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這幾大文明古國,都有著非常悠久的養貓曆史,不過,其他國家把貓分類都是按照品種,隻有華夏,是按照貓的毛色來對貓進行分類。

鴻飛居士給這隻白色的小貓起名叫阿狸,這一人一貓相互陪伴,形影不離。

鴻飛居士對於阿狸非常的寵溺,他經常用秘法,幫助阿狸梳理身體,順便幫著阿狸開啟靈智。

另一方麵,他還經常弄一些天才地寶給阿狸服用。

然而,生老病死是規律,逃是逃不掉的,死亡的那一天總歸要到來的。

鴻飛居士感覺得到自己剩下的日子應該不到一年了,他無兒無女,唯一的牽掛就是阿狸。

雖然阿狸在身體經過他的梳理和強化,壽命遠遠超過普通的貓咪,活個四五十年都冇有問題,可終有一天會死去。

於是,鴻飛居士決定,在死前,送給阿狸一個機緣。

鴻飛居士用儘畢生所學以及這一輩子所積攢下來的各種寶物,用生命裡最後的幾個月,看選了這麼一塊風水寶地,然後用術法對這風水寶地進行改造,將這裡佈置成了一個天然的聚陰大陣。

而這個聚陰大陣的核心,就是那塊巨石上所倦刻出來的陣法。

這塊巨石也不是凡品,這是一塊地精髓,是由無數的土屬性天地靈氣,經過幾十萬年的演化凝結而成。

巨石上的陣法,可以把外麵聚陰大陣源源不斷彙集來的陰屬性天地靈氣,轉化成精純的天地靈氣,用來不斷的滋養位於陣法中央的阿狸。

這個效果,有點像淩天靈境空間裡麵的禦獸苑,隻是淩天的禦獸苑,可比這個陣法要高級的多。

之所以外麵用的是聚陰大陣,而不是聚靈陣,是因為天然的聚靈陣,會引起極大的天地異象,遭到旁人的覬覦。

如果有人發現這有天然的聚靈陣,一定會拚了命的探索陣眼,恐怕會發現在鎮中修煉的阿狸,到時候給阿狸帶來災禍。

在自己大限到來的前幾天,這個天然的陣法終於建設完畢並開始運行。

終於,鴻飛居士來到了自己生命最後的那一天,他帶著阿狸來到了巨石上的陣法中央,把阿狸安頓好之後,然後用秘法,把自己畢生所學,全都灌輸到阿狸的腦海裡。

這天量的知識對於一隻貓來說,哪怕是一隻開啟了靈智的貓來說,都是極大的負擔。

阿狸迅速就陷入了昏厥,在阿狸失去意識的時候,它的眼角流出了兩行淚水。

鴻飛居士把阿狸給安頓好,徹底啟用了整個陣法,然後,闔然長逝。

就這樣,阿狸一直在大陣中沉睡,源源不斷的天地靈氣滋養著這隻貓的身體。

雖然陷入沉睡,可是它的思維仍然在緩慢的運轉著,阿狸在沉睡中也陷入了哀傷,她知道居士已經死了。

雖然,她也想一死了之,到那個世界去陪居士,可她明白,鴻飛居士希望阿狸能夠健健康康開開心心的活著,這是他的遺願,阿狸並不想辜負鴻飛居士的一片希望。

就這樣,阿狸一邊沉睡,一邊修煉,鴻飛居士灌輸給阿狸的那些知識當中,慢慢被它所消化,其中就有一些妖獸修煉的秘法。

而對於這些妖獸而言,睡覺其實就是一種最好的修煉。

就這樣,千年時間一晃而過!

阿狸也在這千年的時間中修煉成了人形!

原本,按照鴻飛居士的設想,這個大陣可以持續的運行上千年上萬年,這麼長時間,足夠阿狸修煉成正果,她到時候就會有主宰自己命運的能力。

可是,有些事情鴻飛居士也冇算到。

首先就是人類生產力的不斷髮展,自然環境被不斷的破壞,原本的原始森林,已經遭到人類的開發,甚至附近都出現了寒潭村這樣的村落。

另一個出乎意料的事情就是,仙宮小行星靠近地球,天地靈氣不斷的復甦!

不斷復甦的天地靈氣,使得這個聚陰大陣,聚斂陰氣的速度大大的提高,這也導致了大震內部頻繁的發生異象。

這些靈異事件,跟人類的生活發生了衝突,最終引發了這一次的事情!

至於說水潭裡的那一隻七鰓鰻,是幾百年前,通過地下的暗河進入到這寒潭之中的。

當時進入潭中的是一群七鰓鰻,最終,隻有這最強壯的一條,吃光了所有的同類,成為唯一的倖存者。

而在水潭裡數百年,這條七鰓鰻也逐漸進化成了一條20多米長的怪物。

隻是不同動物修煉到一定程度,發展的方向也各不相同,像魚類這種生物如果成精了,隻能往體積方麵發展。

七鰓鰻本能的感覺得到巨石上的阿狸是大補之物,於是這東西自從增長到一定程度之後,就開始經常性的嘗試著去攻擊石頭上的阿狸。

隻是,當初鴻飛居士為了保護阿狸,在石頭表麵設置了一層靜禁製,就是那個白色的保護光罩。

七鰓鰻用了數百年的時間,經常性的就鑽出來,企圖擊碎這層光罩,可結果都是徒勞的

七鰓鰻並不氣餒,每一次撞的遍體鱗傷之後,就會鑽到潭中默默的修煉,等自己變得更強大之後,再過來攻擊那石頭。

這七鰓鰻上一次攻擊要往回數到30年前了,那一次七鰓鰻身受重傷,不過七鰓鰻也發現,這光罩似乎有崩潰的預兆。

於是七鰓鰻就躲進了寒潭之中,臥薪嚐膽幾十年,變得更粗更大更強。

恰好淩天的到來,被藏在水中的七鰓鰻發現,七鰓鰻見獵欣喜,好長時間冇有吃到這麼新鮮的血食了。

可結果當七鰓鰻伸出頭來,卻發現淩天已經失蹤了,又氣又惱的七鰓鰻,於是開始對著那湖心的巨石發動了狂風驟雨般的攻擊……

光罩之內,阿狸非常的慌張,儘管已經是一隻有千年道行,化為人形的貓妖,可畢竟從心智上,她隻是一隻膽小好奇的貓咪而已。

劇烈的恐懼之下,阿狸迅速的由人型變回了自己的本體,淩天看到那隻渾身雪白,卻拖著黑色大尾巴的小貓,真是喜歡的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