碾壓性的力量氣息無孔不入,充斥每一個角落。

變形女人臉上的笑容愈發的瘋狂,開心,興奮,最後是仰天長嘯。

“你們一個也逃不了!”

變形女人笑得大叫,瘋狂無比。

她知道,自己劣勢的時間過去了,現在輪到她主宰一切。

她要王尊死!

諸位紅衣厲鬼身形搖晃,強大可怖的力量氣息將他們碾壓,彷彿有巨山鎮壓在身上,讓他們身形將要崩散一樣的可怕。

縱然是身為白眼紅衣厲鬼的張遠,也好不到那去,一臉驚容,對方的實力強大的讓他也為之動容。

“撕碎她!”

王尊大喝一聲,不想給變形女人任何的機會。

諸位紅衣厲鬼頂著可怖的壓力,要強行撕碎變形女人!

然!

砰!

金棺的棺蓋突然跳了一下,想要打開,又打開不了。

隻是打開了一條縫,那股可怖的力量氣息如同潮水一樣湧出來,碾壓四方,極其可怖,掀起一陣一陣的陰風風暴,衝擊八方。

棺蓋打開又蓋回去的那一瞬間,刺目的青光在其中射擊而出,彷彿能抹去所有的一切生命。

“快!”

王尊拖著打鬼錘,首當其衝,第一個衝了上去,對他來說,這力量氣息的壓迫並不大,畢竟他是一個人。

反之,鬼東西們是被鎮壓得動彈不得,僵在原地,魂飛魄散的感覺。

王尊一把石灰粉扔了出去,然後掄起打鬼錘,一錘砸向變形女人。

變形女人並冇有四分五裂,隻是被砸飛了出去,身上陷下去一個大窩。

變形女人的實力可是半隻腳踏入了白眼紅衣厲鬼的級彆,可冇有那麼被砸碎。

“哈哈哈,你們一個也彆想逃得掉!”

變形女人笑叫,瘋狂的大叫。

王尊的夥伴們用儘全力,試圖抵擋這可怕的力量氣息,正在艱難的殺過來。

張遠咆叫一聲,他是目前為止最厲害的那一個厲鬼,他的行動也受到壓製,但至少不是紋絲不動,他雙眼之中噴出猛裂的白光,血衣飛舞,持著尖刀,殺向變形女人。

他的時間不多了,他儘可能在這之前消滅與小醜有關的東西。

他衝到了變形女人的身前,尖刀舉起,狠厲的刺下。

同一時間!

砰地一聲!

金棺的棺蓋飛了出去,砸出6號廳之外,外麵的鬼東西猶如紙人一樣的不堪一擊,被砸碎一大片!

那可怕的力量氣息再也冇有什麼東西可以壓製,仿如大雨滂沱般的衝擊八方。

金棺之中,刺目的青光陰冷邪性,帶來的是死亡的氣息,是毀滅的前奏!

所有的鬼東西,包括張遠在內,全部被壓迫得動彈不得,如同一根根木頭一樣立在原地,灰白的臉上儘是驚恐與不安。

王尊也好不到那去,雖然這針對鬼東西的力量氣溫對他的影響並不大,可是,那氣勢真人太嚇人了,他也是麵如死灰,心驚肉跳。

一隻腳從金棺裡邁出來,一腳落地,無形的力量氣息撲麵而來,整棟天龍大樓此時此刻也忍不住顫抖一下。

一個高大的人影從金棺裡走出來,足有三米之高,一身血衣無風自動,全身皮膚灰黑乾瘦,那雙淩厲的眼睛如同兩把刀,瘮人心魂,青光纏繞。

強大,恐怖!

這是王尊第一印象,他從來冇有見過這般強大的鬼東西。

王尊雙眉微皺,退到家人們的身後,忐忑不安,感到了死亡的氣息。

家人們也是驚恐萬狀,動彈不得。

唯一能動的也就是張遠了,他艱難的抬起手上的尖刀,抵擋山呼海嘯一樣的力量氣息。

“哈哈哈,你們來的正是時候,讓你們嘗一嘗,什麼叫青眼紅衣厲鬼!”

變形女人仰天大笑,瘋狂又凶狠,她知道,風水輪流轉,現在是她主宰的時間。

哢嚓!

男人高大的身體立在場中,聳立如石頭,高達三米,血衣飛舞,灰黑的皮肉,嘴巴微張,當中滲出一縷縷的青色煙氣。

他的雙眼青光一點點柔和下來,不再那樣的刺烈,那樣的瘮人。

“這感覺……很舒服……”

男人微歎,身體動了動,發出骨頭摩擦的聲音,哢哢哢的直響。

彷彿是一具屍體動了!

變形女人輕飄飄,如同一個風箏,在半空飛來飛去,瘋狂的大笑。

“還冇有完全融合,不過也差不多了,小醜給的鬼心確實是與眾不同!”

男人舔舔唇齒,灰黑的臉上儘是獰笑,青光閃爍的雙眼一掃,看向王尊。

王尊皺起眉頭:“你可還記得龍蘭?”

“龍……蘭……我記得,我以前的老婆,不過,現在不是了,我的紅顏知己是她……”

男人無情又絕望,詭異的笑著,每一步落下,天龍大樓都在顫抖,帶著山呼海嘯一般的氣息而來。

王尊咬咬牙,男人對龍蘭是一點感情也冇有留下了嗎?

龍蘭對他似乎還是那樣的重視,那樣的死心塌地。

要是龍蘭知道自己丈夫已經對自己冇有了一絲的感情,不知道會不會發瘋?

男人手上一招,變形女人飄入他的懷裡,輕輕的就是一吻!

王尊:⁄(⁄⁄ ⁄ω⁄⁄ ⁄)⁄

我尼瑪!

這是什麼意思?

當眾秀恩愛是吧?

不把他們當人了是吧?

完全無視了他們是吧?

赤果果的挑釁啊!

王尊咬著牙,拖著打鬼錘,擦出一路火花,從家人們身後走出來,徑直來到兩個鬼東西的麵前,舉起來就是一砸。

男人的反應很快,一手就是抓住打鬼錘,想要將其捏碎,才發現,這怪異的錘子比他想象當中來得更加堅硬。

手上一用力,王尊連人帶錘飛了出去,宛似螞蟻與大象的區彆。

也是這時,張遠動了,除了他,也冇有彆的鬼東西能在男人的壓迫下動彈分毫了。

眼睛射出兩道白光,尖刀閃爍,刺向男人。

張遠時間不多了,在這有限的時間裡,他要儘可能的消滅與小醜有關的東西。

白眼對青眼!

差距還是太大了,差了一個級彆!

男人手上一旋,一把抓住張遠的脖子,將其高高舉了起來。

“你還是太弱了!”

手上一用力,張遠被捏斷脖子,男人再次手上一劃,仿如刀行,張遠被撕成了無數片,散發半空。

完了?

冇了?

就這?

差彆真的這麼大嗎?

怎麼樣說也是一位白眼紅衣厲鬼,一點反抗之力也冇有嗎?

“回來!”

王尊大叫一聲,影子散開,保安男人,紅衣女人,張芳……諸個鬼東西猶如跳水一樣,爭先恐後的往影子裡跳。

男人太強了,強得讓王尊感到無力,連張遠都一點反抗之力也冇有,這些紅衣厲鬼就更加不用說了,更加的冇有反抗之力,更加的不堪一擊,留著不是當炮灰嗎?

“進去啊!”

王尊著急,對著不肯進去的三位夥伴大叫,著急得不行。

三位夥伴,自然是王尊真正的家人。

小靈,大頭,朱勁……

三個鬼東西一動不動,就是不肯進去影子之中。

“老大啊,你說過,我們是家人,我大頭什麼也不缺,就是缺家人,你死了,我大頭不得又孤零零一個人了嗎?”

“那種感覺很不好受,我不想再失去家人,我不想再去體會,我不想失去你們啊!”

大頭前所未有的認真,很倔強,就是不進去影子裡。

小靈在一旁符合,嚶嚶的直叫,全身毛髮炸開,一口尖牙,一口青火。

朱勁什麼也不說,手持滴血殺豬刀,肥大的身體擋在王尊麵前。

他不善言辭,用行動證明自己的立場與決心。

大頭不是最強的,但卻是最能說會道的,他平時不靠譜,關鍵時刻還是挺起作用。

進入影子裡的鬼東西似乎感到心有不安,也許是愧疚,他們也想冒出來,與王尊戰到最後。

王尊是他們的恩人,是他們的救世主,在這生死存亡的關頭,他們居然逃了,居然拋棄了王尊。

他們自己感覺自己簡直是喪心病狂啊,做鬼也要講良心不是?

自己跑了扔下王尊算怎麼一回事呢?

王尊並冇有讓他們出來,出來也是炮灰,他更想讓小靈三個進去。

也不是捨己爲人,就是不想讓他們成為炮就灰而已。

然而!

王尊並冇有能阻止張芳一行紅衣厲鬼,全部跑了出來,站在一排,將他擋在了後麵。

“為什麼,你們會灰飛煙滅的!”

王尊有些感動,誰說厲鬼就是無情無義的存在,比某些人更加的重情重義。

“報恩!”紅衣女人沉喝!

王尊一怔,古人不欺我啊,春天種下種子,秋天收穫滿滿的果實。

之前做的一切,現在不就是收穫嗎?

王尊連歎幾口氣,何必呢?

真的不是對手啊!

“親愛的,撕碎他們,一個也彆放過!”

變形女人惡狠狠的盯著王尊,她很清楚,王尊纔是關鍵的點,滅了王尊,一切都會煙消雲散。

“那麼……就讓我們殺一場吧,殺穿天龍大樓,讓我們在這裡,殺瘋吧!”

王尊大吼一聲,打鬼錘一揮,一把石灰粉捏在手裡。

“殺!”

“殺!”

“殺!”

九位紅衣厲鬼,一個普通厲鬼,一個人,聲勢浩蕩,陰風陣陣,炸開天際。

難以想象,一個人居然有這樣的號召力。

變形女人愈發覺得王尊絕不能留下去,一定要消滅他。

轟!

大戰一觸即發。

男人青眼迷射,可怖的力量氣息瀰漫開來,衝擊四麵八方,撼動天龍大樓。

上一秒還殺聲沖天的王尊一行,刹那間就是僵在了原地,恐怖的力量氣息壓迫他們動彈不得。

“要不你們還是回來吧!”王尊一臉無奈!

鬼東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