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選也是分級的。

小糰子是築基期,就去敲築基賽的靈力鼓。

小糰子老老實實地在後麵排隊。

排隊的人很多,但合格的人卻很少。大部分人都不滿兩百,少數能達五百。

“咚!”

一個肌肉壯漢敲出了五千點靈力值。

“測試合格!”美麗的裁判姐姐吹了吹哨子,做了一個指引的手勢,示意這位道友可以走進下一級賽道。

“道友,可以分一點給我嗎?”

旁邊的人都向他投以羨慕的目光。

須知道,隻需要一千點靈力值,就合格了,這五千點是不是有點多?

“不好意思,承讓了!”肌肉壯漢揖了揖手,就得意洋洋地走了。

他心裡竊喜,他在築基組遙遙領先,這回築基組的第一名一定是他的了!

然而,他還冇走出幾步,就聽到哇的一陣驚叫!

“八千點!”

裁判姐姐激動地宣佈。

原來,有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修拿下了好成績。

這個女修正是九陽宮的朱玲玲。

在無數愛慕的目光投過來時,珠玲玲的心裡是十分納悶的。

本來,以她九陽宮主女兒的身份,是不必來參加這種掉身份的格鬥的。

無奈她在天寶閣的拍賣會輸了上萬的中品靈石。

宮主爹爹一氣之下,罰她去古照秘境,除了要收集常規任務清單中的天材地寶,還要額外多賺上萬中品靈石。

她囊中羞澀,支付不起前五區的門票。

但是從普通入口進來,古照秘境的外部容易撿的天材地寶早就被人掃光了。

所以,她隻能選擇來古照城的格鬥場碰碰運氣。

格鬥場的賽事,是賺快錢的好地方。

築基賽名額六十四人,先到先得,額滿截止。

共劃分爲六輪比賽。

過了海選之後,第一輪比賽由六十四人劃分成三十二組進行比賽。

每一組勝出的人,就能順利晉級下一輪,能獲得一萬中品靈石獎金。

第二輪獎兩萬中品靈石;

第三輪獎三萬中品靈石;

第四輪獎五萬中品靈石;

第五輪獎八萬中品靈石;

第六輪則高達十萬品靈石,除此還能獲得城主頒發的特彆禮品。

這樣的獎金,對於富可敵國的金主來說,隻是小錢錢而已!

但是對於生活拮據的修士來說,卻有著巨大的魔力。

也就是說,朱玲玲隻需要贏了第一輪賽事,就能還清債務,要是運氣好晉級了,那就賺到了。

“現在參加築基賽的選手顏值越來越高啦!搞不好以後變成選美賽了。”

“哈哈,支援選美賽!就需要仙子來養眼。”

……

看熱鬨的人議論紛紛。

本來心情不好的朱玲玲,聽到這些聲音之後,虛榮心馬上就滿足了。

她就是仙子本仙呀!

她能來這裡,被你們看到,是你們的福氣了!

她的自信心又回來了。

就這時,人群又“哇”的一聲。

原來,輪到軟敷敷的人類幼崽啦!她看起來小小隻的,像一隻香香的杏黃包。

“現在格鬥賽連四歲小娃娃也來參加了?”

“小娃娃,你確定不是來玩泥沙的?”

……

所有參加築基賽的選手都被打擊到了。

對手是四歲小娃娃,的確有被貶低的意思,贏了嘛,不光彩。輸了嘛,更加不加彩!

“可是,比賽又冇有限年齡,我為啥不能來呀?”小糰子覺得這些人真是奇怪,她是小朋友又怎麼了?

“我們格鬥場的確冇有限年齡,隻要小朋友你是築基期,就有資格參加海選。隻是你太小,大家擔心你吃虧而已!”裁判姐姐微笑著說。

“姐姐,放心哈!我不會吃虧的。”小糰子的小萌音雄糾糾地說著。

這個不是陸小小嗎?

朱玲玲一眼就認出了陸小小,眼神裡全是恨意!

如果不是因為陸小小,她如今又怎會如此落魄?

還有,她的金主那麼有錢,捨得為她豪擲幾千萬買拍賣品,她還需要來這裡賺靈石嗎?

朱玲玲氣沖沖走到陸小小麵前,敵意滿滿地問:

“你為什麼要來這裡?”

呃!

壞姐姐?

“我為啥不?是焰焰讓我來參加比賽吖!”小糰子覺得好委屈,為啥同樣的問題,每個人都要詢問一次?

好過分?

這是年齡歧視嗎?

“嗬嗬,我明白了!你在拍賣會亂買東西,讓金主賠了不少錢了吧?現在你的金主罰你來這裡賺靈石呢!好可憐喲,這麼小,就要捱打!”朱玲玲幸災樂禍地嘲笑。

總算給她找到一個嘲笑陸小小悲慘遭遇的理由。

“賺靈石?你說在這裡打地鼠,還能賺靈石?”陸小小一聽到個“錢”字,亮亮的大眼睛頓時變成閃閃的銅錢狀。

“哼,每輪晉級都有獎勵,賽事的級彆越高,獎金就越多。光是第一輪的獎勵就有一萬中品靈石。”朱玲玲得意地說。

“才一萬中品靈石啊?好少……”

一開始,陸小小還以為好多好多呢!真是有些失望了。

畢竟她在拍賣會花了焰焰幾千萬中品靈石,這一萬中品靈石,連零頭都不到啊!

看到陸小小失落的表情,朱玲玲就更得意了。

她以為自己的話,已經打擊到陸小小,於是又是一番冷嘲熱諷:

“是的呢!你揮霍了金主那麼多錢,就算你贏了築基賽的第一名也不夠抵消。”

“就算少,我也要賺回來!小樹樹說過,蚊子再小也是肉!我一定會加油滴!”陸小小舉起小爪爪,元氣滿滿地給自己打氣。

朱玲玲又惱火了!

這小討厭為啥還這麼樂觀?難道她以為,就她這樣的小身板,還能贏?

就算是築基期,也有很大區彆的。

一般小孩子的修為,都是從小用靈丹堆壘出來的。雖然修為是達到的,但是實力卻不如紮紮實實練出來的人。

她以為,陸小小屬於這種情況。

朱玲玲當時被捉進小黑屋了,訊息閉塞,她可不知道,金湯城郊外一戰,人類幼崽憑一己之力,打敗了九陽宮的一個長老,還幫了焰焰對付莫沙長老,甚至把人家的虎眼石都吃掉啦!

後來,莫沙長老也被嚇個半死,命令在場的吳翼,對城郊之戰守口如瓶。

所以朱玲玲還不知道,看似像一隻吉蒂貓的人類幼崽,實則是一隻大老虎。

朱玲玲又陰陽怪氣地笑道:

“也許你的金主,隻是想看你格鬥呢!畢竟有錢人的愛好,真的好難猜測。”

言下之意,你隻是金主的消遣品,就像玩鬥蟋蟀一樣。

“你怎麼知道的?焰焰就是要看我比賽吖!”陸小小天真地眨了眨大眼睛。

第一次覺得,這位壞姐姐的思維跟在她同一個頻道呢!

這位壞姐姐的被害妄想症治好了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