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天思索了片刻,立刻就拿定了主意。

“好,我相信你龍女士是一個明事理,講道理的人,既然如此,那我就給你一個麵子!

今天的事情,到此為止,但這是有條件的!”

“請講!”

“我保留追究此事的權利,包括今天的一切證據,我都會封存。

不過請你們放心,如果趙帥不再來騷擾冰夏,你們趙家,也不去找王家的麻煩,那我保證,這些東西就永遠不會出現在世人麵前!”

“我願意付出更多的代價,你可不可以把這些交給我?”龍明珠有些不甘心的說道,這些證據,對於趙帥來說,那可是很大的汙點。

淩天笑了:“您是生意人,您應該很清楚,如果買東西的人交了全款,那他就對於賣家冇有任何的約束。

您覺得我會就那麼交出這些證據嗎,交出了這些證據,我又如何來保證你們趙家不去找王家和冰夏的麻煩呢?

還有一點,就算我把內存卡給你,你又怎麼知道,我還有冇有備份呢?

所以呢,你也彆給我上眼藥,我也不跟你玩虛的,咱們來個君子協定!你若遵守規矩,我也必然會守口如瓶!”

淩天的回答,讓龍明珠感到非常的驚訝,她感覺自己彷彿是遇到了一隻狡猾的狐狸。

龍明珠想用利誘的手段,迫使狗交出證據,結果淩天用最簡單粗暴的方法,直接把她的嘴給堵上了。

見龍明珠陷入了猶豫當中,淩天趁熱打鐵說道:“當然,如果你覺得趙帥冇有那種自製力,那就讓他轉學或者是提前畢業。

反正憑你們趙家的人脈,做到這一點還是很輕鬆的,不是我要刁難他,而是為了保護他。”

“好,那就這樣吧,你們走吧,我會派車送你們走!”

“不必了,還是我自己的車更舒服!”

淩天拉住王冰夏,兩人直接走向那輛車屁股已經撞爛了的五菱神車。

好在這種車子發動機是在前麵,儘管後麵撞的很慘,可是車子整體結構並冇有發生嚴重的損壞。

淩天一腳油門,消失在夜色當中。

見這兩個煞星走了,趙帥又有了膽子。

“媽,你怎麼能讓他們兩個人走呢!”

“啪!”

龍明珠氣不打一處來,一個大耳光就打在了趙帥的臉上。

“媽,你為什麼打我!”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是在犯罪,為了一個女人,你竟然做出這麼愚蠢的事情!

你知不知道,一旦你身上背了案底,我們龍家,還有趙家,已經為你鋪好的那些路就全都廢掉了!”

“可是,可是……如果我能娶到王冰夏,那將對我們趙家來說是個極大的助力……”

“你是白癡嗎,咱們家要人脈有人脈,要金錢有金錢,用什麼手段對付不了那個小子!

而你卻用了最愚蠢的方法,我這些年都白培養你了。”

“媽,我……”

“你,去辦理提前畢業吧,我會安排你出國留學!”

“可是,這事就這麼完了?那個淩天說他不會把證據泄露出去,您能相信嗎?”

“嗬嗬,這件事情交給我,看看我是怎麼對付他的!”龍明珠的眼裡閃過一道寒光……

……

淩天開著屁股幾乎都撞冇了的五菱宏光,直接回到了王家莊。

此時已是半夜,淩天直接領著王冰夏回家了。

淩天很清楚王冰夏今天受了那麼大的刺激,是需要人安慰的。

他還仔細給王冰夏做了一個身體檢查,發現王冰夏並冇有受什麼外傷,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淩天,今天要是冇有你,我就……我就……”

一進臥室,王冰夏就一把摟住淩天,失聲痛哭,淩天拍打著王冰夏的後背,好言相勸,花了很大的力氣才讓這個丫頭止住了悲聲。

“好了,冰夏,彆哭了,我向你保證,以後不會再有這種事情,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到你。

至於趙家,你放心,這筆賬隻是暫時記下來,等我騰出手來,我一定會為你出氣。”

“淩天,不必為我樹敵那麼多,隻要你平平安安就好。”

“冰夏,我的實力,你隻見識了冰山一角,實話跟你說,如果我想對付趙家,並不是件難事。

隻是現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我必須繼續提升我的實力,以及賺更多的錢……”

“淩天,你不要管我,做好你自己的事情,我會儘全力支援你!”

王冰夏堅定地說道。

兩人相互依偎著,說了一會兒悄悄話,淩天看時間不早了,王冰夏也有些累了。

“冰夏,該休息了。”

“淩天,我有些害怕,恐怕晚上睡不踏實,你能在這陪陪我嗎……”

王冰夏說著,低下了頭,臉色變得通紅,整個脖子都變紅了。

淩天低著頭,看著燈光下,美豔動人的王冰夏,他也把持不住了,乾脆,做個禽獸吧……

以下省略八萬字……

兩人早就心有所屬了,有些事情也早就水到渠成了,他們終於把該做的事情給做完了。

第二天,淩天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

他一歪頭,看著枕邊王冰夏那精緻的麵龐。

隻是這丫頭閉著眼睛,眼皮不自覺的跳動,暴露了她早就醒來,剛纔在偷看淩天的事實。

淩天伸出手,在他的鼻子上颳了刮。

“起來啦,小懶貓,咱們得去給爺爺請安呢。”

“哎呀,羞死人了……”王冰夏用被子蓋住了頭。

兩人膩歪了好幾個小時,才從床上爬起來,王冰夏還非常仔細的把床單給收了起來,床單上紅紅的印記說明瞭她已經是一個女人了。

出門之前,淩天檢查了自己的那輛五菱神車,發現車尾部損毀嚴重,車子的大梁都已經嚴重變形,如果修理的話,費用也不比買一輛新車省多少。

看到這裡,淩天直接給四S店打了一個電話,重新訂購一輛一樣的車子,還進行一樣的改裝。

淩天還通知王家的下人,來把這個車子拖去報廢。

淩天直接開著王冰夏的車子,來到了王春風老爺子的住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