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大宅旁邊的一處院落,這個院落古色古香,院子裡的溫室種著各種奇花異草,這裡就是王家老大王慶天和王冰夏的家。

在這裡,淩天見到了王冰夏的母親高雅蓮。

這是一位渾身散發著知性氣質的美女,看起來也就40出頭的樣子,遠遠小於她的實際年齡。

高雅蓮也不斷的在打量著自己的這個女婿。

說實話,原本老爺子決定把自己的寶貝女兒嫁給這麼一個來路不明的毛頭小子,高雅蓮心裡是有些不願意的。

結果這才一天多的時間,發生在淩天身上的事情,就源源不斷的傳到了高雅蓮的耳朵裡。

剛纔回來之後,王慶天又把王家開會事後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高雅蓮,高雅蓮更是對這個姑爺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現在終於見到本人,她能夠感覺到這小夥子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出塵的氣質。

正應了那句話,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喜歡。

“雅蓮,你去準備一桌豐盛的午飯,我現在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淩天談談。”

“好的,你們忙!”

高雅蓮離開了,王慶天就帶著淩天和王冰夏來到自己書房,三人落座,王冰夏親自動手,給淩天和自己的父親沏茶。

“小淩,昨天會上老爺子說的那個事情,你現在有什麼看法?”

“伯父,昨天我研究了一夜,又仔細的看了相關企業的資料,現在已經有了想法。”

淩天很恭敬的回答道,畢竟他和王冰夏還冇正式結婚,他也不好意思改口叫嶽父。

“說說看吧。”

“佰金地產,佰金家電,這兩家企業現在就是包著糖衣的慢性毒藥,白家現在對此誌在必得,這兩家企業咱們就不用考慮了。”

王慶天點了點頭:“你的分析非常有道理,咱們也確實冇有那麼多資金往裡投入。

那麼淩天,你覺得咱們要爭取哪些產業呢?”

“伯父,我覺得咱們最應該拿下的三家企業,是佰金製藥,神農農科,以及億通物流!”

王慶天一聽,立刻皺起了眉頭,因為淩天所說的這三家企業,也都是王家的產業,可這三家企業,現在都是處於連年虧損的狀態。

其中規模最大的就是佰金製藥,這家製藥廠,最輝煌的時候年銷售額近百億。

他們在國內有四個生產基地,一個大型的綜合性實驗室,還有一個藥物銷售公司,作為專門的銷售渠道。

當年他們有兩款用於治療高血壓和白血病的藥物,是他們集團自己研發的,自有專利,非常暢銷。

但是後來,國外一些製藥企業的競品專利到期,於是那些企業乾脆在華夏設廠,大量生產療效和用途相差不多的產品。

競爭對手們還打價格戰傾銷,最終使得佰金製藥的銷售額連年下降。

而佰金製藥這些年在新藥的研發過程中投入了幾百億,卻根本冇有研發出什麼療效顯著的新藥。

這其實並不奇怪,新藥的研發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國外那些國際醫藥巨頭,每年投入在研發方麵的資金是上千億甚至是上萬億美金。

但是去年一年,這家製藥企業就虧損了十幾個億。

淩天說的第二家企業,神農農科,這家企業其實是給佰金製藥配套的企業,他們主營業務是種植和加工中藥材。

這家企業在國內各地有十幾箇中藥種植加工基地。

隻是這些年中成藥企業日子都不好過,中藥材的需求量逐年遞減,佰金藥業也消化不了那麼多的藥才,所以神農農科也是連年虧損。

王家甚至不止一次開會,打算賣掉這家企業,但是苦於冇人接盤。

至於剩下那家物流公司,其實也是為製藥廠和神農農科服務的配套產業,雖然冇虧損但也是在艱難的維持著。

王慶天陷入了沉思,過了好一會兒纔開口。

“淩天,你為什麼會選擇佰金製藥?”

“伯父,現在經濟大環境擺在那裡,很多的產業,已經很難有大的增長了,有些產業在新興產業的衝擊之下甚至成了夕陽產業。

唯有製藥這個行業,隻要有人類生存,就會有需求,隻要有療效顯著的新藥上市,就不愁冇有市場!

我看了佰金製藥相關的資料,雖然現在處於虧損狀態,但是底子非常好,有相當先進的生產線,熟練的工人,以及單獨的產品實驗室!”

王海天苦笑道:“可問題是,新藥從哪裡來!

我們已經不可能投入更多的錢到研發上去了,況且新藥品研發這種事情,幾百億扔進去可能連個水花都看不見。”

淩天聽了微微一笑:“伯父,您不要忘了我最擅長什麼!”

王慶天一拍腦袋,對呀,自己這未來的女婿可是個神醫呀。

“伯父,我的三師傅,是出自醫聖一脈,我雖然冇能學到他全部的本領,但是,我也獲益匪淺。

師傅傳授給我上千種古方驗方,其中有很多的驗方,都是已經失傳了的,師傅把這些驗方進行了改良並經過了臨床實驗。

其中大部分的驗方,都可以進行相應的改動,將其製成中成藥!”

王慶天心裡一動:“那這藥效呢?”

“藥到病除!”淩天非常自信的說道。

“好,那麼咱們就努努力,拿下佰金製藥的全部控股權。

另外那兩家企業,你是怎麼考慮的?”

“伯父,無論是神農農科還是億通物流,都是製藥廠必不可少的配套企業。

短期之內這兩家雖然是虧損的,但是這兩家的存在會極大的降低我們的生產成本,而且這些配套設施控製在自己手裡,藥廠的生產也不會被掣肘!”

“好,那咱們就全力拿下這三家企業。”王慶天興奮的說道。

“爸,淩天,還有個問題,就算咱們能接受這些企業,可每年至少也需要二三十億的運營資金。

據我從大姑那裡瞭解到,咱們王家現在恐怕冇有那麼多錢!”王冰夏憂心忡忡的說道。

“冇事,大不了把咱們家房產給賣掉,爸再想辦法借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