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你等等我,跑那麼快乾嘛?”

楊小白越跑越遠,趙文一邊拔腿往前追,一邊喊到。

楊小白停下腳步,一隻手抓住她的大辮子,美豔又驕傲的喊道:

“你來追我呀,追到我就嫁給你,追不到就隻能等下輩子了。”

“小樣兒,我會追不到你?”對乾某些人的挑釁,趙文纔不信這個邪。

自己本來身高體長,加上穿越前可是參加過學校的長跑隊,再說追到就是自己的媳婦兒。

肯定更有勁頭了,對吧?

所以說是遲,那是快,隻見趙文同學邁開大長腿,甩著兩隻手,整個就像離弦的箭。

一步跨1m多,總共冇跨幾步,某些人就在眼前晃動了,但如果你說他就這麼輕巧的就追上了。

大錯特錯,楊小白這姑娘聰明著嘞,她看著了前麵突然冒出一個小巷,所以眼看趙文伸手就要抓到她,結果她一貓腰,閃進了小巷裡。

趙文差點就追過了界,跟著比較寬的巷子追過去了。

不過,趙文是誰?憑他的智商和反應能力,對付楊小白這樣的小伎倆,還不是張飛吃豆芽,小菜一碟。

當下他腳剛邁出去,一下就刹住了,然後一回身,衝進了小巷子。

不過突然他發現一個問題,然後直接坐在地上笑了。

笑完了他衝前麵的楊小白說:“你就放心的跑吧,如果你從這個巷子裡逃出去了,我就等下輩子來娶你。”

“啥,你不想娶我啦?你這人怎麼這樣啊?追不到就說追不到,乾嘛耍賴皮?”

楊小白停下腳步,噘著小嘴兒哼哼。

趙文直接反對:“對不起,我可不是放棄呀,我是坐在這裡等著抓你,難道你冇看見前麵是個死衚衕嗎?

他都冇出路,你能往哪兒跑?你們飛不成?”

趙文這麼一說,楊小白就傻眼了,她定晴往前一看,這才發現前麵冇多遠,確實就到了巷子的儘頭。

冇法再跑了,怪不得這傢夥坐在那兒笑,原來早就知道,哼,讓他撿了個便宜。

不過楊小白有些不服氣的嚷嚷道:“這個不算,反正你冇抓到我,就算死衚衕,你要追上來抓住我纔算。”

“我用得著追你嗎?從我這裡過我就抓住你了,我這叫守株待兔。”

趙文說完哈哈笑,楊小白很不服氣,不過最後還是隻能認輸。

走過來拉住某人的手說:“好啦,我輸了,我信守承諾,你啥時候都可以來娶我。

反正這輩子我就跟定你了,你想不要我都不行。”

這時候趙文才知道,原來這姑娘聰明著嘞,她剛纔就是在跟自己下套,幸好自己對她是真心的,不然就上當了。

“我說姑娘,看樣子你是訛上我了,我非娶不行嗎?”趙文冇事跟對方開玩笑。

戀愛期間就是這麼甜蜜,開個玩笑都好像是在撒狗糧,讓人無比的幸福和甜蜜。

“非娶不行,不能賴賬,更不能毀滅,這一輩子你都完蛋了,遇上一個好吃懶做又不講理的姑娘。

她就訛上你了,咋啦?”

楊小白說完想笑,不過卻故意板起臉,卻把某些地方挺的很高,趙文字來坐在地上,他從下往上看,感覺更那啥,特彆的養眼。

“姑娘,要我娶你也行,但是我冇彩禮,冇彩禮你也嫁嗎?”

“嫁,乾嘛不嫁,冇彩禮以後乾家務抵消,10塊錢彩禮,你就乾一年的家務,你自己選吧。”

楊小白說完終於憋不住笑了,笑的前仰後合,花枝亂顫,然後笑著問趙文:

“怎麼樣?想好了嗎?選啥?”

“我說姑娘,你的心也太黑了吧?10塊錢就乾一年的家務,如果你像我嫂子也要160塊,那我不敢16年的家務呀。

乖乖,我今年21歲,16年後都37歲了,都已經半輩子了,這樣下去我還活不活呀?”

趙文搖頭,很堅決的說:“我不同意,如果這樣的話我不娶,我還是繼續打光棍算了。

打光棍跟著我媽過,我也就不用洗碗,不用乾家務,最多我媽忙不過來的時候,幫幫手。

但肯定比以後要輕鬆,所以我一樣都不選。”

“你敢!你不選今晚我就跟你一起回你的家,我就不相信你能把我轟走。”

楊小白說完又笑了,這回趙文也跟著笑,然後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說:

“你那麼聰明的,怎麼這回也跳進我挖的坑裡了?”

“有嗎?”

“當然有,你跟著我回去,乾家務的事兒我就一筆勾銷,而且彩禮也冇有,到時候你跟我嫂子兩個人鬨矛盾。

我嫂子就會嫌棄你,她就會扯著嗓子說,你拽啥?我兄弟本來不要你,是你自己個舔著臉追過來的,連彩禮錢都冇拿到一分,心中冇點數嗎?”

趙文說完得意的笑了,楊小白卻生氣了一甩手,扭頭就走。

看來是真生氣了。

確實也是,趙文這話雖然是隨口一說,開個玩笑。

卻非常有現實意義。

讓楊小白意識到,趙文是兄弟倆,家庭情況比較複雜。

自己掙的一分錢,彩禮都不要,還舔著杆子跑去,將來在家裡肯定抬不起頭。

所以楊小白除了生氣,還意識到不能就這麼便宜了趙文,主要是趙家,畢竟在我這兒跟父母,哥哥,嫂子和妹妹冇有分家。

他的錢就是家裡的錢,問他要彩禮,其實就是問他家裡要。

嫂子160塊的彩禮錢,我也一分都不能少。

說完她不生氣了,回頭攔住追過來的趙文,開門見山的說:“開玩笑是開玩笑,彩禮是彩禮。

回去跟你媽媽說,酒席辦不辦都無所謂,160塊的彩禮錢不能少。

湊齊了錢,你就可以開介紹信,帶著我去領證兒了。”

“啥?160塊?你是跟我嫂子學的嗎?”趙文翻著白眼兒望著某人。

發現此刻的楊小白,一點都不漂亮,至少冇有之前漂亮。

“小白,剛纔我跟你開玩笑,我嫂子善良著嘞,不是那樣的人,你彆介意。

至於彩禮我會給,不過少點兒行不?咱就減半,80,要的發,不離八,80是一個特彆好的數。”

趙文意識到剛纔自己說錯話了,趕緊補救。

結果楊小白纔不依,堅持說:“160多嗎?你嫂子都是160,我可冇多要。

再說你傻呀,要回來的彩禮是我們兩個人的,而錢是家裡出,又不是讓你出,你著什麼急?”

“可是...”

“彆可是了,冇可是...”

楊小白說完笑了,笑的很開心,趙文卻笑不出來,他啪的一聲給了自己一嘴巴,在心裡哼哼,都是我這張破嘴。

要不小白肯定不會要一百六,唉,後悔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