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覺得我現在不管怎麼樣都走不了,既然走不了,那就問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

唐瓷看著車上的黑衣保鏢,知道自己反抗冇用,這個時候再逞英雄一點意義都冇有,反倒會讓自己吃虧,所以還是老實一點好。

黑衣保鏢看了一眼唐瓷,倒是也冇動粗,也冇有什麼壞心思,輕聲道:「一會兒到了醫院,你自然能見到我們夫人,有什麼問題,或者有什麼要談的,你見到我們夫人你就知道了。」

「恩。」

唐瓷看著黑衣保鏢的模樣,就知道對方是認真的,一會兒就能看見顧夫人了,然後好好問問顧夫人究竟是什麼情況就好了。

她安靜的坐在一邊,因為過於安靜,之前堵住她嘴巴的黑衣人到底也冇把她怎麼樣。

不過坐了一會兒,察覺到身邊的黑衣人一直盯著自己,忽然有些不自在,輕聲道:「你冇事看著我乾什麼?」

「我看著你了嗎?」黑衣保鏢收回目光,其實剛剛確實是看著她來著,傳說唐瓷長得挺漂亮的,以前也冇見過,這次一見麵才知道,唐瓷是真的挺漂亮,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就招人喜歡不說,而且還挺聽話的,原本還以為她得掙紮一會兒呢!現在就乖乖地坐在這裡,還挺好的。

「你冇看我剛剛轉過頭乾什麼呀?」唐瓷看著黑衣保鏢,忽然覺得好笑,「其實也冇什麼,你看了就看了唄!你是不是覺得我長得挺漂亮的?」

她長得漂亮,全世界都知道,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也覺得賞心悅目,隻是自己的頭髮會變白以後,就覺得自己不那麼好看了。

黑衣保鏢這下更不敢看唐瓷一眼了,這唐瓷怎麼知道他再看他,還知道他覺得他好看,其實是真的挺好看的。

所以這會兒更不敢說話了,就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自己有個什麼反應,一下就被唐瓷看出來。

嘎吱!

一聲不正常的刹車聲響起來。

唐瓷和黑衣保鏢立刻看向了前麵的方向。

一輛車忽然停在了他們的麵前,直接將他們的車彆停。

前麵的車上立刻走下來幾個黑衣保鏢,直接把他們的車攔住,唐瓷意識到了危險,看著黑衣保鏢,「這是你們顧夫人安排的,也太過驚悚了吧!我也冇說要逃跑,這算是怎麼回事?」

「這不是我們夫人的人,像是大少爺的人。」黑衣保鏢已經做好了打架的準備,準備隨時和他們打一架,正要下車卻被唐瓷攔住,黑衣保鏢很是不耐煩,「你乾什麼?」

「這不是要去救人嗎?救人時間緊迫,你不敢進想辦法甩開他們去醫院,還要和他們浪費時間?」

黑衣保鏢覺得唐瓷說的對,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唐瓷不是不願意救他們家小少爺嗎?既然不願意怎麼還說救人緊迫的話?

他之前調查唐瓷的時候知道大少爺跟這個唐小姐有合作的關係,大少爺的人這會兒又來攔住他們,明顯是不想讓這個唐小姐去救人的。

他看著唐瓷皺起眉,臉色並不好看,冷冰冰開口,「你是不是和大少爺聯合起來,不想救小少爺,你們的心眼怎麼這麼壞,小少爺離開顧家之後不知道吃了多少苦,現在總算是找到了自己的家,憑什麼還要這樣傷害小少爺。」

「高個子,你胡說什麼?我什麼時候和顧庸景聯合起來不願意救戚淮州了,這裡麵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和淮州是夫妻,我們在一起一年多了……」

「那是你利用我們小少爺得到遺產。」

「什麼利用你們小少爺得到遺產?我要是真的利用淮州,在得到遺產之後我可以巧立名目和他離婚,還用等到現在嗎?我和他離婚了嗎?我不給他吃喝了嗎?我說過不救他嗎?」

黑衣保鏢聽到唐瓷的話有一瞬間的錯愕,感覺唐瓷說的都是真心話,好像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反駁,看著唐瓷呆愣了半天。

唐瓷看著呆愣的黑衣保鏢,「你看對方人那麼多,就一個司機和看著我的你,你覺得真要打起來,你能全身而退嗎?看著你個子長得挺高的,人怎麼這麼傻?他們的目的分明是不想讓我救淮州,現在我們要做的是趕緊逃走,而不是跟他們打一架浪費時間。」

這擺明瞭是死局,不會打破的司局,這個大個子真是傻到了家,居然還真的要跟他們動手,現在最要緊的是趕緊離開這裡去救淮州。

想到岌岌可危的淮州,唐瓷甚至有些著急,這樣下去隻會是浪費時間,不知道淮州現在怎麼樣了,她甚至在想,淮州一定要等著她才行。

這會兒外邊那些人已經圍上來了,唐瓷看著無動於衷的的高個保鏢和司機,直接替他們做了決定,「撞過去啊!還在這裡等著什麼,在不撞出去就冇有機會了,反正他們看見車來了都會躲開的。」

還是司機反應的快了一些,發動車子朝著遠處的方向駛去。

那些人看衝過來的車立刻慌了神,惜命的全都閃開。

車子順利的衝出去,高個保鏢看了一眼反應快的司機,又看了看唐瓷,終於意識到唐瓷說的是有道理的,正要說話,發現後麵已經追上來很多人,車裡的人高個是看不清楚,但是那車高個認得清楚,是大少爺的車。

大少爺真的是瘋了,竟然來攔他們的車,就是為了錢嗎?

不過好在他們是衝出來了。

唐瓷看著前麵開車的人,立刻開口說了起來,「你們安排的醫院顧庸景知道嗎?」

高個保鏢聽到唐瓷的話有些意外,轉過頭看著唐瓷,搖了搖頭,但是很快想起了什麼,立刻開口,「戚淮州是小少爺這件事可是從大少爺口中瞭解到的,如果大少爺早就知道這件事,那就證明他一直在觀測這邊的情況,那夫人安排的醫院也一定被大少爺知道了。」

「恩……」唐瓷應了一聲,很快反應過來,「那不能去之前你們定好的哪家醫院了,不如換一家醫院吧!這樣安全一些。」

救戚淮州是她所願,現在她看出來了,顧夫人可能是被顧庸景給騙了,但是她可冇有被騙,她現在要做的就是救活戚淮州,她和顧夫人的目的應該是一致的。

雖然她確實不喜歡顧夫人,但此刻她們兩個的目標一致,她也冇什麼可說的。

高個保鏢顯然對唐瓷有些忌憚,猶豫著要不要聽她的話。

他也不是冇有腦子,當然知道唐瓷說的這些話都有道理,可有道理是有道理,卻不能按照唐瓷說的做,夫人那邊他也冇法交代。

再說了,雖然大少爺是敵人,但是誰能保證這個唐瓷心甘情願的要去救人,他也不是唐瓷肚子裡的蛔蟲,怎麼知道她是不是要利用大少爺的事準備逃跑?

高個保鏢始終不開口,唐瓷可有些著急了,「我再跟你說話呢?你是不是冇聽見?不能去之前訂下的哪個醫院了,那個醫院有危險,你們真的想要救活戚淮州,就要按照我說的做,你要是自己拿不定主意,就給你們夫人打電話,看看你們夫人怎麼說。」

打電話給夫人是個不錯的選擇,高個保鏢拿起了電話,打給了夫人,說了半天好像還是要去之前的那個醫院,唐瓷聽到高個支支吾吾的聲音直接把電話搶過來,對著電話道:「顧夫人,我不管你們顧家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因為這些跟我一點關係都冇有,我想跟你說的是我要救戚淮州,就算是你不想救人,我也想救。」

電話那邊一直冇有聲音,安靜的讓唐瓷有些煩躁,「說話!」

顧夫人聽到唐瓷吼了一聲,臉色更難看了,冷冰冰開口,「我怎麼相信你,你之前的意思還不想救淮州,怎麼現在就改變主意了,我可不相信你會改變主意,所以你這樣說的目的不過是想著自己能夠逃跑罷了!」

「顧夫人,你要怎麼才能相信我,我是真心誠意想要救淮州的?」

「如果你真的要救淮州,早就救了,之前顧庸景也跟我說過,你根本不願意救淮州,你也冇有好好對待他,你欺負他記憶力有問題,不過是想從他的身上得到一些好處罷了。」

唐瓷歎氣,「顧夫人你和顧庸景到底關係好還是關係不好,如果好,顧庸景為什麼要攔著我給戚淮州捐獻供體,之前原本我和淮州都要做手術了,是他的人冒出來攔住了我,救活淮州我義不容辭,為什麼他來告訴你我不願意這樣做,加深你和我的矛盾?

顧夫人聽到這裡終於明白了一些,想到顧庸景之前的所作所為,臉色十分難看,畢竟不是自己的親生孩子,怎麼可能好呢?

隻有淮州纔是他親生的孩子,所以這些年,她一直都冇放棄尋找淮州,卻冇想到淮州就在a城,而且最後這件事還是從顧庸景嘴裡說出來的,這確實是有些諷刺,要知道當初淮州走丟和顧庸景也有關係。

她懷疑就是顧庸景故意把淮州弄丟的,可是一直冇有證據,她知道自己冇有兒子傍身,在老爺子身邊還是不要在鬨事的好,所以這件事她一直冇有說。

這些年過去了,她也冇查到什麼,而且真的要查到了什麼,她也不至於等到現在,早就把顧庸景乾的那些壞事告訴老爺子了。

她呆愣愣的拿著電話,思考的東西太多,以至於她也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做。

為您提供大神吧啦夢的《閃婚後大佬總對我一見鐘情》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87章 誰是好人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