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龐然大物,哪怕隻是向前邁步,都有可怕的殺傷力,不知道多少人,瞬間就被八異踩在腳下,變成一灘肉泥!

“蟲族的天賦,真是驚人。”

蘇寒忍不住感慨。

他轉頭看著蟲王:“這一招你會麼?”

蟲王靦腆地笑了笑,搖搖頭:“好像不會。”

他已經化出人形,再變成本體該怎麼弄,他一時想不起來了。

蘇寒有些哭笑不得。

蟲王昏睡太久,如今剛剛醒來,還有很多事情記不起來倒是也正常,不過連自己的基本技能都忘了,這有點搞笑吧。

“行吧,那我們也動手。”

蘇寒道,“彆讓八異一個人感覺到孤單。”

話音剛落,兩個人就衝了出去,化作兩道流光,飛快衝向對麵的人群。

砰!砰!砰!

狂暴的能量炸開,形成一道道波痕,將那些學院派的弟子,儘皆推了出去。

加上蟲族大軍逐漸回過神來,開始不斷進攻,學院派這些人的壓力頓時就大了,尤其是剛剛鎮墓獸那一團巨大的火球,給他們心理上的震撼,讓他們始終覺得,蟲族中高手眾多!

如今,八異化出巨大的本體,駭人聽聞,而蘇寒跟蟲王二人,又是兩道鋒利的劍,所向披靡,更學院派那些弟子,一個個都慌了神。

這還怎麼打?

完全就是去送命啊!

有一個人後退了,然後就有第二個,再是第三個,第四個……

越來越多的人後退,這讓站在後方的焦作,氣地破口大罵。

“後退者死!斬立決!”

這是戰場,往後退的人就是逃兵,哪怕他們隻是學院的弟子,並非是他們的戰士,可到了這個時候,不嚴格一些,那還怎麼打?

突然,焦作視線落到一道身影上,他的瞳孔猛地收縮,哪裡認不出,那個人,就是他恨之入骨的蘇寒!

冇想到,蘇寒居然在這!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焦作身子都顫抖起來,怒氣沖天。

“蘇寒!是蘇寒!是那個人族叛徒,蘇寒!”

他大叫著,“冇想到,居然會在這裡遇到你,真是冤家路窄啊!”

聽到聲音,蘇寒轉頭看去,看到焦作一臉青黑,那種憤怒,好像自己掘了他家祖墳一樣。

“焦作長老,你真在這裡,真是驚喜啊。”

對焦作而言,這是他最想看到的人,也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人。

在考覈戰場中,蘇寒的發揮,他是知道的,能從那麼多人麵前突圍,連幾個長老聯手,都冇能將他的性命留下來,就足以說明蘇寒足夠可怕。

可這樣的人,讓他繼續活著,那就是巨大的隱患!

如今在戰場上再遇上,就必須殺了!

焦作冷笑一聲:“我要是你,早就逃了!”

“蘇寒,你膽子可真大啊,居然還敢出現在我麵前,今日我不殺你,如何對得起那些死去的弟子?”

“你讓其他弟子來送死,就對得起他們了?”

蘇寒反問道。

“我不跟你口舌之爭,今日,你必死!”

焦作一聲令下,身後幾道身影,立刻掠了出去,“殺了蘇寒!殺了這個小畜生!”

他的話,讓站在蘇寒身邊的蟲王,臉色很不好看。

冇人可以這樣說他的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