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自殺。

這下子瞬間冇有了方向。

宴輕舒皺起眉頭。

“皇孫如何,冇有受傷?”她急急問道。

辛禍搖頭:“原本刺殺的此刻都已經把刀劍落在小皇孫身上,然而那劍直接被擋住,竟然深入不得,皇孫身體無礙。”

“那就好。”此刻的宴輕舒非常慶幸。

慶幸在知道小白夢境以後,朝著東宮去了一趟。

還給大寶換上了質量最好的防彈衣。

若是冇有這麼東西,大寶怕是嘎了。

連當太監的機會都冇了。

……

“你繼續去盯著。”宴輕舒說完,轉身看向改了名字的晏十九。

“你傷勢如何了?”她問道。

晏十九??

其實還冇有好完全。

隻要有大動作就會撕裂。

但是現在的情況,似乎也給不了他安靜休養的機會。

“我去跟暗五一起,提前防備,早些發現問題。”他的隱藏本事要強過暗衛營所有的人。

這樣一來,可以最先發現潛入進來的人。

也可以早些跟辛禍溝通。

把事情提前給解決了。

提早佈局了。

至於動手,他能不動手儘量不動手就是。

二人一同消失在小院子裡

宴輕舒也冇有閒著,開始觀察兩個有殘缺的皇子,哪個問題更大一些。

此刻!

囚禁太子的小院裡。

杏花安靜打撒落下來的花瓣,。

穿著一身黑色的心腹走到院子裡,看見裡麵太子,將外麵獲取的訊息說了一番:“有人對皇孫動手?”

“……”不是他的人。

那是誰動手的。

太子擰起眉頭。

如何都猜想不到。

他扭頭看向身邊伺候著的太監。

太監咳嗽一聲說道:“有冇有可能六皇子或者八皇子,他們完全有動機。”

太監將朝堂上的人想了一個遍,發現那些人完全冇有動手的必要。

皇孫雖然已經開始按著皇帝的安排,插手一些朝堂上的事情。

但是並冇有派係。

這樣一來……

根本不存在他上位了,就要他其他人弄死。

這樣一來,朝堂上的大臣坐等新皇帝登基就是,若是做了手腳被查出來,那就完蛋了。

“一個瘸子,如何能把人弄到宮裡。”

太子皺眉。

太監訕訕笑了一聲。

冇有繼續說。

瘸子雖然是瘸子,被大多數人看不上,但是瘸子啊。

曾經生活在紅利,對宮裡的佈局比好些人都瞭解。

這樣的情況,若是派人刺殺小皇孫,應該是最為方便的。

畢竟對皇宮每一處都瞭解。

甚至換防時間都清晰清楚。

不過太子不喜歡聽這些,那他就不說了吧1

“繼續查,對了晏氏這兩日如何了?”太子問道。

心腹低頭:“據說她的相公回了村子。”

這情況不好監督了。

如果被宴娘子的男人發現,不僅宴娘子肚子裡的孩子保不住,他都有可能被牽連。

畢竟宴娘子的男人曾經去打仗了。

那樣的人殺心強。

不過……

這樣一來,陸將軍霸占的女人,應該是他營下的小兵。

這麼一想,心腹佩服起來,覺得玩還是陸將軍會玩,不動則已,一旦動了凡心,那玩的比誰都野。

去查查宴氏的男人是誰,如果方便的話,直接結果了,礙事……

“屬下這就找人去辦。”心腹開口,朝著外頭走去。

杏花還在納鞋底。

看著心腹離開,視線落在他鞋子上。

太子這裡可真窮啊!

她都快呆不下去了。

她安心等著,什麼都不去試探。

等著夜深。

果然,太子身邊的小太監在此出來。

“孫哥,你來了?”杏花開口。

小太監點點頭,靠在一旁的床上,大咧咧的一趟,看起來疲累極了。

杏花對於這樣的小太監一點兒都不喜歡。

但是不妨礙她從這裡套取資訊。

“怎麼了?”杏花說著,視線還落在鞋底上。似乎對眼前的事情絲毫不在意。

隻是關心一下她的小孫哥。

“還能咋辦,太子簡直就是瘋子,他不信六皇子跟八皇子動手腳,竟然懷疑是皇帝乾的,說皇帝隻是故佈疑陣,想要把對小皇孫有其他想法的人勾.引出來。”

小太監說著,一陣無語。

皇帝對小皇孫是非常看重的。

今日發生的情況,宮裡的眼線也說的清清楚楚。

刺殺小皇孫的人,手裡的劍都已經刺入皇孫的身體。

如果不是小皇孫身上有金絲軟甲,怕是已經冇了小明。

這樣的情況,怎麼可能是皇帝動手的。

如果是皇帝,他這是絲毫不在意小皇子。

h“這樣嗎?”杏花說著,輕聲歎息。、“?杏

“太子這麼難伺候嗎?”她揉了揉小太監的肩膀。

輕輕錘了起來。

她身體本身就保護好,輕輕捶他幾下,就開始咳嗽。

小太監立馬戰起來,讓她坐在椅子上。

輕輕給她揉肩,

小太監乾習慣伺候人的事情。

這會兒給她揉肩,可以說專業對口,手勁讓人非常舒服。

杏花閉眼睛享受一會兒。

想到自己的職責,趕緊低頭納鞋底。

小太監說道:”太子是聰明的,有耐心,知道隱忍,甚至能夠猜到一些人心裡想法,活動軌跡,但是對於六皇子跟八皇子,他似乎有些不在意。

“這樣啊!”春杏點頭。

“那你以後就要少提要他們這樣一來太子對你態度也會好一點!”春杏彷彿在為小太監著想。

小太監臉上帶著苦笑。

他們當下人的,乾的事情可不隻是伺候吃穿。

尤其是跟在太子身邊。

一旦有機會是可以走到天邊的。

這樣的話,就不能有這麼多小心思。

最起碼得把太子想不到的東西,他們恰好知道的,提點一番。

雖然太子當時會生氣,會覺得不爽。

但是這樣的情緒又不會一直存在。

等火氣下去,心情平複下來,就會朝著最有利的方向發展。

杏花慢慢低頭,不再說長短。

手裡的針線起起伏伏,咳嗽聲斷斷續續。

……

京城長興坊外的一處紅牆小院,此刻沉寂的很。

裡麵時不時傳出嘻嘻嘻哈哈哈嘿嘿嘿的聲音。

還有巷子裡的小孩子透過狗洞穿過圍牆,尋找裡麵大傻子玩耍。

大傻子單純,會給他們餅子吃,京城裡居住的可不光是有錢人,還有更多窮人,這些人吃不好,穿不暖,也就能將就活著。

若是冬日裡那場大雪以後,太子冇有讓人把庫存的糧食都給拿出來。

他們這樣的少說得少上一般。

京城的空院子,在這個時候,會多出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