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個小時後,葉辰與郎紅軍一同返回美國。

飛機先在普羅維登斯降落,待葉辰下了飛機之後,便又立刻重新起飛,載著郎紅軍與洪五、陳澤楷一起前往矽穀。

之所以讓洪五和陳澤楷一起陪著郎紅軍,主要是為了保護郎紅軍的人身安全,畢竟是去談十億美金級彆的大生意,而且也不能確定之前的梅玉珍在美國還有冇有其他不知情的同夥,有他們兩人陪著,葉辰相對也放心一下。

葉辰一個人下了飛機,便驅車返回了與蕭初然下榻的酒店。

而後的這幾天時間,他讓費可欣幫忙送了一批藥材,趁著蕭初然白天上課的時間,新煉製了一批散血救心丹。

隨後,他將一顆培元丹和兩顆回春丹混入其中,又搭配了大量強身健體為主的藥材,融煉出了數千顆蘊含足夠藥力,並且還有些許靈氣的丹藥。

這種丹藥的藥效,不及散血救心丹,但卻能輕鬆化解那些死士與驍騎衛體內的劇毒,幫助他們徹底打破數百年世代傳承的枷鎖。

除了準備解藥,葉辰也給自己定了兩套行動方案。

首選的方案,是在海上找機會悄悄潛入運送解藥的貨輪,抓住送藥的這條線,想辦法獲取關於這個組織的更高一層機密,然後再尋找機會將解藥掉包;

備選的方案,是想辦法混入銅礦內部,等節度使拿到解藥之後,再悄悄對節度使下手。

前者的好處,不僅是能夠接觸到更

高一層的人員,而且在時間上也更早一步,如此一來,一旦這個方案不成功,還可以選用後者,但如果把後者作為首選方案的話,那基本上就冇有合適的備選方案了。

至於如何悄無聲息的登上一艘行駛中的貨輪,葉辰也想了一套可行的方案,並將自己的要求提前告知了萬破軍,讓他為自己提前做好準備。

四天之後。

葉辰以“給客戶看風水”這個屢試不爽的理由,暫彆了蕭初然,揹著一個黑色的防水雙肩包,乘坐協和式客機,直接從普羅維登斯起飛,前往黎巴嫩首都貝魯特。

貝魯特位於中東的最西側,同時也是整個地中海的最東岸。

這座城市與塞浦路斯隔海相望,最短距離不過兩百公裡。

葉辰抵達貝魯特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下來,而萬破軍已經也在此等侯迎接。

在見到葉辰的第一時間,他便向葉辰彙報道:“葉先生,那七名驍騎衛,還有五四七,都已經提前安排上船了,剛好伊蘇航運有一艘貨輪剛過蘇伊士運河,第一站目的地就是塞浦路斯,所以我提前用直升機在蘇伊士運河把人送上船,今天晚些時候他們就會抵達塞浦路斯第一大港,利馬索爾。”

葉辰點了點頭,問他:“他們那個銅礦,就在利馬索爾吧?”

“對。”萬破軍道:“銅礦的具體位置,在利馬索爾東北方向差不多三十公裡的沿海,礦上有自己的碼頭。”

辰又問:“查清楚運送物資的船從土耳其哪裡出發了嗎?”

“弄清楚了。”萬破軍道:“根據銅礦的銷售數據顯示,他們出產的銅礦石,全都銷售給了土耳其哈塔伊省的一家鍊銅廠,這家鍊銅廠表麵上為了降低運輸成本,自己購買了一艘八千噸級的貨輪,專門用來從塞浦路斯運輸銅礦石,他們的海運路線也非常固定,就是從土耳其哈塔伊省的伊斯肯德倫港,到利馬索爾銅礦的自有港口,全程大約兩百一十海裡,差不多三百九十公裡。”

葉辰問他:“掌握這艘船的動向了嗎?”

“掌握了。”萬破軍解釋道:“他們的註冊資訊都是非常正規的,所以船隻的資訊也都能夠查到,剛好伊蘇航運也有船隻從塞浦路斯東部經過前往土耳其,同時也有返航船隻,我們一直在監控這幾艘船的航海雷達數據,在航海雷達上,發現了這艘船的位置資訊,這艘船六個多小時前從伊斯肯德倫港出發,現在已經走了差不多一大半了,三個多小時後就能抵達利馬索爾。”

“好。”葉辰微微點頭,又問:“給我準備的快艇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萬破軍道:“按照您的要求,準備了一艘配備六台水星船外機的快艇,最高速度能達到一百二十公裡每小時。”

葉辰當即說道:“現在就帶我過去!”

萬破軍驅車帶著葉辰,來到一處無人的海岸線。

此時

的沙灘上,停著一輛改裝的大型皮卡,皮卡車尾朝著大海的方向,後麵還用拖掛連著一個六七米長、裹著黑色防水布的事物。

萬破軍將防水布掀開,一艘流線型設計的快艇赫然映入眼簾。

隨即,萬破軍問葉辰:“葉先生,要不要屬下與您一同前往?”

葉辰擺了擺手:“我自己去就可以,你稍後抓緊時間乘直升機登船去跟其他人彙合,在船上聽我號令。”

萬破軍點了點頭,從船艙裡拿出一個揹包,對葉辰說道:“葉先生,您要我準備的東西都已經準備好了,衛星通訊器也在裡麵。”

“好!”葉辰跳上船,簡單熟悉了一下這艘快艇的操作,於是便對萬破軍說道:“破軍,你去把船倒進海裡吧。”

“好的葉先生!”

萬破軍駕駛著皮卡車,將後麵拖掛的拖船架緩緩倒入海中。

隨著快艇入水,整艘船便漂浮了起來。

葉辰發動引擎,通訊器裡便傳來萬破軍的聲音,道:“葉先生,您按照320方位行駛一百三十公裡,就能抵達那艘船的航線,如果不出問題的話,您應該能提前他半小時抵達既定地點。”

“好。”葉辰用通訊器對萬破軍說道:“破軍,我們塞浦路斯見。”

說罷,他便操控快艇倒入大海,隨後在海麵180度轉彎、駛入了茫茫的地中海。

一個多小時後,葉辰便已經抵達航路圖上的既定地點。

他將快艇在偏離航線一海裡左

右的位置停下之後,便打開了萬破軍為自己準備好的包裹,從中取出一套防水的黑色夜行服。

隨後,他換上夜行服、熄滅了快艇的引擎,就連船上的航海雷達也被他一併關閉。

衛星通訊器裡,此時傳來了萬破軍的聲音:“葉先生,那艘船距您還有不到二十海裡,我們會實時監控它的位置,並及時向您彙報。”

約莫二十分鐘之後,葉辰已經能在海平麵上,看到那艘貨輪的燈光。

在與萬破軍確認這艘船正是自己要找的那艘之後,他背起自己的防水雙肩包,將兩條揹帶中間的鎖釦鎖閉,目光緊盯著這艘越來越近的貨輪。

在對方距離自己僅有不足兩海裡的時候,葉辰用一記穿魂刃,果斷將快艇攔腰斬斷,在快艇沉入海麵之際,他將靈氣注入雙腳,用靈氣在腳下將自己整個人撐起在海麵之上。

緊接著,他便在海麵上如履平地一般,向著那艘行駛中的貨輪飛奔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