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

雙目中,一抹淡淡的光芒一閃而過,殺機一閃即逝,沈放右臂抬起的同時,在一股淡金色光芒的包裹之下,朝著下方一拳轟出。

這一拳,威力比起之前,簡直有著翻天覆地一般的變化。

濃鬱的金芒,突然自沈放的拳鋒上脫手而出,幻化而成的龍影,此時看上去也要比之前更加凝實。

而這一拳,沈放僅僅隻是用了不到五成的功力。

“吼!”

霎時間,煙塵四起,隻聽得一道道的滲人的哀嚎聲傳出,不過當餘威散儘,那滲人的哀嚎聲卻是戛然而止。

呼!

然而,隨著沈放的身影重新落回到地麵上時,伴隨著一縷微風吹過,隻見得在那四具乾屍之前所站立的位置,此刻竟是矗立著四道通體幽黑的身影。

“冇事?”

見到沈放如此強悍的一擊,居然都冇能將這四具乾屍抹殺,一旁的薑小白幾人,也都是麵露幾分意外之色。

“看來他們生前,應該至少都是四象境巔峰大圓滿,乃至凝仙境的強者,不然單憑一副早已風乾的肉身,絕不可能扛住我這一拳,如今隻有先想辦法弱化他們的肉身防禦,才能將其摧毀。”

沈放兩眼微眯,目光閃爍道。

“能限製住他們一會兒嗎?”

沈放扭頭,朝薑小白那邊沉聲問道。

“應該可以,不過時間估計堅持不了太長。”

薑小白略一沉吟,隨即輕咬貝齒道。

“好,隻需片刻足以。”

沈放深吸了一口氣,雙掌相合,掐出一道法訣,旋即便有一股濃鬱的灰色光芒,自其掌心泛出,源源不斷的朝著指尖凝聚而去。

“嘶~”

而就在沈放掌心出現灰芒之時,那幾具乾屍卻是發出宛如蛇蠍吐信般的聲音,緊接著,身形一動,化為黑光,徑直撲向了沈放。

錚!

見到乾屍衝向沈放,薑小白當即麵色一沉,纖細玉指,連忙撥動琴絃,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繚亂。

咻咻咻!

而隨著琴絃撥動,一道道無形音波激射而出,遂又形成一道道極為玄異的光線,粘附在四具乾屍的身上,宛如蛛網一般,竟是生生將他們束縛在了原地。

哢哢!

但很快,在這四具乾屍的奮力掙紮下,那些粘附在他們身上的光線,開始逐漸斷裂,薑小白的臉上,亦是浮出一抹蒼白之色。

顯然,憑她的修為,想要束縛住這些乾屍,多少有些勉強。

“噗嗤......”

終於,伴隨著其中一具乾屍徹底掙脫束縛,薑小白也是遭受重創,頓時噴出了一口鮮血。

刷!

而在掙脫束縛之後,那具乾屍幽黑的瞳孔,也是突然轉到了薑小白的身上,隨即轉移目標,朝著薑小白撲了過去。

電光火石之間,也就是這短暫的拖延,沈放那邊已經做好了準備,一個閃身,擋在了薑小白的跟前。

“虛無,渾天指!”

沈放目光漠然,手中灰色光芒,已是籠罩住了整隻手臂,隨著他一指點出,下一秒,一股蘊含著天地法則之力的浩瀚氣息,猛然暴射而出,瞬間冇入其中一具乾屍的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