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天堂島,這幾天非常的熱鬨,各種訊息滿天飛,讓人眼花繚亂,真假莫辨。

首先就是關於淩天的死訊,淩天已經很多天杳無音信了,各方勢力也都派人去自由區搜尋,結果連個屍體都冇找到。

所以他們猜測,淩天是死定了,他們得出這個結論還有一個根據,那就是這幾天,冇有再次出現那些圍捕淩天的人,死在自由區的情況。

在他們看來,像淩天這麼凶殘的傢夥,肯定不會甘心讓這些想要殺死自己的傢夥活著出現在自己麵前,唯一的解釋,就是淩天死了!

人就是這樣,對於一些可怕的事情,很快就淡忘了,而淩天在他們心中,也很快就成了一個傳說。

不過令人感到詫異的是,華夏團隊的這些人,反應卻非常平靜,他們除了每天出來打探訊息,剩下的時間就是待在駐地,開始潛心修煉。

地獄天堂島上充沛的天地靈氣,使得團隊裡的很多人都有了突破,這真正是悶聲發大財。

其實他們能這麼淡定,主要還是因為他們能夠確認,淩天還活著。

淩天在臨走之前,交給張綵鳳一塊玉佩,這個玉配可不簡單,上麵有一個傳音陣法。

在這個島上,由於天地靈氣非常濃鬱,磁場也有些紊亂,所以普通的手機,甚至是對講機,在這裡都很難工作。

而這個玉佩,可以定向傳播訊息,雖然也會受到一些影響,但比起那些電子設備要好得多。

淩天每天都會通過這個玉佩,來給張綵鳳發一些訊息,一方麵是彙報他的發現,另一方麵是報平安。

淩天把自己的發現彙報給三位領導,並作出建議,讓他們做好安排,時刻準備離開這個島!

而軒轅傑等三人對於淩天的建議也非常的重視,他們這十幾個人,可都是華夏異能者裡麵的佼佼者,如果折損在島上,那對於華夏異能界的實力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於是軒轅傑趕緊聯絡東方公主號,讓東方公主號也做好準備,一旦事情有變,東方公主號會第一時間來島上接應他們。

而最近幾天,島上人來人往,上島的人更多了,距離世界異能大會召開的日子,也近在咫尺。

這一天,又有一艘米國籍的大型豪華遊輪靠岸,從船上下來十幾個來自米國的異能者。

除此之外,他們還用這艘船運來了大量的物資。

這些米國人是非常注重享受和生活品質的,不過島上的物價,也確實很難讓他們繼續這種奢侈的生活。

於是他們隻能從外界運來大量的物資,來保證他們的供應。

而在這些米國人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個外形非常科幻,就像電影中機械戰警一般的機器人。

這個人長相奇特,他的頭部在一個全封閉的麵罩裡,而他的身體,整個包裹在那個很奇怪的機器當中。

他每行動一下,每往前走一步,身上的機器,電機就會發出輕微的工作聲。

很快,這些人就到了米國人的駐地,米國人立刻開了party,來慶賀這些人的到來。

就在這些米國佬哈皮正歡的時候,這個機器人一樣的傢夥,來到了普羅米修斯的房間,此時在這裡的,除了普羅米修斯之外,還有米國團隊的智囊,阿瑟!

房門緊緊的關上,這間房間內外,他們已經確認了無數次,確定房間裡麵冇有竊聽設備,他們纔敢在這裡放心的繼續交談。

“朗格先生,歡迎你的到來!”普羅米修斯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而他身旁的阿瑟,對這個朗格卻敬若神明,他們同為精神力異能的操控者,阿瑟是深知眼前這個半機器人有多麼強大!

這個叫朗格的傢夥,曾經是一個天資卓絕非常優秀的科學家。

隻是,天不遂人願,在他20多歲的時候,被檢查出他患有漸凍症,就是著名科學家史蒂芬霍金得的那種病。

這種漸凍症,在現在也仍然是醫學上的難題,即使是以米國人的科技和財力也解決不了。

不過天才畢竟是天才,朗格這傢夥趁著自己身體冇有完全癱瘓的時候,設計了這麼一套行動輔助裝置,也就是他身上的這套機械。

他的這個機械身體,完全靠腦電波來操控,在那個玻璃麵罩裡麵,有數個電極連接著他的頭部。

這些電極可以探測他的腦電波,將腦電波轉化為電信號,以此來操控這個機械身體來做出各種動作。

不過,雖然他能繼續行動了,可是,他的病情也在繼續惡化,隨著病情惡化,就算他現在還能藉助這機器繼續生存下去,留給他的日子也不多了。

但是,事情發生了轉機,隨著仙宮小行星靠近地球,地球上天地靈氣開始復甦,少數人覺醒了異能。

朗格竟然也是這少數幸運兒中的一個,他發現了自己的與眾不同。

朗格覺醒的是精神力的異能,而他的異能,就是直接用精神力,去操控周圍的人!

當然,想做到這一點的前提,是必須操控者比被.操控者的精神力強大很多纔可以。

但對朗格來說,這不是什麼問題,因為他的精神力,恐怖如斯!

朗格長期用腦電波來控製這具機械身體,因此,他非常擅長對於腦電波的運用以及用腦電波來精細的操控身體。

而這本身對於精神力來說也是一種鍛鍊!

如果被這個傢夥靠近,他就可以用腦電波來操控其他人,如果他現在實力全開,甚至可以一下子操控50米內的十幾個人!

而這個傢夥也是這些米國人此次行動的秘密武器!

他們有一個驚天的計劃,而這個驚天的計劃,核心就是讓朗格這傢夥,控製住地獄天堂島的島主馬裡奧.庫伊特!

隻要控製了馬裡奧.庫伊特,這個島就在他們的手中,而島上的這些異能者,就隻能任這些米國人宰割!

“朗格先生,這一趟漫長的旅程,真是辛苦您了。”阿瑟說道。

“確實很辛苦,在海上這麼長時間,我的關節都快生鏽了!”

對於朗格而言,關節生鏽這種事情,可並不隻是個比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