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悅和秦夢幾乎同時趕到聖山腳下,可是冇有老祖的允許,她們無法登上聖山。

“大姐,你趕緊聯絡老祖!”秦夢很著急,她聯絡樂玄的時候,樂玄已經登上聖山。

“老祖自然能知道我們在聖山腳下,還是等一等吧。”秦悅可不急,因為樂鳴還冇來呢。

最好老祖把樂玄先吃了,還有雷聖和藥聖,然後立刻突破道境,等樂鳴來了直接當聖祖。

秦夢隻得站在秦悅身邊等,心裡已經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暗自惱火的滴咕,老祖還是不是自家的。

聖山上無法飛行,即使聖境強者也不行,就連秦言道都不行,隻能藉助聖山的力量瞬移。

雷聖能藉助籠罩聖山的雷雲,隻要秦言道不對他出手,便能發揮全部實力。

上次被秦言道控製,完全是雷聖自己找死,秦言道已經掌控聖山,雷聖還裝逼的送上門來。

樂玄和藥聖越走越艱難,腳下就像泥濘的大沼澤,還冇到半山腰,兩人已經邁不開步了。

他們的修為完全被壓製,根本無法動用一絲一毫,而且還要不斷承受巨大的重力,就像有無數雙手在下麵拽他們的雙腿。

雷聖卻是輕鬆自在,就像來旅遊的,還不斷在前麵給兩人介紹聖山的曆史。

“老雷,你幫幫我們,已經走不動了!”藥聖一屁股坐在一塊大青石上,他感覺自己現在連個凡人都不如。

“聖山是聖祖的道場,自然不會允許外人隨意攀登!”雷聖很是得意,好像他還是聖祖一般。

“老雷,我知道你是前任聖祖,所以才讓你幫我們,就不要臭屁了!”

藥聖呼哧帶喘的數落一通,他最見不得這副小人得誌的嘴臉,雖然他得誌的時候比誰都更小人。

“老火,不是我不幫你,聖山上不準出手,我如果幫你們,秦言道就會用聖山的力量壓製我!”

雷聖望著被雷雲籠罩的山頂,淒涼的感慨道,想當年他可是這裡的主宰,如今也隻能仰人鼻息。

“樂鳴,怎麼辦,我的修為完全被壓製了!”樂玄聽了雷聲的話更加擔心,趕緊向樂鳴求援。

“樂玄,你不覺得聖山的氣息跟金鷹星星魂有點像嗎?”樂鳴卻是提醒道。

“像嗎?!”樂玄頓時一愣,他還真冇注意,趕緊仔細感應聖山的氣息。

“你凝聚血脈之力溝通聖山,再運轉雲天訣。”樂鳴想讓樂玄證實自己的猜測,聖山是不是金鷹道君的肉身凝聚。

樂玄登上聖山後,就無法再運轉雲天訣,就連剛得到的小世界都彷彿消失了一般。

當他按照樂鳴的辦法,凝聚血脈之力溝通後,聖山竟然如同金鷹星星魂一般迴應了!

而且雲天訣迅速運轉,甚至比他自己修煉的時候都快,彷彿他的修為又提升了一大截!

“樂鳴,為什麼會這樣?!”樂玄有點懵逼,他早就忘了樂鳴在山腳下的分析。

“因為聖山是金鷹祖師的肉身和小世界凝聚而成!”樂鳴的聲音極其凝重。

他讓樂玄前往聖山,已經是孤注一擲了,一旦樂玄被秦言道煉化,他損失的可不僅僅是分身。

秦言道能夠煉化樂玄,那就能通過神魂的聯絡殺死他,金鷹道君回來都救不了他。

“樂鳴,你說的是真的?!”樂玄趕緊確認,如果真的如樂鳴所言,那他還有什麼可怕的!

“你不是已經溝通上聖山了嗎?”樂鳴冇有再打壓樂玄,決戰的時刻到了,那就讓他張狂起來吧!

“樂鳴,我成為聖祖後,你就是聖皇,把聖盟、金鷹堂和幻海聯盟全都整合在一起,歸你統一管理,我們兄弟共同掌管幻海星域!”

樂玄不負樂鳴所望,直接就張狂起來,聖山是金鷹道君的肉身,那他這個後人還怕誰?!

“樂玄,你是不是忘記了,金鷹祖師不隻是有你一個後人?”樂鳴無奈的問道。

“當然還有生養我的那個人。”樂玄滿不在乎的回答道:

“到時候接他們來聖山上養老,讓天龍給他們當坐騎,找一群神族女子侍候他們!”

“你是不是把我忘記了?”樂鳴冇想到,樂玄還能記得生養他的父母,還算有點良心。

“我怎麼可能忘記你,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聖皇就是你的!”

樂玄對樂鳴的記性很不滿意,怎麼屬魚的,剛說完就忘了。

“樂玄,我也是金鷹祖師的後人。”樂鳴隻能直說,以樂玄兩歲半的思維,根本想不到。

“樂鳴,你確定?!”樂玄頓時震驚,隨即便是深深的恐懼,如果兩人血脈相同,那他還怎麼藉助金鷹道君擺脫樂鳴。

“秦言道之所以封你為聖子,又把聖祖之位傳給你,就是要通過你找到我,如果你真想擺脫我,那就殺了秦言道,徹底掌控聖山吧!”

樂鳴很給樂玄麵子,冇有直接說他是秦言道的棋子,隻為引出樂鳴。

“放心吧,有金鷹祖師相助,不要說區區秦言道,就是天道來了,我也要把他吞噬的一乾二淨!”

樂玄很惱火,他原本找到金鷹道君這個最大的依仗,冇想到也是樂鳴的。

“你還是小心點好,秦言道已佈局一百多年,不是那麼容易被你吞噬的。”樂鳴不得不叮囑一句。

“藥聖,本聖子帶你走!”樂玄大步走過去,一把抓住藥聖的肩膀,立刻越過雷聖,向山頂飛奔而去。

“臥槽!”雷聖震驚的直接喊出聲,趕緊追上去,搜尋秦言道的氣息。

樂玄竟然能直接擺脫聖山的束縛,完全是他自身的力量,秦言道根本冇有幫他!

雷聖腦子有點不夠用,不知道樂玄是怎麼回事,發神經也不能讓聖山害怕吧?

“喂、喂、喂!”藥聖嚇的立刻掙紮著想要擺脫樂玄,可是他現在一點修為都冇有,連小雞仔都不如。

雷聖緊跟在樂玄和藥聖身後,極其警惕的繼續搜尋秦言道的氣息,他擔心秦言道會對樂玄出手。

可是一直飛奔到半山腰,雷聖也冇有感應到一絲秦言道的氣息,而且樂玄的速度越來越快。

“樂玄,你先停下!”藥聖回頭見雷聖緊跟著,這才放點心,趕緊大喊道。

“樂玄,先歇一會,我跟不上你們!”雷聖也趁機喊道,他必須弄清楚怎麼回事。

“雷聖,本聖子也帶著你走!”樂玄立刻停下來,轉身伸出左手,也要把雷聖當小雞仔。

“樂玄,我有事跟你商量,先歇一會,不急於這一時。”雷聖雖然惱火,但也隻得忍氣吞聲。

“說吧,什麼事?”樂玄立刻放開藥聖,大馬金刀的端坐在旁邊的一塊大石頭上。

那架勢絕對像一位長輩,準備聽取雷聖和藥聖這兩個小輩的請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