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此時,在那光陣中央,一具已經魔化的乾屍,正在瘋狂的撞擊著光陣結界,那驚人的衝擊力,直接將光陣震得產生出道道漣漪。

轟!

卓一凡手中長刀怒劈而下,一道淩厲的刀罡呼嘯而出,重重的劈在那具乾屍身上,卻是被一股駭人的力量反彈回來。

與此同時,遭受如此重擊,那具乾屍不僅紋絲不動,身上也隻是出現一道淺白的痕跡。

“該死的,這乾屍的肉身力量太強了。”

卓一凡見狀,麵色多少有些難看,他這一刀,就算是同為神陽境的強者都不敢硬抗,但是劈到這具乾屍身體上,卻是如此的不堪。

不過,卓一凡乃是玄雲穀的首席弟子,麵對這乾屍,自保倒是有餘的。

與卓一凡處境一樣,縹緲宮和道源聖宗的弟子在進入這封印秘境之後,亦是同樣碰上了不同程度的魔物襲擊。

好在作為聖盟三大聖地出身的一眾精英弟子,對於他們來說,這等程度的魔物,還不足以構成威脅。

此刻,不少人已經解決了眼前的麻煩,朝著封印秘境的中心地帶趕去。

......

霧隱城外,仙絕山脈中。

封印之地裡,伴隨著乾屍的出現,的確給踏入秘境的一眾修士造成了不小的麻煩,然而對於一些配合默契的宗門弟子而言,三兩具乾屍,倒還不足為慮。

並且,擊殺乾屍之後,那遺留的元神珠,卻是擁有著不少純淨的神魂之力,雖然這些人族高手死去已久,但這些元神珠中留存的神魂,卻也是極為不俗,即便是沈放這等神陽境巔峰的高手,亦是頗為眼熱。

這一路下來,單單是沈放自己,便收服了四具乾屍,不過和其他人不同,沈放並冇急著奪取這些乾屍體內的元神珠,反而是將乾屍交到了裴夜闌的手中。

“冇問題了,這些乾屍體內已經被我種下禁製,你可以嘗試用神識去操控他們。”

半道上,此刻聽到陰陽魚印記中裴夜闌的傳音,沈放不由得身形一頓,臉上露出了幾分驚喜之色。

“真的?”

沈放說話間,已經暗自催動著一縷神識,探入到了陰陽魚印記中。

此刻,就在陰陽魚印記的空間內,四具乾屍皆是一動不動的站在裴夜闌所在的那座小院裡。

而當沈放的神識進入到其中一具乾屍體內時,原本那具靜止不動的乾屍,突然間開始渾身不受控製的顫抖起來。

“嘶~”

眼中冒出一陣凶芒,伴隨著宛如蛇蠍吐信一般沙啞的聲音傳出,那具渾身焦灰的乾屍,驟然甦醒了過來,變得狂躁不已。

“嗯?”

察覺到這乾屍竟然還有幾分反抗之力,沈放不由得皺了皺眉頭,當下暗暗加大了神識的力量。

也就是在下一刻,那乾屍的丹田中,一道無形的禁製之力猛然間湧出,隨即,那狂躁不已的乾屍,也瞬間變得安靜下來,透著凶芒的雙眼,居然出現了一絲溫馴之色。

“這些乾屍的實力不強,不過好在肉身強度很高,即便是普通的神陽境高手,恐怕也奈何不了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