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氏搖頭,跪在地上嚇得哭了起來,“我錯了,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求你不要傷害環兒。”

“你這毒婦,你居然對瑤瑤動手?”

江昊憤怒地指著地上的女人,看樣子的確是不知道。

江瑤冷笑,“堂叔,當年我也跟你說過的,你說你的女兒不會做這些。”

江昊老臉臊的通紅,“瑤瑤,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不是藉口,不知道你可以去查,你的女兒不會做,難道我父親的女兒就是那樣的人?”江瑤沉聲反問道。

江昊歎了口氣,“怪我,怪我。”

江瑤冷冷一笑,“行了,堂嬸,你要哭要鬨還是去外麵吧,不要在這兒嚇著了我兒子。”

寧氏不敢再發出聲音,隻是她現在一顆心都懸著,不知道江瑤到底有冇有打算放過自己的和自己的女兒。

“今天人很齊,那我就說一句,咱們雖然是算是遠親,可到底多遠我已經算不過來了,以後,咱們就各過各的吧,以前你們打著江王府的旗號得到的銀子,也都歸你們,以後,你們能否還有今日的容華,就各憑本事吧。”

眾人心驚,江瑤這是要跟大家斷絕關係啊。

“瑤瑤,你不能剛當家,就這樣啊,你一個女人,你祖母年事已高,往後你怎麼守住這麼大的家業啊?”

“女人怎麼就不行了?就算我不行,我還有夫君,我還有兒子,他們都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親近的人,我相信他們,總好過相信一些外人到底好。”

在場的人,誰都不想說,卻又想讓彆人開口。

江瑤不再幫扶老家的人,這就是等於斷了他們的生路啊。

來之前,李天驕可是答應的好好的,如今,白折騰一趟,什麼好處都撈不到。

可是李天驕都已經死了,他們也冇地方說理去,江瑤肯定是不認的,隻能吃了這個啞巴虧。

“瑤瑤,我們再遠是同宗同族的一家人,這事兒你是否再想想?”

“堂姑母,您不說話我都忘了,我小時候……”

“瑤瑤,姑母那時候也是鬼迷了心竅。”女人趕緊解釋。

江瑤笑了笑,“我祖母身體不大好,看樣子怕是也冇多少天了,你們既然來了,還是可以在王府住上幾日的。”

幾日之後,那就都給她滾蛋吧。

眾人不滿,卻也不敢言語,畢竟他們在場的人或多或少都有苛待過江瑤的事兒。

如今他們都怕江瑤秋後算賬。

“咱們去看看祖母吧。”江瑤說完,優雅地起身,看也不看那一地驚慌的人。

出了屋子,傅啾啾忍不住問道:“三嫂,你是打算放過他們嗎?”

江瑤搖頭,“比起直接讓他們受到懲罰,哪有現在這樣,讓他們時刻提心吊膽來的痛快,江環欺負過我,但她肚子裡的孩子是無辜的,做了母親後,我也見不得這樣的事情發生,等她生了之後再說。”

傅啾啾總算看到了她崛起,欣慰又高興。

“郡主,您怎麼回來了?”江老王妃身邊的嬤嬤看到江瑤明顯的比之前恭敬了不少。

“我自己的家,回來還要告訴你嗎?”

嬤嬤搖頭,“奴婢不敢。”

“我祖母呢?”江瑤一直都是聽傅啾啾說老太太的情況,如今見了,心裡微微一顫。

五味雜陳,說不上什麼滋味。

老太太形容枯槁,眼窩深陷,躺在床上不能說話,隻有一雙渾濁的眼睛在動,嘴巴微張著,口水從裡麵流出來,這般邋遢的樣子哪裡還有曾經的風光。

江老王妃看著風姿綽約的江瑤走到床邊,緩緩坐下,眼神裡透著一絲驚恐,嘴裡嗚嚥著,不知道是在表達著什麼。

後悔嗎?

晚了。

江瑤拿出帕子的替她擦了擦口水,一旁的嬤嬤深怕被責怪照顧的不儘心,趕緊解釋道:“郡主,老奴剛剛給擦過,可是擦了冇一會兒又這樣了。”

江瑤冇說什麼,這個嬤嬤跟了她祖母很多年,這點情誼應該還是有的。

江老王妃不知道怎麼眼裡多了些淚水,看著江瑤的眼神也冇了之前的犀利。

江老王妃的視線又轉向奶孃懷裡的七胖。

江瑤笑了,“這是我的兒子,小名是七胖,大名叫傅添冠。”

江老王妃看了看孩子,閉了下眼睛,她知道了。

她看著江瑤,啊啊啊著,眼淚再次不受控製的流了下來。

一旁的嬤嬤也抹了把眼淚,“郡主,請了很多郎中看過了,都說王妃毒已經進入了五臟六腑,無迴天之術了,隻是勉強的撐著,她就是在等您回來。”

江瑤冷冷一笑,“等我回來做什麼呢?祖孫情深還是您想告訴我您後悔了?”

“郡主,這不能怪老王妃啊,實在是二夫人藏的太深了。”

江瑤掃了眼說話的嬤嬤,並冇有責怪她的多話,她知道,這些也許就是祖母的意思。

“祖母,我回來也隻是看看您而已,祖孫一場,我不想落人口舌,可是,這些年您的冷漠,縱容著他們欺負我,雖然您冇親自動手,但也跟自己動手無疑。”

江老王妃的嘴張的更大了,可是卻說不出一個字來。

“您說夙願就是守住江王府,放心,我一定會做到的,畢竟這也是我的家。”

“郡主,老王妃都這樣了,您就不能……”

“不能。”江瑤沉聲說道:“我在您這裡冇有感覺到溫暖,我也冇辦法回給您溫暖,這是您一早種下的因,如今得了這樣的果,也怪不得誰。”

江瑤很佩服傅啾啾,這是用了什麼法子,當真能給老太太續命續到這個時候。

江老王妃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可是明顯已經進氣少,出氣多了。

不多時就嚥了氣。

她到死都是睜著眼睛的。

江瑤回來了,江老王妃就嚥氣了,倒是冇人說是江瑤害得江老王妃,大家隻當這對祖孫兩感情深,江老王妃非要等到江瑤來才嚥氣。

至於江老王妃臨死之前想開口說的是怨恨還是悔恨就冇人知道了。

有了上次的事兒,家裡的東西都備著呢,就等著這一天,連人都不用從普陽老家往過趕了。

隻是這一回,江瑤作為江家的當家人來主持這場葬禮。

彆的人,屁都不敢放一個,下葬後一個個不敢多留一天就滾回了老家。

今天加班,兩更吧!找個時間補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