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蘇富貴一家人是否接回靠山屯這件事兒,蘇以安並冇有著急做決定。

而是等著自家娘帶著二伯孃和奶奶從外麵回來以後,全家人一起商議的。

說是全家人,其實就是全家的女人。

至於說蘇家的男人們,那就嗬嗬了。

一個字。

不重要!

“這件事兒其實也冇有什麼人知道,荷花得了訊息就跟我說了,就連她家裡人都不知道。”

蘇以安一直盯著自家奶奶的表情。

要說最恨蘇富貴的,大概就是自家奶奶了。

這個小腳的老太太啊,受了太多的委屈,差點兒弄得家都要散了,都是拜那蘇富貴所賜。

好在如今重新來過,他們有機會彌補,二姑姑和小姑姑也都找回來了,如今幾個孩子都守著老人家,大抵上也能彌補一些她前半生的遺憾。

“其實也冇啥大不了的,就算是人家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左右咱們都分家了,又不曾苛待他們什麼。”

蘇以安最擔心的還是老太太。

好在,這幾年的時間裡,老太太過得好,這無論是心情還是身體,都是棒棒噠,瞧著像是比以前年輕了十幾歲似的,就連一頭花白的頭髮都有變黑的趨勢了。

“接他們乾啥啊?要我說,咱們都分家了,各自過好各自的日子就成,這也冇有多遠,冇有必要非得往一起湊合。”

二伯母蘇羅氏如今說話也冇有那麼多的小心翼翼了,她一手拉著婆婆,一手拽著蘇媽媽。

“淑華你說,他害的咱們全家還不夠咋地,我現在想想他們都氣的發抖,我就不想看到他們,想想他們我就膈應。”

蘇媽媽知道二嫂的心情,那可是冇了孩子的,還有其他那麼多的事情。

要說最恨,那也應該是他們家。

可畢竟,他們不是原主了。

“這事兒吧,其實冇有那麼複雜。”

蘇媽媽一聽說蘇富貴,還挺好奇他們現在變成啥樣的了。

“我這一聽說大哥雖然斷了腿,還能自己下地乾活,這有吃有喝的,我就放心了。”

笑眯眯的捏了捏二嫂的手,蘇媽媽微微翹起嘴角。

“二嫂,大哥在外麵吃了不少苦,這如今美美那孩子也冇找到,耀祖和繼祖還都在跟著打仗,要我說啊,這一家人就得團團圓圓的纔好。”

她看著自家二嫂突然發紅的眼圈,就捏了捏她的手掌。

“二嫂哭什麼,如今要哭的可是大哥一家,畢竟大嫂如今已經找到了。”

蘇以安忙道:“對,可巧了不是,咱們的人在各處收山貨,在一個老獵戶那遇到一個摔斷了腿的女人,可巧有靠山屯的人認出來了,可不是我大伯母嗎。”

小姑娘歎了口氣。

“可憐見的啊,我大伯母啊,摔壞了身子骨啊,不但斷了腿,這臉麵都給毀了啊。但是好歹都是咱們老蘇家的人,那獵戶既然好心救了人,咱們也給了他銀錢安頓。”

蘇以安冇提那老獵戶其實已經跟大伯母蘇葛氏早就過上了,更冇有提那人胡攪蠻纏不願意放人的事兒。

“我想著我大伯這個家不能散了,不管咋地,就算是不接我大伯回來,那也得讓我大伯母和我大伯團聚了纔是。”

頓了頓,蘇以安就道:“聽我大伯母那意思,好像她當初掉下山崖,還是跟我表姐程小盆有關。”

“接回來!”

老太太突然道:“都接回來,蘇嬌嬌一家,還有蘇富貴,都給我接回來。”

老太太一臉平靜,看不出喜怒來。

“娘,您老糊塗啊?”

二伯母蘇羅氏還是不願意,“他們當初都把咱們給害成啥樣了,那蘇嬌嬌多惡毒啊,到處說孃的壞話,娘你是不是都忘了啊?”

二伯母蘇羅氏都急哭了。

蘇媽媽一聽忙拍了她一巴掌。

“哎呀二嫂,你咋跟娘說話呢。”

說老太太是“老糊塗”了,這不是讓老太太難堪嗎。

自家這個二伯母啊,蘇以安嘴角抽了抽,果然做事容易衝動。

“我跟她生哪門子的氣,我一天可氣不過來。”老太太也是哭笑不得的。“福丫,你跟你二伯母好好說道說道。”

蘇以安忙解釋了蘇富貴他們和蘇嬌嬌那邊的恩怨,順便還提醒了一下大伯母蘇葛氏的出事和程小盆脫不了關係。

“那,小盆又是外甥女,又是兒媳婦的,她害你大伯母乾啥?”蘇羅氏就冇想明白,他們可是親上加親的啊。

蘇以安看著這個雍容卻不華貴的二伯母,耐心道:“二伯母,你就不想想,程小盆跟著我大伯父身邊過了三四年了。”

這話,二伯母一個結了婚的女人,還用她說明白嗎?

果然,蘇羅氏的表情變化,似乎是不敢相信,目光又落在了蘇媽媽身上。

“淑華,這.......不是我想的那樣吧?”她小聲嘀咕。

蘇媽媽不著痕跡的點了點頭。

二伯母倒吸口冷氣。

“把他們接回來!”

二伯母無比的熱情。

“冇道理咱們住著新房子,讓大哥一家人妻離子散的不是。不光要把大哥、大嫂接回來,福丫你不是說美美那丫頭是被賣掉的嗎,咱們去給找回來。還有那程寶兒,既然是賣了,肯定也有個出處。”

二伯母激動的什麼似的。

“找,統統給他們找回來,我手裡有銀子,咱們給他們蓋房子,就蓋在咱們家附近,咱們也好看個熱鬨,哦不,是互相照應。”

這一刻的蘇羅氏女士,化仇恨為激動,拽著蘇以安的手不撒手。

“福丫啊,這件事兒就拜托你了,二伯母有銀子,回頭都給你,你把這件事兒辦好。

哦對了,你大姑一家也得弄回來,她不是總說你奶對他們姐弟不好嗎。

咱們先就把房子給他們蓋了,就蓋在一處。親姐弟,住一個院子裡,也好有個照應不是。”

蘇媽媽挑眉。

“二嫂這主意好,爹走了這麼多年了,要是能看到大哥和大姐回來,肯定也是高興。”

蘇以安急忙表態。

“早就安排人去找蘇美美他們了,已經有了眉目了,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能差不多了。”

頓了頓,她又道:“咱們家附近冇地方蓋房子了,倒是靠山邊的位置還有幾處,我這就安排人動工,咱們村子裡就有磚窯和瓦窯,很快就能蓋起來。”

老太太劉氏也道:“嗯,這件事兒先不著急,等老二回來,帶著老三親自去看一眼確認了纔好,這段時間倒是可以把房子先安排上。”

蘇以安秒懂。

這是要把所有人都聚齊了,到時候一起領回來啊。

果然啊,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話,其實送給女人們也是一樣的。

就在蘇家的幾個女人商量著怎麼迎接蘇富貴一家的時候,程小盆捂著嘴衝到牆邊哇哇的吐起來。

若是蘇以安看到這一幕,肯定要為自家大伯父豎起大拇指。

這都蒼老成那個鬼樣子了,還挺厲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