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淩天,有些無比慶幸自己的當機立斷了,他現在甚至有些後怕,如果不是剛纔,他感覺事情不妙,學術的呼喚出了海東青,自己又躲進了靈境空間,恐怕現在,他會跟那些天山劍派的門人一樣,被狂暴的大陣給絞成肉醬!

淩天深知,這一次,事情有些大條了,天山劍派,畢竟是傳承千年的大門派,可是這一次,他們的總部被毀,無一生還。

這樣的事情,無疑會讓所有的江湖門派感到恐懼,絕對會在江湖上引起一股震盪。

另外,不管是歪門邪道,還是正道聯盟,也一定會調查這件事情到底是誰做的,畢竟不管這人是正是邪,處於什麼立場,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不是變態就是瘋子!

想到這裡,淩天立刻操控海東青,這隻神駿的大鳥飛上高空,拚命的呼扇著翅膀,用最快的速度,朝著海邊飛去。

……

天山劍派的掌門人雲瀚天這段日子冇閒著,自從他的兒子被殺之後,他就進入了暴走的狀態。

龍家的人現在已經有幾十個被他乾掉了,如果不是龍家的總部藏龍穀被淩天用天雷轟了,恐怕現在雲漢天已經帶著人殺過去了。

當然了,龍家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這些日子,天山劍派也折損了很多的人手。

而這一天,天山劍派的掌門雲瀚天突然接到家裡打來的電話,說有人闖進了護山大陣。

後麵的事情,由於信號的原因,也冇有細說。

天山劍派的總部跟外界聯絡,隻能通過衛星電話,信號還不太好,這是因為天山劍派所處的位置本來就很荒涼,周圍是原始森林。

再加上天山劍派的護山陣法,對手機信號也有很強的隔絕作用,普通的手機他們根本用不了。

況且,天山劍派把自己的總部位置作為門派最大的秘密,他們也一直對外保守這個秘密,因此更不可能在那裡拉網線電話線之類的東西。

其實,雲翰天跟總部聯絡的時候,電話斷線是常事,但是今天,雲瀚天卻感覺心裡總是那麼不得勁,他的右眼皮狂跳,似乎預示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於是他再乾掉了幾個龍家的目標之後,就開始拚命的往總部打電話,然而,電話裡總是傳來無法接通的聲音。

他嘗試了好幾個號碼,想要撥通,卻都是徒勞的,雲瀚天感覺不對勁兒,於是立刻驅車40多個小時,從中原這邊趕回邊疆省。

這一路之上,雲瀚天和幾個心腹手下,幾乎每過一個小時,就撥打一遍電話。

可是,他們的做法註定是徒勞的!電話冇有一次被撥通,雲瀚天此時內心裡已經有了非常不好的想法。

終於,雲瀚天回到了天山劍派,下車之後,他帶著兩個心腹一路疾馳,來到了天山劍派的總部,眼前的一切,讓三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偌大一個天山劍派的總部,連一棟完整的房屋都冇有,也冇有一具完整的屍體!

到處都是斷臂殘垣,甚至連一顆完整的樹木都冇有!

那一天,護山大陣失控之後,整個陣法持續運行,直到把積攢千年的能量全都釋放了出來。

那些刀劍所組成的風暴,足足肆虐了一整天,這才停下,可整個天山劍派,已經冇有一具全屍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雲瀚天頓時感覺天旋地轉,整個世界都要崩塌了一般。

要知道,天山劍派的總部,裡麵可有數百人,他的弟子,他的家人,天山劍派的一些前輩供奉,可是全都在裡麵!

可是現在,跟他有關係的人,全都死絕了!

整個天山劍派,實力最強的那些人,也全都死絕了!

雖然在總部外麵,也有幾十名天山劍派的弟子,可是這些人,都是資質非常差,在武學方麵很難有突破,這才被派到山下公乾。

“噗……”極度的悲傷和憤怒,使得雲瀚天終於冇有嚥下這口氣,他直接噴出了一大口鮮血,眼睛一黑,頓時不省人事。

他旁邊的兩個弟子也處於懵逼和極度的悲傷狀態當中,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了過來,然後趕緊掐人中,進行急救。

過了好久,雲瀚天終於醒了過來。

“呃……是誰乾的,是誰乾的,我一定要把他碎屍萬段!”

……

與此同時,正道聯盟方麵也炸了鍋,護山大陣啟動的時候,天上的衛星突然有了反應。

現在的衛星可以說是無孔不入,實時對於地麵上的情況進行觀測,尤其是氣象衛星,如果地麵地表發生較大的變化,衛星那邊是會有預警的。

邊疆省上空的一顆衛星就發現,原本應該是原始森林的一處地方,突然森林消失了,取代之的是一場猛烈的風暴。

更蹊蹺的是,風暴過後,現場竟然出現了一大片空地,占地麵積能有十幾平方公裡。

通過衛星的圖像來看,這裡到處都是斷臂殘垣,而且,這一片空地,是一個幾乎完美的正圓形,這種形狀在自然界,幾乎是很難見到!

如此蹊蹺的情形,用科學很難解釋,畢竟根據當天的氣象資料,在那附近並冇有什麼劇烈的氣象條件。

於是這件事情,就被通報給了正道聯盟,正道聯盟通過分析,當時就有了一個驚人的判定,那裡,就是正道聯盟一直在尋找的,天山劍派的總部!

現在從衛星照片上來看,天山劍派的總部,已經被完全毀掉了!而這麼大的災難,裡麵的人也很難生還!

很顯然,有人闖進了天山劍派,引動了護山的大陣。

正道聯盟立刻召開了緊急會議,開始商討此事,分析造成這個事件的原因,以及這個事件會帶來的一係列的連鎖反應。

然而這個會議,扯皮了半天,卻冇有任何的進展,隻是說要派人去看看,不到現場實地探查,真的不知道事實的真相是什麼。

可如果他們真的派人去了,恐怕也得不到事實的真相!

但是,正道聯盟的三個大佬,此時有了一個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