想法。

這個小傢夥不會是夜總統的兒子吧?

但也就一瞬間的想法,很快她就否定了,要真是他的兒子,昨晚笑笑弄傷了他的兒子,此時大概有大麻煩了,可是笑笑還在家裡睡大覺呢,連課都冇去上。

那丫頭好吃懶做的,除了機靈可愛,小嘴甜一點,也冇其他的優點。

所以她覺得能拿下夜博的人,隻有她。

補處.女膜也是為了以後作打算,要是她真能和他上床,男人可是最在意女人的第一次了,那樣他對她就會格外的憐惜,拿下他還不是分分鐘鐘的事。

花鈴兒進電梯後,按了三桉,楊歡歡去的是二樓。

小木頭也冇看出這個女人就是昨天的其中一個,她戴著口罩,把自己掩飾的很好。

電梯到二樓的時候,楊歡歡揚著頭,高傲的往處.走。

在與小木頭並排的時候,她笑著問了一句。

“小朋友,你怎麼和總統先生長得這麼像呢?”

她在試探,親自試探比猜測更實際。

反正小孩子都好騙,要是總統先生是他爹地,他還不得四處宣揚。

她篤定,隻要她問了,小傢夥肯定會忍不住說出口的。

小木頭張了一下嘴,接著他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你說的是誰?媽咪,你覺得我像總統先生嗎?”

原本花鈴兒還挺擔心他說漏嘴的,兒子的身份,她都不希望外界知道,那樣隻會給小木頭帶來麻煩。

她小時候就是這樣,因為她父親的原因,上學放學都得有保鏢跟著,好幾次被綁架差點死掉。

那時候她很小,那種恐懼是無法形容的。

所以她不希望自己的兒子也經曆那些,她一直都把他隱藏的很好,夜博這邊更要隱藏了。

花鈴兒淡淡一笑,“你可比總統先生帥多了,他太老了,無法跟你比。”

楊歡歡聳了聳肩,果然隻是巧合,並不是他的兒子。

要真是他的兒子,這小傢夥怎麼這副樣子,總統少爺怎麼也得保鏢十幾個跟著,傭人跟著。

一看他的穿著打扮,就隻是普通小孩子而已。

她走出了電梯,電梯門合上的時候,花鈴和看向兒子。

“小木頭,剛剛的回答很棒,以後一定要記住了,不能讓彆人知道你和爹地的關係,知道嗎?”

小木頭點頭,“這些話,爹地跟我說過,他說不是他不想認我,是不想讓我處在危險中。”

到了三樓的時候,小木頭進去做檢查去了。

她在門口等他,這幾項檢查,家長不能跟著,有專門的護士陪著,她也不用但心。

她剛坐下,林千就往這邊走來,經過她的時候,她好像冇認出她。

於是她喚她一聲,“林千。”

林千順著聲音望了過去,“小師妹!”

她停下步子,有些意外。

花鈴兒起身,看了眼她手時的報告。

“你是哪裡不舒服嗎?”

因為她覺得林千瘦了很多,現在的她,身材真的是太好了,堪比模特。

林千淡聲回她,“冇有,我來做體檢,我入職的公司需要這家醫院的體檢。”

花鈴兒有些意外,“你不跟著林錫了?”

找了新的工作,大概她是要開始新的生活了。

不然,她跟著林錫,那傢夥現在事業做的很大,她可是聽說了很多他的傳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