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天堂島河邊,大石頭旁,軒轅唐風,司徒雷生還有高綵鳳三個人被一群倭國人團團圍住。

而倭國人隊伍的正前方,是一個強大的式神,天邪鬼赤!

這玩意兒皮糙肉厚,尋常刀劍砍在身上隻能留下一道白印,連血都出不來。

而這傢夥的力量,也讓軒轅唐風等人不敢用兵器跟它的狼牙棒硬碰硬。

這傢夥就像個肉盾一樣,步步緊逼。

如果是在平時,這三人都有手段來對付這個恐怖的式神,可問題是,現在三個人已經筋疲力儘,體內的真元也冇剩多少,高綵鳳的符籙,更是消耗殆儘。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對於這個傢夥束手無策!

而在天邪鬼赤身後,還站著一個身材高瘦,臉上帶著邪異的麵具,手裡拿著一把長長太刀的身影。

這個玩意兒也是一個式神,名為鴉天狗。

這玩意兒是倭國傳說中的天狗的一種,據說能飛,速度奇怪無比,詭異的是這玩意兒還掌握著精湛的劍術。

甚至倭國曆史上有幾個有名的曆史人物,據傳他們的劍術就是由鴉天狗傳授的!

而就在剛纔,軒轅唐風這幾個人也感受到了鴉天狗的厲害之處,這個玩意兒實在太快了,動作幾乎拉出殘影,手裡的太刀上下翻飛。

三人能夠感覺得到,這鴉天狗的速度遠遠超過普通人,那速度甚至堪比一隻從天上撲下來的猛禽一般!

軒轅唐風甚至一不小心還捱了一刀,肩膀被鴉天狗給直接開了一道口子!

這兩個式神的實力,遠遠超過其他的倭國武者和異能者,而這兩個怪物,各由一位躲在人群後麵的陰陽師在操控。

而此時,在倭國人隊伍正中間的一個人開口了。

此人30多歲的年紀,身上穿著倭國傳統的神官袍,頭上戴著一個高高的帽子,這是陰陽師們傳統的打扮。

而這人也正是這一次倭國人團隊的指揮者,一位強大的陰陽師,淺田麻衣。

這個傢夥長得非常秀氣,有點像女人一樣,屬於典型的男生女態。

這人曾經是個孤兒,原本也冇有名字,後來他被倭國的寺廟收養,寺廟的人以為他是個女孩子,於是就給他起了一個聽起來非常像女孩子的名字,麻衣。

不過,冇有人敢笑話他,因為此人是倭國目前三大.陰陽師勢力之一淺田神社的社長。

陰陽師其實是來自於華夏千年前的陰陽術,他們研究的東西也很繁雜,而淺田神社,他們的主攻對象就是式神!

在淺田麻衣的身邊,是兩個身穿倭國傳統全身鎧甲的武士。

這兩個武士,手裡拿著長長的倭刀,顯得威風凜凜。

可如果走近了就會發現,這兩個武士,頭盔麵具之下並不是普通的人臉,而是一具枯骨。

這盔甲裡麵雖然有骨架,可是並不是這些骨架把盔甲支撐起來,支撐這些盔甲的是一種看不見摸不著的詭異能量。

而這兩具盔甲,其實也是一種式神,名為兵俑。

兵俑這種式神,本身的防禦能力非常強,可以主動上前,替陰陽師吸引火力,或者是作為肉盾。

而這種兵俑,又不僅僅是一種防具那麼簡單,它手裡還握著一把長刀,速度很快,戰鬥力也非常驚人!

這兩個兵俑,就是被陰陽師淺田麻衣召喚出來保護他自己的。

陰陽師雖然掌握了很多厲害的法術,可是,陰陽師本身卻非常的身體纏弱。

如果陰陽師直接被殺死,式神就失去了指揮,這些失去控製的式神,要麼當場消散掉,要麼就會瘋掉,對周圍的生物進行無差彆的攻擊!

所以這幫陰陽師一個個你都非常注重保護自身,他們不但每個人都有保鏢,而且還躲在隊伍後麵,淺田麻衣這傢夥更是怕死的招出了兩個兵俑。

“不要把他們全殺掉,留下一個人作為活口,逼問那個淩天的下落。

我看,這個花姑娘也不錯,就讓她多活幾天,把那兩個男人殺了……”

“哈衣!”手下的倭國人答應一聲,就要準備對淩天發動進攻,然而就在這時候,人群中突然發出一聲叫喊,緊接著,眾人發現有人的屍體摔倒在地上。

幾乎所有人都回頭看,他們驚訝的發現,有一名陰陽師,此時正用手捂著自己的咽喉,而他的咽喉,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給切開了。

這些人都冇看到,在他們頭頂數米的大樹上,有一隻通體漆黑長著黑色花紋的豹子,慢慢消失。

這隻豹子正是淩天的影豹,淩天在回到營地的路上,遇到自己的人被圍攻和欺負,尤其是被圍攻的人當中還有張綵鳳,這樣的事淩天怎麼可能忍!於是淩天直接動手,派出豹子,悄無聲息的乾掉了在隊伍最後一排的陰陽師。

這陰陽師一死,他所操控的式神天邪鬼赤,就像是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一般,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該乾些什麼。

“巴嘎,小心,有人偷襲!”淺田麻衣大聲的喊叫,提醒周圍人注意,其實是主要提醒那些人要來保護自己。

就在此時,突然傳來破空之聲,三隻弩箭,直接射中了控製鴉天狗的那個陰陽師。

這弩箭飛行的軌跡非常詭異刁鑽,其中一箭射在了陰陽師的腦門子上,另外一箭射中了咽喉,剩下的一箭結結實實的釘在了這個陰陽師的胸口上。

這個陰陽師當場斃命,他死之後,他控製的鴉天狗似乎也失去了主心骨,周圍有很多人讓這個鴉天狗覺得非常不自在,於是這個怪物一抖背後的翅膀,直接飛上天空,消失不見。

“敵襲,巴嘎,小心敵襲……”

話音還未落,淺田麻衣和其他倭國人就看到了這輩子令他們最膽寒的事情!

原來在他們身後十幾米外的樹林中,竟然密密麻麻的漂浮著30多個人頭大小的火球。

這些火球的下方,地麵之上,一個年輕的男子正麵露微笑的看著這幫倭國人。

雖然他臉上的微笑很燦爛,可是這些倭國人都感覺到了他身上的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