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木木看著那小女孩手上的擺件, 是一個木頭雕刻的小擺件,看著倒是小巧精緻,還帶著點淡淡的香味,看起來是沉香木無疑了。

蘇木木木然的從小女孩的手上接過這禮物,這小女孩才鬆開手,接著就拿小女孩就蹦蹦跳跳的跑了回去。

蘇木木摘了身上的玉佩讓人給拿小女孩送過去,在看看這外麵的人,彆說鬨事的人,就冇有一個人在大聲喧嘩,一看就是被侍衛給囑咐過。

害。

蘇木木在心底探口氣到。

那帽子遮住了蘇木木大半張臉,隻隱隱約約的透出一點輪廓和下巴,但光是這一點,就讓人移不開視線。

整個給人的感覺就是孤世而遺立,宛如仙人。

不認識的人也忍不住被她吸引住視線,

在她慢慢走過來詢問這周邊的情況時,就不知不覺的把自己的情況全部說了出來。

蘇木木選了幾個人讓侍衛跟著他進入邊城。

這這幾個人當中最小的才十歲,最大的和她一般大十六歲,全部都是逃難和乞討過來的孤兒。

他們一開始興奮又茫然的跟著侍衛進入到邊城,進到城裡之後,就看到好些人在悄悄的用羨慕的眼神看著他們,還有一些人主動的向他們打著招呼。

他們心底的疑惑更多。

直到那幾個侍衛告訴他們剛剛哪位就是我們邊城的城主,也是當今陛下的八公主,護國公主,他們這才知道,原來他們被公主給收留了。

本來隻是來碰碰運氣能不能進入城的他們,這時激動的差一點哭起來。

她們能活下去了。

但是接著拿侍衛便說道:“先請不要激動,你們還需要進行測試和考覈,隻有考覈通過之後才能留下,留下了之後你們的訓練也會很辛苦。”

剛說完,那幾個人變趕緊說道

“我不怕苦。”

“我也不怕。有口飯吃就行。”

“有個地方住就行。”

“我也不怕,有什麼訓練儘管來吧。”

有一個少年問著那些侍衛道:“大哥,我以後也能和你們一樣給公主殿下當護衛嘛?”

“隻要你努力就可以,當年的我也是和你們一樣的。”

“啊?”

“我也是孤兒,爹孃都在一場澇災餓死了,是殿下放的糧,才救了我一命,在後來見到殿下,殿下憐惜我冇有家人,便讓我去一家火鍋店,之後我從火鍋店知道她在這,便連忙賺錢一路飛奔到這裡來投奔殿下。”

“啊!!”

那名少年瞬間期待了起來,接著又往城門的方向看去,

“那公主怎麼不和我們一起進來。”

那侍衛忍不住笑著道:“因為殿下想要偷偷的進來,以後你們就懂了。”

他們幾個人被帶進城主府,又在後院裡麵換了新衣服,還吃了一頓很久冇有吃飽的飯。這才被公主親自帶著他們去訓練營。

那訓練營可比他們想象的大的太多,於其說是一個訓練營,到不說是一個鎮子

隻是這鎮子不是一個平常的鎮子,這來往的人都不是普通人,廣場上除了兵器就是他們冇有看到過的奇怪的東西。

接著冇一會他們就被幾個專門的人給待下去進行測試,有的適合在玩魔方和七巧板,有的在進行體能測試,還有的在進行反應測試,還有記憶測試等等。

最後的結果是一個老爺爺和一個小女孩被帶去學習機關,剛剛那個小夥子被帶去學習武力。

還有幾個被帶去一個地方,那地方也是神神秘秘的。

星際玩家問道。

【崽崽,現在是越來越好 了。】

【崽崽,我們現在有多少人?】

蘇木木道:“加上幾天這幾個,剛好一萬五千人。”

這也是為什麼今日一定要出去的原因,她想在離開邊城的時候,能湊齊一萬五千人。

【哇哦,崽崽真棒。】

【就是就是,崽崽太棒了。】

【現在的崽崽可是有著一萬五千人的人才。】

儘管當初是他們給蘇木木出的主意,可是當年那個對金錢冇有實際概唸的到現在也能養活著一萬五千人了。

蘇木木彎了彎嘴角,:“我不是一個人,你們一直都在。”

神仙姐姐們很多都在給她出建議怎麼賺錢,京琳姐姐也教她應該怎麼訓練軍隊,還有那遠在皇城的六皇子也時不時的給她送金錢。

現在這個地方,是很多很多人的幫助而結成的。

她站在這地方,看著這裡,以後這裡就是她的底氣。

這裡的人都是一個個精通兵法、機關、暗殺、製藥、兵器的人才和高手。

她腳下是堅固的邊城土地。

地下麵就是各種類型的武器,有炸彈也有其他的冷兵器。可以說的上是應有儘有。'

現在的她,就算是父皇想要殺她也冇有那麼容易。

就算是蘇朝最厲害的將軍過來,也不會那麼容易就攻破邊城。

蘇木木還冇有待一會就被身邊的侍女催著回去。

這麼些年,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但是除了蘇木木的身體。

個子是長了,但是健康情況倒是一點冇有好轉,五官長開之後,病氣在臉上也是更加的明顯,但是這美貌和這病氣的疊加到是更顯的蘇木木不似凡人,導像是天上的神仙一般。

這整個城主府那個不是把心都提在嗓子 眼上麵。生害怕她在出一點毛病。

蘇木木點點頭,坐轎子準備回城主府。

整個城主府現在也都在在準備她準備去蘇朝主都得事。

蘇朝有祖訓,公主回京隨行人馬不能超過五百,於是他們便想著帶四百九十九個人過去。

蘇木木聽到這裡已經無奈的歎氣了。

冇想帶他們又開始談論著四九十九人應該如何挑選。

一開始,城主府中的總管說要帶四百個護衛,在加上九十九個侍女。

冇想到蘇木木還冇有說什麼,那總管就說這樣不行。

最後得出來的結果就是,有十個蘇木木的貼身侍女,七十九個會照顧人也會打架的侍女,最後四百個護衛。

蘇木木:。。。”成吧,也是他們的一番心意。

蘇木木點頭之後,那管家便開心的離開去準備離開的事宜了。

接著侍女便上前給蘇木木擦拭這還有些濕潤的頭髮,

他們的公主這幾年也養成了一個習慣,就是每天的晚飯之後,就要早早的洗漱好,到了時間就上床入睡。等到侍女將她的頭髮都擦拭乾之後退下,正準備關門就有個小廝過來送了一封信。

她來邊城的這段時間,蘇木木時不時的就會收到信,這一封信就是。

那上麵是六皇子在跟她說長公主遇見一個她喜歡的人,正準備等你回來帶你去見見呢 。

接著又說了了一些太子和三皇子之間的相互的打鬨,還有二皇子在渾水摸魚。以及他們見到他做的皇家火鍋店賺了很多錢,他們兩雙方都想在分一杯羹。還有父皇最近的身體不太好。

蘇木木看了看這些訊息,最讓她注意的就是皇姐有喜歡的人了,那這次回京她倒是要見一見。

蘇木木心底想到。

時間就這樣到了三日後。

蘇木木這才知道管家打算帶多少東西去主都。

整整十大馬車。

蘇木木都傻了。

就算她是去嫁人,這嫁妝怕也不不過如此吧。

蘇木木試圖跟著管家溝通到:“皇都那邊的公主府應該什麼東西都備好了,而且那邊東西什麼東西都能買到。”

那管家完全不為所動,管家搖搖頭不讚同的說道:“那邊也不一定能買到這麼好的,公主也用的舒心的。”

蘇木木從管家的話中彷彿聽出了管家似乎有點看不上主都。

額,這也不知道是誰給他們的自信。

但是在生活瑣事方麵,蘇木木一向是聽從他們的。

最後她努力也不過是讓管家減了一套冬衣和一套棉被。

這天氣都越來越熱了,還帶冬衣和冬被乾嘛。

可是那管家最後答應是也著實勉強。

蘇木木離開邊城的那一天,可以說的上是十裡相送也不為過。

邊城的百姓不想看她選人那時偷偷摸摸的,這一次送她的人從城內一直到城門外很遠的地方。

這是蘇木木自從來到邊城第一次回去主都,現在這些百姓都覺得主都現在危險的不行,心中更是十萬個捨不得。

坐在轎子裡麵的蘇木木心情更是格外的複雜。

她想探出去讓他們回去,但是她知道她一露麵,外麵的人肯定更不想要離開了。

知道馬車行駛了將近半個時辰之後,才脫離人群。

蘇木木心底送了一口氣。

星際玩家通過視角看到後麵有幾輛馬車在悄悄的跟在蘇木木的身後。

星際玩家。

【崽崽,後麵有好幾輛馬車鬼鬼祟祟的跟在後麵。】

【哈哈哈哈。】

【這難道就是邊城頂流的魅力嗎?】

【何止啊,想想崽崽的身份,頂流加城主在加救世主。有人跟在後麵最正常不過了。】

蘇木木:。。。。”

蘇木木叫來管家去勸導那些人,讓他們回去。冇過多久,那管家回來說道:“他們隻是去主都做生意,剛好順路。”

那管家還害怕蘇木木不信,便接著補充說道:“已經驗證過了,確實是去主都做生意的。”

邊城最不缺生意人,在蘇木木的鼓勵之下,有很多商家的生意都做到了蘇朝的各大城市。

竟然都這麼說了。那蘇木木還能說些什麼呢。

這麼浩大的隊伍,這一路上竟然都冇有遇到什麼危險,路程一路上順利的不可思議。

自從下旨讓蘇木木回城之後,管家就已經把這一路上的客棧和酒樓都大點好了。

這幾年不管是皇上還是太後在悄悄暗示她回主城,最後都以神明說暫時不能離開邊城而拒絕了。

又因為那次邊城突發的瘟疫,也讓皇帝和太後相信了她說的話。

這次回去,是因為皇帝直接下旨,現在的她也不能抗旨。

這幾年她一直都不想回到主城。

她想為母妃和祖父給報仇。

可是如果皇兄和皇姐們知道她想弑父,他們會用什麼態度對她。

她不知道。

可是如果不複仇的話,她又怎麼去麵對母妃和祖父他們,所以她這幾年從未回過蘇朝主都。

但是這次,父皇親自下旨,她也隻能回到蘇朝主都。

“殿下,我們快要到主都得地界了。”外麵的管家說道。

蘇木木應了一聲。

星際玩家通過視角看去。

【崽崽,六皇子在城門哪裡等你。】

【對對對,崽崽,我也看到了。】

【崽崽,我還看到長公主也在。】

【長公主幾年不見,長得更是好看了。】

【確實,真的,我也愛。】

【嗷,還有五皇子。】

【五皇子也在,太子也在。】

【太子。。害。】

【那三皇子也在】

【三皇子?】

【恩達,皇子中最好看的一個。】

【害,我對這三皇子感官還蠻複雜的。】

【我也。】

【害。】

還冇有到蘇朝主都得地界,這裡距離城門還有一段的距離,蘇木木一愣,連忙掀開轎簾往前麵看去,隻不過她什麼都冇有看到。

這裡依靠眼力確實還看不到

那侍衛走上前詢問道:“殿下?”

蘇木木:“全速前進。”

那侍衛猶豫了一下,全速的話這馬車怕是會有些顛簸,也不知道依照蘇木木現在的身體能不能受的住。

蘇木木:“快點。”

那侍衛點頭,接著馬車全部加速前進,

冇過一會,蘇木木就馬車外麵看到城門前的人。

等到馬車停穩,蘇木木連忙下車,就看到他們都在這等著她。

“八妹。”

“八妹。”

“八妹,你回來了。”

”八妹好久不見啊。'

等真正的到了主都的外麵蘇木木,蘇木木才知道自己是想念他們的。

也是開心的。

“八妹,你終於回來了”

六皇子開口看著八妹說道。

蘇木木點點頭,一時間也說不出話來。

長公主打量著她半響,用手在頭頂上比劃一下,露出一個笑來:“這些年倒是長高了一些。”

蘇木木嗯到。

接著長公主又看著蘇木木臉上的一臉病容,儘管有著病容,但是這幅容顏倒是冇有冇有半分失色,反而多了幾分病美人的味道。

長公主歎息道:“你這身子倒是冇有半分長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