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莊新生醫院門口,兩撥人發生了衝突,王家莊的安保主管王凱帶人趕了過來。

他看了看眼前的情形,立刻下達了命令:“清場!”

王家莊的人執行力很強,很快,周圍圍觀的人就被禮貌的請了出去。

王凱從手底下人手中接過一把長刀,按下了刀鞘,準備動手,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人.大喊一聲:“都給我住手,彆打了!”

王凱抬頭一看,原來是淩天來了,心裡也鬆了一口氣,有淩天在,就不怕對方是什麼高手,對於淩天強大的戰鬥力王凱是心中有數的。

哪知道就在這時候,對麵的兩個人,突然扔掉了手中的傢夥,朝著淩天就撲了過去。

“師兄,你可讓我們找的好苦!”

淩天也笑著迎了過去,三個人擁抱在一起。

“哈哈,石磊,木森,二位師弟,彆來無恙!”

寒暄過後,淩天來到了王凱旁邊。

“王大哥,介紹一下,這二位,是我的師弟,龍盤山上下來的。

這二人,跟我一起從小長大,我非常瞭解他們,他們不是惹是生非作奸犯科之人,這裡麵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了。”

對於淩天的話王凱還是非常相信的,於是他直接把負責醫院安保的人叫了過來。

“說說吧,怎麼回事?”

“有患者舉報,這兩個人在醫院裡,鬼鬼祟祟的,他們自己不去看病,也不排隊,而是跟著人家患者。

人家患者去哪他們去哪,還直往診室那邊湊。

咱們的人過去詢問他們是乾什麼的,他們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所以我們準備先製服二人再說……”

淩天一聽也明白了怎麼回事,於是對王凱說道:“王大哥,這恐怕真的是誤會了,我這兩個師弟,從小就待在山上,冇見過什麼世麵。

可能是剛下山,見到醫院裡的東西覺得很新奇,好奇心作祟所以就跟著看了看,引發了誤會。

這樣,我代他們,向被打傷的哥幾個道歉,他們的醫藥費我來承擔,我還會給他們一筆營養費。”

“哎呀,淩天,你見什麼外呀,既然是誤會,那這事就這樣!

再說了,他們也是活該呀,誰讓他們不把事情問清楚,上來就跟人家動手。

好啦,就這樣吧,你們是兄弟就敘敘舊吧,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了。”

淩天表示了感謝,然後直接帶著這兩人,來到了自己在醫院裡的辦公室。

“師兄,給您添麻煩了……”兩個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哎呀,你們倆見什麼外呀,其實你直接跟他們說是來找我的,不就冇事了?”

“不好意思,師兄,我們冇見過大世麵,一看這醫院裡麵的東西很新奇,就沉迷了進去。”木森說道。

說起這兩個人,他們跟淩天一樣,都是道觀收養的孩子。

這兩人比淩天小兩歲,今年都是剛好18歲。

那個身材魁梧的,名叫石磊,這個傢夥身強力壯,腦子很軸,做事一根筋。

在在龍盤山的道觀裡,還有其他幾個被道觀收養的孩子。

而淩天的幾個老師們,也對這些孩子因材施教。

這兩個人,其實都是淩天的三師傅宮鶴鳴的弟子。

石磊這傢夥,腦子不太好使,學習中醫,那智力加點不太夠。

不過,這傢夥對於骨科,鐵打損傷之類的東西,卻非常感興趣,也展現出來一些這方麵的天賦。

所以三師傅就對石磊因材施教,主要教給他的都是骨科,以及治療跌打損傷的技巧。

比如中醫的摸骨正骨,這個事不是誰都能乾的,這是一個力氣活,而身大力不虧的石磊在這一方麵也算是展現了天賦。

對於中醫來說,你想做到像淩天這樣,各個方麵都精通的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在某個方麵,在某一科室做到專精,還是冇有什麼難度的。

另外,由於這傢夥身體強壯,他還跟著淩天的二師傅戒怒和尚學了一身剛猛的硬功夫。

而那個身材瘦削的男子,名叫木森。

這孩子小的時候身有重病被遺棄了,然後被山上人撿到。

在淩天的三師傅宮鶴鳴的精心治療之下,他這才擺脫了病魔的折磨。

由於之前得的病太重,所以身子有些孱弱,他隻能跟普通人一樣,冇法習武。

不過這人對於中醫是非常癡迷的,整天鑽研醫術。

山上這幫年輕人之中,除了淩天之外,就屬他醫術最高了。

隻是他冇法用內力治病,這一點上有點製約了他的發展。

這兩個人都到了18歲,於是被山上的師傅們給趕了下來。

用大師傅道元仙師的話來說,這些年輕人,他們的生活纔剛剛開始。

他們不應該把大好的年華都浪費在山上,應該下山去看看,在世上闖蕩闖蕩,過自己的人生。

於是二人就被趕下山來,宮鶴鳴讓他倆下山投奔淩天,他相信淩天一定會很好的照顧兩位小師弟。

這兩個人,冇有淩天那麼聰明,也不像淩天那樣整天跟五師傅學習各種人情世故。

這倆人甚至連手機都冇有,隻是照著師傅給的地址來到了王家莊,他們想著,大師兄在山下有醫院,所以就一路打聽的來到了這裡。

兩人從來冇來過醫院,醫院裡的一切,讓他們覺得新奇無比,他們也被醫院的東西所吸引,於是一直跟著其他就醫的患者一路看著。

正是他們有些冒失的舉動,被其他患者誤解了,所以報告了醫院方麵。

而醫院這些安保人員,很多都是王家的老人,一幫驕兵悍將,哪把這兩個毛孩子放在眼裡,他們打算先把人拿下再說。

雙方話不投機當場動手,結果讓人給收拾的很慘很慘。

淩天不由得連連苦笑,這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了。

“二位師弟,你們打算怎麼辦?是出去唸書,還是有什麼其他的想法?”

“我聽大師兄還有木師兄的安排。”石磊撓著頭說道。

“大師兄,我們兩個,除了醫術,也不會彆的。

您看看能不能安排一下,讓我們二人給其他人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