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鮑裡斯看著馬蒂亞斯的肝臟醫學檢查影像,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周圍那些受過專業訓練的醫生,看著這可怕的情形都感覺到頭皮發麻,更不用說普通人了。

鮑裡斯.古斯塔夫是一個政客,他這一輩子都在與人爭鬥,心理素質無比強大,可是看到這東西,他的身上也起了嚴重的生理反應。

緊接著,懷斯醫生給他科普了什麼是肝吸蟲。

肝吸蟲又稱華支睾吸蟲,其成蟲寄生於人的肝、膽管內,可致肝吸蟲病。

這種病,普遍發生在畜牧區,或者是熱帶亞熱帶地區的水域當中。

肝吸蟲的幼蟲,肉眼根本看不見,這些幼蟲,可以寄生在水生的螺類甚至是魚類體內,在那些畜牧區的動物糞便以及牲畜體內也有大量的寄生,甚至一些受汙染的水源裡麵也有肝吸蟲的蟲卵。

一旦乾吸蟲的蟲卵進入人體,就會迅速的孵化,然後順著消化道和血液,進入在人體肝臟,逐漸的長大然後繁殖。

人類一旦感染上了肝吸蟲病,一開始症狀不明顯,可隨著肝係蟲繁殖的越來越多,就會造成嚴重的肝臟損壞。

肝臟是人類重要的臟器,食物中的營養需要由肝臟吸收然後進入血液,而人體身上很多的毒素需要肝臟來分解,甚至人體的能量也是由於肝臟把糖分轉化成的。

肝吸蟲會嚴重的破壞肝臟,甚至會產生一些毒素,使肝臟喪失功能,最終造成肝硬化,肝臟腫瘤,甚至是導致肝部動脈破裂致人死亡。

另外,肝吸蟲還會嚴重的堵塞膽管,造成一係列肝膽方麵的症狀。

馬蒂亞斯此時身體內的肝吸蟲,正是淩天偷偷給他食物裡放的那些粉末所致,而那些粉末,其實就是肝吸蟲的卵。

這些蟲卵,其實是蠱王以及蠱王徒弟的遺物,他們師徒都被淩天給乾掉了,淩天還用秘法獲得了他們腦海中的記憶。

淩天並冇有把兩人的遺物給扔掉,反正靈境空間有大把的地方,他就是直接把這些東西扔進裡麵去了。

這一次,馬蒂亞斯.古斯塔夫來到華夏,對王冰夏處處緊逼,絲毫不留情麵,讓王冰夏非常的痛苦,這徹底惹惱了淩天。

當時淩天就給他判了死刑,隻是淩天投鼠忌器,他很清楚,一旦讓馬蒂亞斯死在華夏,那麼,遠在萬裡之外的王慶天很有可能遭到報複。

所以淩天決定,要讓馬蒂亞斯悄無聲息的死掉!

於是淩天就想到了記憶中,蠱王的傳承,淩天想到就做,那天他偷偷跟到了馬蒂亞斯下榻的酒店,用隱身符潛入餐廳,然後當著他的麵,就把這蟲卵倒在了馬蒂亞斯的盤子裡。

當年在吸收了蠱王的記憶之後,淩天對於蠱蟲這種東西有了更深刻的瞭解,蠱蟲並不僅僅隻是蛇蟲鼠蟻,五毒之類的毒物或者是昆蟲這麼簡單。

事實上,最神秘莫測,最讓人忌憚的蠱蟲就是寄生蟲。

寄生蟲實在太小了,肉眼根本不可見,而且可以通過空氣和水傳播,讓人防不勝防。

一旦寄生蟲進入人體內,施蠱者就會釋放一種資訊素,通過這種資訊素來迅速的催化蠱蟲,讓蠱蟲迅速的繁殖爆發,直接讓種了古蟲的人的斃命。

像正常的肝吸蟲病,發展到馬蒂亞斯這種程度的,一般來說至少也得3~5年時間。

不過,淩天給他用的這種肝吸蟲,可是當年蠱王精心培養出來的,這種肝吸蟲,一旦進入人體內就會迅速的孵化繁殖,然後大量的死亡,死亡的肝吸蟲屍體也會釋放出大量的毒素,對肝臟造成極大的損害。

而且,這種蠱蟲還有一個神奇的功效,那就是進入人體之後,會釋放出一種特殊的激素,這種激素會讓人對於新鮮的血食非常的饑渴,讓人想要大量的食用新鮮血食。

馬蒂亞斯這段日子,幾乎每天都要吃掉好幾斤生魚片,他的這個愛好甚至把周圍的這些人都給嚇壞了。

而這些新鮮血食,進入人體,就成了那些寄生蟲高速成長的催化劑,短短一個星期時間,馬蒂亞斯的肝臟就已經被這些寄生蟲幾乎給蛀空了。

過了好一會兒,鮑裡斯才從震撼中恢複了過來。

“懷斯醫生,請您實話告訴我,馬蒂亞斯還有救嗎?”

懷斯醫生表情嚴肅的搖了搖頭。

“患者的肝吸蟲病,已經是爆發性的增長了,如果是普通的肝吸蟲病,我們可以通過外科手術或者是介入手術,消除患者體內的囊腫,再通過藥物殺死患者體內的蟲卵。

可是現在,馬蒂亞斯先生的肝臟已經完全被毀掉了,唯一的治療方式就是肝臟移植……”

“這冇問題,那就移植吧!錢不是問題,器官受體也不是問題,這對你們梅奧診所來說冇有任何難度!”鮑裡斯非常乾脆地拍板道。

懷斯醫生的臉上露出了非常為難的表情。

“鮑裡斯先生,事情冇有那麼簡單,現在馬蒂亞斯先生的肝臟已經失去了功能,即使我們用藥,恐怕在殺死寄生蟲晚之前,馬蒂亞斯先生就先死去了。

可是不徹底消滅寄生蟲卵,馬蒂亞斯先生即使是進行了肝臟移植,新的肝臟也很快會被感染。

還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我們在馬蒂亞斯先生的腦部,也發現了蟲卵……這其實並不奇怪,肝臟的一些寄生蟲,也有可能對腦部造成感染……”

懷斯醫生的這番話,雖然冇有明確的說,可鮑裡斯也聽明白了。

肝臟完蛋了可以切了換掉,可是腦子一旦感染了,那就冇有救了,畢竟在現代醫學看來,腦細胞和神經細胞是無法再生的。

“好的,懷斯醫生,我明白了!

我隻有一個要求,讓他不要感覺到痛苦!”

“好的,鮑裡斯先生!”

兩人的對話,聽起來很平常,事實上翻譯起來就是三個字:拔管吧。

鮑裡斯這樣的政客,是不會在一個註定要死的人身上花費很多金錢的。

幾個小時之後,馬蒂亞斯去見撒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