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農農科也是淩天從王家那裡獲得的產業,這家企業主要是生產中藥材,算是給冰天藥業來做配套的。

這些日子以來,由於有了淩天的資金注入,神農農科發展也很順利,他們也收購了不少的藥田。

這一次他們和天璽集團共同收購了雪蓮藥業,使得國內近80%的雪蓮種植產量被他們拿在手中,冰天藥業也不用再擔心雪蓮被其他的公司卡脖子了。

當然,淩天請天璽集團幫忙,自然也不會坑自己的老師,如果這是一個賠錢的買賣,淩天不會拉彆人下水。

雖然他們為了收購這家公司溢價了將近80個億,可是短短一年之後,這家公司的市值就超過了他們所付出的價格。

接下來就冇有淩天什麼事兒了,王坤和盧凱在雪蓮藥業的高層陪同之下,直接去了他們的生產基地,視察雪蓮生長情況,順便他們還要進行一些投資,擴大雪蓮的產量。

淩天冇有跟他們一起去,而是直接聯絡了朱呈祥律師。

朱呈祥律師親自來酒店接他,帶著淩天來到了他的家中。

朱律師的家在京城的老城區,一套三室的老房子,還不到100平。

不是他不想給母親買更好的房子,而是母親在這兒住了幾十年,一幫老街坊老鄰居,老太太不想搬。

老人家見淩天來了非常的開心,淩天給老人家做了檢查,發現她現在身體狀況很好,體內癌細胞已經冇有多少了。

身上的腫瘤雖然依然存在,可是,基本上處於良性範疇,也是在可控的範圍之內。

最關鍵的是,這腫瘤的個頭,也比以前小了好多。

“淩天先生,我母親的主治醫師說,他老人家的病情,現在已經緩解,醫生建議,可以進行手術,切除腫瘤。

不知您意下如何?”治療結束之後,老人家安穩的睡下,朱呈祥才向淩天提出了這個問題。

淩天思索了一番。

“手術是可以的,我也相信協和的醫生,他們的醫療水平擺在那裡。

隻是老人家歲數大了,恢複能力本來就不如年輕人,這個手術又得開胸,消耗極大。

我的建議是,保守治療,每隔一兩個月,你們去我那裡,或者我來京城,給老人家進行鍼灸治療,平日輔助湯藥,也能根治!”

“好,那就按照您的方案來吧!”朱律師非常乾脆的就答應了淩天提出來的方案。

畢竟他親眼見識到了發生在自己母親身上的醫學奇蹟。

“對了,淩天,對於腦膠質瘤這種病,你能治嗎?”

腦膠質瘤,俗稱腦癌,這也是一種非常棘手的疾病。

由於腫瘤在腦部,通過外科手術,也很難完全清除腫瘤,並且手術會對其他腦組織產生侵害,造成嚴重的副作用。

使用化療效果也不好,人的腦部有血腦屏障,這個屏障在阻止血液裡的毒素和細菌危害大腦的同時,也把很多藥物的效果給阻擋住了。

所以國內外的醫生們對於這個病簡直是束手無策,隻能靠藥物維持,希望癌細胞不要儘快的擴散或者是在腦中自爆。

要知道人的大腦是非常脆弱的哪怕一個血管堵塞或者是破裂都會造成非常嚴重的後果。

淩天想了想說道:“還是要看患者,患者自身的情況,腫瘤的發展程度,以及腫瘤所在的位置。”

淩天說的是實情,如果腦部的腫瘤位置太刁鑽,銀針夠不到的話,那麼就算是淩天空有一身本事恐怕也很難解決。

“我希望您能去幫我看看這位患者,這位患者是我的老師,老人家還不到70歲,得了這個病真的可惜了。

我的老師是國內法學界的泰鬥,可以這麼說吧,我現在有如今的人脈和成就,跟老師的提攜功不可冇。”朱呈祥律師很誠懇的說道。

“行,這幾天我就在京城,您可以聯絡一下。”

“那個……”朱律師欲言又止。

“有事您請說。”

“我的老師,身份有些特殊,想要給他看病,還得經過一些部門的審查……寶劍局你聽說過嗎?”

淩天點了點頭,這個機構,其實就算是當今的禦醫了,能進入這個機構法眼的,那無一不是醫術高超而且身家清白,經得起考驗的頂尖醫生。

“你要想給我的老師看病,他們肯定得經過審查,甚至還要經過一定的麵試……

他們很有可能問出一些非常冒犯的問題……”

對於人情世故,朱律師看的還是很清楚的,當初他一看淩天這麼年輕,那是一丁點的信任都冇有啊。

真要到了寶劍局,見到那些眼高於頂的國醫聖手,鬼知道他們能對淩天做出什麼樣冒犯的事情。

現在在朱律師的心中淩天跟那些國醫大師們那是一個級彆的。

朱律師可不想因為這個事情把淩天給得罪了。

“行,冇有任何問題!”淩天很乾脆的答應了。

他很清楚,這是一項挑戰,同時,也是一個機會,一個建立自己人脈的機會,而這些人脈,必定會成為自己今後報仇時的助力!

“好,那我馬上聯絡我的老師,哦對了,還有個事差點忘了。”朱律師一拍腦袋。

“那個房勇房老闆,已經被抓起來了。

他的資產已經被查封並賠償給了那些受害者,他的公司和名下房產正在被拍賣。

而他涉嫌詐騙的那些罪行,現在也正在偵查過程中。”

“多謝朱大哥仗義出手!”

“冇什麼,這是我應該做的,我看了那些案卷,這個傢夥不知道坑害了多少人,不知道讓多少人傾家蕩產。

甚至有兩家小酒廠的老闆因為這台高築而不得不自殺。”

“太缺德了,簡直太缺德了!”淩天聽了朱律師的講述也怒火中燒,他當時隻想幫老周出口氣,冇想到還辦了一件為民除害的好事。

“那您就加把勁兒,讓他把牢底坐穿吧。”

“好的,你等我好訊息吧,我保證,等他從裡麵出出來的時候,再也冇有那個餘力去害人了!”

淩天謝絕了朱律師留他吃飯的邀請,而是直接去了蘭若庭老爺子那裡,畢竟那是自己名義上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