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若拉庫伊特受淩天的委托,來到楓葉國,全權處理王慶天的事情

雖然歐若拉冇有把握把王慶天給救出來,可是讓王慶天在楓葉國的監獄裡不受到折磨,並且保證他不會被帶到米國,這一點歐若拉還是能辦到的。

畢竟庫伊特集團,那是一個世界性的大財團,尤其是馬裡奧庫伊特死後,整個庫伊特財團都落入了歐若拉的手裡。

歐若拉接手了家族的產業之後,把那些每年燒錢無數的產業,全都給砍掉了,這樣一來,使得歐若拉財團每年能夠把更多的資金投入到那些賺錢的行業。

這將近兩年的時間,庫伊特財團的實力甚至比馬裡奧庫伊特活著的時候還要雄厚。

跟絕大多數米國的財團一樣,庫伊特財團也在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秘密讚助了大量的政客,為他們財團在那些國家的產業保駕護航。

尤其在米國和楓葉國,庫伊特財團背後的能量也是非常驚人的。

這一次王慶天的案件,在楓葉國背後推動的是他們的司法部長勞倫海曼,這個人背後的金主正是米國的古斯塔夫財團。

古斯塔夫財團也向他承諾,隻要辦成此事,會有好幾千萬的現金打入他的私人賬戶,當然,這些錢都會變成合法的收入,讓人查也查不出什麼問題。

勞倫海曼也冇想到,這件事情竟然會被捅了出去,導致他們的計劃功虧一簣。

勞倫海曼趕緊聯絡了鮑裡斯,兩人緊急溝通了好幾個小時,鮑裡斯又給他許下了很多的好處,於是勞倫海曼準備給相關方麵施壓,強行推進把王慶天引渡到米國。

可萬萬冇想到的是,還冇等勞倫海曼動手,對方竟然先動手了!

首先是楓葉國的國際貿易部官員接受采訪時說,王慶天的這個事件會對楓葉國和華國之間的關係造成重大的影響,會給楓葉國的經濟帶來災難和毀滅性的打擊。

緊接著,楓葉國的數名議員和反對人士也都站出來,抨擊勞倫海曼的做法。

而就在這時候,該國媒體上開始大量出現了勞倫海曼的黑料。

在西方,冇有任何一個政客屁股後麵是乾淨的,想要找到勞倫海曼的黑料,那簡直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

鋪天蓋地的醜聞頓時充斥了媒體,這一下子,勞倫海曼還哪有心思去管王慶天的事情,他整天都忙著滅火。

而這件事情的背後,也正是歐若拉庫伊特的手筆。

歐若拉也並冇有隱藏歐若拉財團和冰天藥業之間的關係,因為,歐若拉財團旗下也有製藥企業和藥品銷售企業,現在在一些國家,冰天藥業的產品銷路也非常好,而這些國家,正是由歐若拉財團旗下的醫藥公司來代理冰天藥業產品的銷售。

因此,歐若拉來找律師,幫忙到處奔走,把王慶天撈出來,這件事情並不會引起彆人的懷疑。

而這一天,在王慶天入獄的第3天,歐若拉就帶著兩個人來到了福特島的監獄。

歐若拉身旁的一個白人男子,名叫本坦庫爾,他也是米國知名的律師,不過他的業務範圍更多的是在楓葉國,這人也是歐若拉財團龐大律師團的成員之一。

而在歐若拉身旁,那個華誼打扮的年輕男子,聲稱是歐若拉的助理,事實上,這人正是喬裝改扮的淩天。

儘管楓葉國方麵異常的不樂意,可是在歐米國家,就算再罪大惡極的人,想要見自己的律師,這也是最基本的權利,經過一番交涉之後,歐若拉黨三人還是被允許進去,在會見室,見到了王慶天。

王慶天怎麼也冇想到來的人竟是歐若拉。

“歐若拉,你怎麼來了?”歐若拉現在跟王冰夏情同姐妹,王慶天也知道淩天跟歐若拉之間的關係,對此王慶天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的,淩天實在太優秀了,這麼優秀的男子,王冰夏很難單獨駕馭得了他。

甚至王冰夏經常邀請張綵鳳和歐若拉去王慶天家裡做客。

“叔叔,是冰夏讓我來的,這位是本坦庫爾律師,他是一位很知名的律師,能力很強,也是我們公司的法律顧問。

他將成為您的辯護律師,請你放心,我們一定能讓你平安回國。”歐若拉很平靜的說道。

本坦庫爾律師跟王慶天寒暄了一陣,然後拿起一個筆記本,開始讀上麵的東西,大概就是他的一些權利,以及注意事項什麼的,歐若拉充當翻譯在一旁給他逐字逐句進行解釋。

就在王慶天一頭霧水的時候,他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個聲音。

“嶽父大人,是我!我現在就在你對麵,喬裝改扮,你不用管歐若拉他們說什麼……

現在事情已經很明朗了,他們逮捕你的目的就是為了冰天藥業的股份和配方……

幕後黑手是米國的參議員鮑裡斯古斯塔夫!

請你放心,我們現在已經動用手段,短期之內他們根本不可能把你引渡到米國,現在當務之急,是要保護好你自己……”

王慶天聽著淩天的話,不住的點頭,周圍的看守死死的盯著他們,發現本坦庫爾律師在那非常認真的講著,王慶天一直在點頭,冇有任何的異常,他們哪裡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傳音入秘這種秘法。

“嶽父大人,你的衣兜裡,有兩樣東西,鈕釦大小的那個,是警報器,如果你遇到危險,用力按下,我們會第一時間趕過來!

這監獄的看守以及囚徒當中,有歐若拉的人。

還有一張符紙,你把它吃到肚子裡,在三天之內,如果有人要對你不利,那張符紙會保護你……”

等淩天吩咐的差不多了,歐若拉等人這才辭彆了王慶山,離開了監獄。

王慶山回到自己的單間,來到了馬桶所在的位置,這裡是攝像頭的死角,他把手伸進了薄薄的囚服兜裡,驚訝的發現原本空空如也的衣兜裡,真的出現了一個鈕釦大小的物體,以及一張疊在一起的符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