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6日,一個很吉利的日子,在這一天,整個王家莊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原先村裡的診所,正式關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現代化的中西醫結合的新式醫院。

這家醫院被命名為王家莊新生醫院,王老爺子還親手為這家醫院題寫了匾額。

這個醫院雖然規模不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在西醫方麵,新生醫院配備了兩名外科醫生,兩名內科醫生,兩名婦科醫生,兩名兒科醫生。

另外,醫院還有兩位放射科的醫生,專門負責核磁共振和CT那些現代化的診療設備。

另外,醫院還有一個功能齊全的化驗科,城市裡大醫院能做的那些檢查,在這裡也都能做到。

除了醫生們之外,醫院還配備了30多個護士,這些護士配備的數量,遠遠超過其他的醫院。

至於醫院的院長王彬,他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全科醫生。

而在中醫方麵,現在隻有兩名藥師,負責管理醫院裡的中藥房,以及幫患者熬製加工中藥。

醫師這邊開出藥方,患者直接拿著藥方去抓藥,要是會幫著他們把藥熬好,然後塑封包裝起來。

患者把熬好的湯汁放到冰箱裡,服藥的時候拿出來加熱喝掉就行。

這是這些年各箇中醫院最近流行起來的模式,可以省去患者大量的麻煩。

可問題是,現在醫院裡,中醫科除了淩天,再冇有其他的醫生。

其實一開始,王老爺子花重金,聘請來幾位中醫師,結果,淩天對他們進行了麵試,最終把這些人全都淘汰掉了。

淩天給這些人的評價是,水平不怎麼樣脾氣卻不小。

最終,淩天跟王彬進行了一番推心置腹的會談,他們拿出了一個方案,就是由淩天去醫學院校招聘那些剛畢業的學生。

這些學生雖然水平遠不如那些成手的中醫師,但淩天相信,隻要這些人底子不錯,他就能把這些人培養出來!

不過對於一家醫院來說,最重要的是,得有患者。

王家莊有幾千個居民,可並不是每天都有人生病。

於是王老爺子就派人,去周圍幾個村子甚至鎮子裡宣傳。

每天早上都會有一輛中巴車,定時定點的來到各個村莊,免費接這裡的患者去新生醫院就醫。

等到下午的時候,車子會準時出發,把這些患者再送回村子。

村裡的人哪享受過這種待遇,村裡的衛生所,除了治治感冒拉肚子,其他的病什麼都治不了。

而那些鄉鎮醫院,一個闌尾炎手術就算是大手術了,稍微複雜點的疾病一律推到市裡的大醫院去。

突然出現新生醫院這麼個怪胎,一時間患者盈門。

等到這些患者來到這家醫院,才發現這家醫院的設備,甚至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先進的多!

而這家醫院裡的醫生,水平絲毫不比城市裡那些大醫院的醫生差。

更令他們感到開心的是,這裡的診療費用非常低,治療同樣的疾病,這裡的診療費用能比市裡的醫院低上1/3。

不過令排隊等待就醫的患者們感到驚奇的是,占據醫院將近一半麵積的中醫科室,卻隻有一個房間對外營業。

西醫這邊排隊的人絡繹不絕,中醫那邊,卻門可羅雀。

有好奇的患者走過去觀看,透過診室外麵的玻璃,他們驚奇的發現,這間中醫科診室裡,是一個年輕人和一個10來歲的小女孩。

那個年輕人在一塊白板上寫寫畫畫,那個小女孩兒則是聚精會神的聽著,還不時的做著筆記。

幾乎所有患者都搖著頭離開了,哪怕排隊他們也不去掛中醫科。

在絕大多數華夏人的心目中,都有這樣一個認知,中醫是越老越值錢。

因為中醫這個行當,需要大量的時間來積累臨床經驗。

哪怕是那些打著中醫旗號出去招搖撞騙的騙子,一個個也都白髮飄飄,仙風道骨。

而這屋裡的兩位,不少人還以為是哪個醫生帶著孩子來上班,然後找個實習生幫忙看孩子呢。

淩天倒是一點都不在意患者多少,他最近幾天每天都帶著徒弟邢佳佳來醫院,一方麵是讓小丫頭感受一下醫院的氛圍,另一方麵,也是讓小丫接觸一些患者,積累一些臨床經驗。

再過幾個月,初中就要開學了,像這種心無旁騖的學習醫術的機會可不多了。

這天上午,排隊等候治療的患者絡繹不絕,就在這時候,一個50多歲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他一臉痛苦之色,讓人感覺有些奇怪的是,這個人的脖子是歪的,似乎隻能保持那一個姿勢。

“哎呀,這不是徐老栓嗎,你怎麼了?腦血栓了?”周圍有認識他的村民打趣道。

“你胡咧咧些什麼,把你嘴撕了,你才腦血栓呢,你們全家都腦血栓!”

“哈哈,急了,急了,昨晚乾什麼壞事了……”

王家莊這些人,鄰裡關係還是相當不錯的,大家能這樣開玩笑,這說明關係都非常好。

“彆提了,昨晚犯懶,睡了涼炕,結果落枕了,早上起來脖子就歪了。

我得找醫生給我開開藥。”

“那你可得等著了,現在排隊都排到50多號了,你得等個好幾個小時呢。”

“啊?太倒黴了呀,我這脖子呦……”徐老栓滿臉沮喪。

“那邊中醫科冇人啊,你可以去看看中醫!

隻不過那個大夫太年輕了。”有人在一旁出主意道。

“年輕就年輕吧,我實在忍不了了,大不了開一副膏藥!”

於是徐老栓就去掛了號,掛號費10元,這掛號費似乎跟市裡大醫院相差不太大。

不過在新生醫院,這收取的掛號費,醫院分文不取,全都歸醫生和當班護士分配,乾的多就得的多,這個製度充分的調動起了每個醫護人員的積極性。

徐老栓推開了診室的門,淩天趕緊起身。

而此時,其他排隊的患者,也非常好奇的跟在徐老栓身後,圍著診室的大門,他們也想看看,這個年輕人到底有幾把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