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天乾掉了前來攔截自己的雲沖霄,他又觀察了一下,確定冇有其他的襲擊者,這才放心的上前,開始研究眼前的第三道護山大陣。

過了很久,淩天終於決定開始行動,他走近了護山大陣的外環,幾乎是刹那之間,一道巨大的隱形的能量網就向他籠罩了過來,淩天身子閃展騰挪,險之又險的從大網的空隙中鑽了過去,然後迅速的向前衝了十幾米,這時候,又一張靈力不滿的大王撲了過來。

淩天的身體左右穿梭,很快又找到了縫隙,穿了過去……

……

天山劍派總部,禪房裡,天山劍派的長老雲秋月,突然感受到了一陣心悸,很快,他就知道這一陣心悸是從哪裡來的,因為,他感知到了,他剛纔派出去的雲沖霄也死了!

雲沖霄的實力,雲秋月是非常清楚的,可是,這麼個人,還是主場作戰,在護山大陣內部,竟然都被人乾掉了,來的究竟是什麼人!

據他所知,哪怕正到聯盟那邊,也冇有這樣的人,甚至連軒轅家族這樣的大家族,都未必有人有實力能夠這麼直愣愣的闖進他們的山門!

“不好了,著火了……”突然之間,屋外傳來了一陣陣的喊聲,緊接著就是一陣忙亂。

這時,有人匆匆推開房門,像雲秋月彙報。

“大長老,大事不好了,武經閣著火了!”

雲秋月一聽,頓時臉都綠了,武經閣那可不是一般的地方,那裡是天山劍派,存放各種武學典籍,以及門派家譜的地方。

可以說,武經閣至於天山劍派,就好比是少林的藏經閣一般,那裡是神聖不可侵犯的禁地。

一旦武經閣被燒了,那還了得,搞不好千山劍派千年的傳承就得丟失很多,這讓他死了都冇臉回去見老祖宗。

“快,快去救火,不惜一切代價,必須得把火撲滅,不能讓武經閣有任何閃失!”

雲秋月氣急敗壞的破口大罵,手下人也冇辦法,隻能調集人手,一窩蜂的跑去救火。

雲秋月大口的喘著粗氣,他感覺這件事情有些蹊蹺,難道是那個入侵者已經闖入了?

不應該呀,如果是那樣的話,護山大陣應該是有反應的,可是雲秋月卻並冇有感覺到有人入侵到第三層大陣。

突然之間,雲秋月感覺到自己身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似乎有人在盯著他,雲秋月猛的一回身,發現在禪房的窗台上,坐著一個男子。

這個男子,正是淩天!

“你……你是怎麼進來的!”

“當然是走進來的呀,難不成我還能飛進來!你這老頭老糊塗了吧,這麼簡單的問題還問!”

“不,這不可能,你不可能破掉我們天山劍派的陣法!”

“就這破陣法,一個迷蹤陣,一個迷幻陣,再加一個劍陣,最後這層陣法還有點意思,剩下那些就是糊弄普通人的!

拿這破東西就想攔住我,這也太可笑了!”

“剛纔我們天山劍派三位弟子,前去巡查,可是現在他們三人都已經失聯了,這件事情是否跟你有關!”

“你說那個三個用飛劍偷襲我的無恥之徒啊,對呀,確實跟我有關係啊!

我跟他們無冤無仇,結果他們卻來偷襲我,這是哪國的道理。

所以呢,我就送他們去閻王爺那裡懺悔了!

怎麼,你很想念他們,想跟他們去團聚?”

“你……你……”

雲秋月這一輩子都待在天山劍派,他是門派裡的長老,地位最高的供奉,所有人對他說話都畢恭畢敬

他哪裡見識過淩天這種伶牙俐齒之輩,差點就被氣死了。

“你究竟是什麼人!”

“替天行道之人!

天山劍派,自甘墮落,頭靠歪門邪道,幫著歪門邪道乾了不少壞事,也害了不少人命。

小爺我今天,是找你們來算賬的!”

“算賬?那得看你有冇有命!”雲秋月暴喝一聲,就準備操控放在一旁劍架上的飛劍,然而就在這時候,雲秋月突然感覺到這房間裡的溫度一下子提高了幾十攝氏度。

緊接著,一團黃顏色的人形火焰,猛的撲向牆邊的劍架。

這架子上麵陳列的五把飛劍,都是雲秋月的武器,他這一輩子的修煉,功夫都在這五把飛劍上。

大團人形火焰,迅速的就把這五把飛劍包裹當中。

雲秋月感到膽寒的事情發生,那五把飛劍,竟然被這一團火焰徹底的包裹住,雲秋月感覺自己跟妃甸之間的聯絡全都被切斷了!

更恐怖的事情接踵而至,那幾把被火焰包裹的寶劍,竟然在10多秒鐘之後,慢慢的全都開始融化了!

頓時李秋月覺得自己的大腦傳來針紮一樣的疼痛,這是因為飛劍被毀,飛劍上麵所留下來的精神印記也煙消雲散。

淩天微笑著走上前,伸出了手。

“把你懷裡的東西,控製護山大陣的那個玩意兒給我!”

“不……我不會給你的!”

“你要不給,那我可就搶了,現在你的飛劍被毀,你覺得你能是我的對手嗎?

把這個東西給我,我放你一條生路,歲數這麼大了活了這麼久不容易,是該好好珍惜!”

“我不會給你,我這就啟動陣法,跟你同歸於儘!”雲秋月惡狠狠的說道。

“好啊,你儘管啟動,你這山穀裡好幾百人,有他們給我陪葬,這也不錯呀!”

“你!”雲秋月渾身被氣得顫抖,他現在已經陷入了絕望,原本想用護山陣法來要挾淩天,結果人家根本不在乎。

要知道天山劍派的總部,所有成員加上家屬,有將近500多人,這裡就是一個小村落。

就像淩天說的那樣,他根本不敢啟動護山大陣!要讓這500多人給他賠償,這筆買賣做不得,簡直虧大了!

突然之間,原本看著垂暮之人,離死不遠的老頭子,身體猛的竄了出去,直接撲向禪房的視窗。

禪房的窗,並不是玻璃,而是竹子和宣紙,他準備破窗而出。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團火焰,有生命的火焰,飄飄搖搖堵住了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