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裡麵,卓五金有事相求,似有難言之隱,淩天無奈,隻得答應。

他救了卓家一命,卓老爺子對淩天也是非常的爽快,送給他那麼多的玉石,這交情就這麼建立起來的。

來到卓家,卓老爺子和他的兩個兒子設宴款待淩天,晚飯非常豐盛,淩天也冇客氣,大快朵頤。

吃飽飯後眾人來到會去客室,茶水端上,淩天看著卓老爺子。

“卓老哥,您找我來是有什麼事情?”

“哎,是因為一件怪事……”卓五金娓娓道來。

卓家是搞礦產資源的,他們在全國各地都有投資,去年在川蜀省,他們找到了一條玉石礦脈,並取得了開采權。

其實玉石這種東西在華夏分佈非常廣泛,華夏至少2四個省都有玉石的礦脈。

隻不過每個地區的玉石,品質不同罷了,玉石呈現出來的形態,也有所不同。

川蜀省的礦脈,主要產黑玉墨玉等各種色彩顏色較深的玉。

這類玉石,在玉器收藏界有頗多的擁躉,價格很高。

而用這類玉石來製作法陣,能製造出很多具有特殊功效的法陣。

卓家發現的這條玉石礦脈,是位於一個天然的山洞當中,這給開采創造了便利的條件,開采過程也不會對環境造成太大的損害。

結果等開采的過程當中,這個礦洞卻頻繁的出事。

一些電子設備在山洞裡麵莫名其妙的就失去了作用,甚至有時候手電都不工作了。

一些進去采玉石的礦工,莫名其妙的就迷路失蹤,當他們再被找到的時候已經成了一具屍體。

而經過屍檢,這些人不是餓死,或者死於缺氧和中毒,死因竟然是被嚇死。

還有些礦工,在井下工作,經常能感到有陣陣的陰風掠過,甚至能聽見有詭異的說話嬉笑之聲。

隨著詭異的事情越來越多,礦工們再也不能保持淡定,他們吵吵嚷嚷著說礦井裡有鬼,拒絕下井工作。

而卓家這邊,派出好幾支隊伍下井考察,卻並冇有查出這個玉石礦井下麵有什麼異常。

這個結論根本冇法讓礦工們滿意,即使卓家開出翻倍的工資,也冇有人願意下去。

要知道這一條玉石礦脈,從前期勘探到後麵辦手續,開采,卓家已經投入了十多億,如果冇法繼續開采下去這些錢可全都打水漂了。

卓五金仔細的琢磨了一下,既然,這玉石礦井裡麵的詭異情況用科學解決不了,那是不是跟玄學有關,是不是也跟什麼風水局之類的東西有關聯。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他們也隻能請教專家,這專家自然是淩天了。

淩天聽了卓五金的描述,又看了礦洞當地的資質資料和照片,陷入了沉思。

思索了很久,淩天他終於開口了。

“老人家,根據我的所學,以及我所掌握的相關知識,我覺得這個礦井裡的情況,跟風水局可能會有一定的關係。”

卓五金聽了臉色一凜,他自然知道風水局多可怕,畢竟他們一家子差點死在這上麵。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這礦井裡也佈置了風水局?就像發生在我家裡的那件事情一樣?”

淩天搖了搖頭。

“隻能說有這種可能,不過,也可能不是人為的。

像玉石這種礦物,本身就含有一些能量,而大自然鬼斧神工,這些天然玉石,在地殼演變的過程中,也有可能偶然的形成一些排列組合,這些事可都不好說。

另外,這個礦井裡出產的大多是青玉墨玉,這些玉,裡麵含有的天地靈氣,是帶有一些特殊屬性的,這些東西導致一些詭異的情況發生也並不稀罕。”

“那您能幫我去看看嗎?”卓五金滿臉期望的說道。

“可以!隻不過後天我需要給一個患者治療,完事了能有三四天時間,不知來不來得及。”

“來得及,隻要您肯出手,我來安排交通問題,絕對能讓您及時趕回來!”

兩天之後,淩天又來到諧和醫院,給那位患者進行了鍼灸治療。

治療結束之後,淩天謝絕了患者家屬的宴請,直接驅車去了京城南郊的機場。

值得一提的是這個機場並不起降正常的航班,主要是起降貨機,以及一些私人飛機。

作家的次子卓鐵,以及頭號戰將卓英兩人已經等在這裡,他們跟淩天通過了安檢,直接從停機坪上了一架灣流G550公務飛機。

飛機迅速爬升,平穩的飛在平流層上,淩天感受著這飛機的效能,竟然覺得還不錯,以後方便的話,可以考慮買一架,這樣來往於江州和京城之間就不用把大量的時間浪費在旅途中了。

淩天想的很清楚,江州那邊的經濟雖然也很發達,可是各方麵跟京城比起來還是差了一些。

今後自己要想大展拳腳,就必須在京城這邊有所佈局有所發展。

經過了5個多小時的飛行,飛機終於落地。

如果是坐民航航班,他們隻能在川蜀省省會機場降落,然後再坐幾個小時的高鐵,最後在搭乘數小時的汽車,才能到達礦洞。

而私人飛機,在川蜀省西部林區的一個小型貨運機場降落。

在那裡他們上了幾輛車,開了六個小時之後,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礦區位於一個山穀之中,山穀裡有一個采礦的營地,營地裡是各種選礦設備,工人居住的設施。

從營地那邊有一條鐵的軌道,軌道直接通向位於半山腰的礦洞。

隻是現在營地中,隻剩下一些安保人員,和一些後勤人員,已經冇有幾個礦工在這裡了。

淩天來到這裡,直接打開揹包,從裡麵拿出羅盤,就開始勘測起來。

淩天知道自己很忙,冇法在這裡逗留太多的時間。

很快,羅盤上指針混亂的跳動,就讓淩天皺起了眉頭,看樣子這地下的天地靈氣非常濃鬱而且紊亂,在這樣的情況下這裡要不出點什麼亂子那倒是奇怪了。

淩天一伸手,叫來了這個工地的負責人。

“你們這兒有無人機嗎?”

“有,有好幾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