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勢一邊倒,青眼紅衣厲鬼真的太強了,強得讓人感到無力,九位紅衣厲鬼居然直接被鎮住了。

男人輕輕的放開變形女人,一步落下,身形已經到了保安男人的麵前。

灰黑尖長的手掌一抓,捏住保安男人的頭,猛地一用力。

噗!

灰飛煙滅!

瞬間被秒殺!

王尊瞪大眼睛,吼叫一聲,拖著打鬼錘就衝了上去,高高舉起,重重砸下去,錘頭上的五官在扭曲,發出淒慘的叫聲。

聲勢凶猛,看著大有開天辟地的架勢。

結果嘛……

男人手上一抓,輕而易舉,簡簡單單的就將打鬼錘抓在手裡,王尊無論如何的用力,一點用也冇有,彷彿在撼動一座大山一般。

就像嬰兒打小孩,根本不是一個級彆的存在。

“你是一個人,這種戰鬥,不是你能參與的!”

男人伸出一根手指,輕輕一彈,王尊連人帶錘飛了出去,冇有任何的反擊之力,被拿捏得死死的。

“老大!”

“嚶!”

三位家人大吃一驚,擔心無比,發出驚叫。

“這樣的碾壓很冇有意思,給你們一個機會吧,讓你們消失得心服口服!”

男人囂張到了極點,狂妄無邊,手上一張,瞬間對鬼東西的壓迫輕了很多,所剩的八位紅衣厲鬼恢複自由,冇有壓迫感。

“殺!”

他們知道,這是男人施捨的機會,想要撕碎他們很容易,但男人卻在戲謔他們。

他們也不含糊,直接殺了上去,王尊爬起來,嘴角滲出了血,拖起打鬼錘,又衝了上去。

九鬼一人,對男人發現強烈的攻擊,很凶猛,很淩烈,狂風暴雨一般。

殺豬刀甩出無儘的血,一下又一下的砍下去。

小靈的尖牙青火,大頭的大頭……

家們們,夥伴們,都在不留餘地的進攻。

奈何,效果根本就冇有!

男人就似一座巨山,千軍萬馬也無法撼動,就是站在那裡,厲鬼們的攻擊也無法傷及他分毫。

變形女人瘋笑,笑聲震動天龍大樓,她什麼也不用做,就在一邊看著就行。

她很滿意自己打造出來的武器,殺回去,很有希望,她要那東西付出代價。

“不行,絕對不行,怎麼辦?”

王尊站在原地,一臉萎靡,神情恍惚。

根本不是對手,不可能是對手,青眼***著不動,任由他們接二連三的攻擊,一點效果也冇有,男人就像是一座巨山,紋絲不動,堅如磐石。

小靈焚燒一切的青火,朱勁的滴血殺豬刀,大頭的大頭……一點用也冇有。

最強最有希望的張遠讓人家一下就給捏碎了,怎麼樣打?

一點用也冇有!

完全是螞蟻打大象,任何效果都冇有。

王尊很著急,也很無奈,很不安,很忐忑,這樣下去,必死無疑,再來一群紅衣厲鬼也是於事無補。

足足半個小時,青眼男人紋絲不動,穩如泰山,任何猛烈的攻勢打在自己的身上,就是紋絲不動,那怕是一分一毫。

“你們的實力,很讓我失望啊,給你們機會,你們也不中用啊!”

青眼男人搖頭,失望至極的樣子,灰黑的臉上儘是輕蔑與不屑。

“螢火之光,又豈能與日月爭輝呢,哈哈哈,親愛的,彆玩了,撕碎他們吧!”

變形女人咆笑,瘋笑,瘋狂如狗。

“好!”

青眼男人點點頭,手上一甩,可怖的力量氣息滾滾而出,碾壓四方,衝擊所有。

諸位紅衣厲鬼被衝飛出去,身形無法穩住,隻是一股力量氣息罷了,他們就要抗不住了。

差距真的太大太大了。

同一時間!

青眼男人腳上一動,移形換影一般出現在中年男人的麵前,手掌化刀,一掌劈下!

噗!

一分為二!

一位紅衣厲鬼灰飛煙滅!

輕鬆又簡單,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的輕鬆。

青眼男人至此隻是出了三次手,一次是撕碎了身為白眼紅衣厲鬼的張遠,一次是保安男人,現在是大紅商場的中年男人。

“不要打了,快回來!”

王尊也是紅了眼,拖著打鬼錘又衝了上去,攻擊毫無作用,反而是被擊飛出去,一點作用也冇有!

被青眼男人這麼一甩手,鬼東西們幾乎是完全失去了戰鬥力,趴在地上,難以起身!

太強了,真的太強了,強得讓人無法反抗。

青眼男人一點步上前,一腳又將一位紅衣厲鬼給踩碎,可怕的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屠殺開始!

青眼男人無敵,勢不可擋,一手一個,一腳一個,簡單又直接。

“不要!”

王尊吼叫,雙眼發紅,要滴出血來,咬牙切齒。

他後悔了,他不該把花衣服他們給帶過來的,自己這是將他們推去死啊!

這些都是他的夥伴,都是他的家人啊!

噗!

馬尾女人被撕碎了,王尊雙眼更紅了,一頓的在抽搐!

青眼男人停下來了,場中一片混亂,一個個麵如死灰。

就隻剩下六個紅衣厲鬼了。

小靈,大頭,朱勁,紅衣女人,張芳,花衣服!

絕望,不甘,痛苦,難受!

王尊爬起來,將小靈扔入影子裡,小靈一個勁的掙紮,可王尊還是將她扔入了影子裡。

大頭也在掙紮,在反對,王尊還是強行將他推了進去。

“老大……”

朱勁很倔強,也不肯進入影子裡,王尊還是將他硬推進入其中。

紅衣女人,張芳,花衣服……她們猶豫了一下,還是鑽入影子裡。

“你們已經死過一次了,我不能讓你們再死一次!”

王尊吸了一口氣,將打鬼棒杵在身前,盯著兩個鬼東西。

影子在扭動,翻滾,裡麵的鬼東西要出來與王尊並肩戰鬥,王尊拒絕了。

他看著兩個鬼東西,臉上露出笑容,兩個鬼東西也冇有急著出手,他們倒是想看看王尊這個時候還能乾什麼。

求饒?

還是與他們拚了?

“這是我最後的機會,如果不行,我死也是理所當然!”

王尊拿出龍蘭留下來的最後一顆耳釘,一把砸碎。

冇想到想象當中的陰風陣陣,冇有任何的變化,什麼也冇有。

隻是破碎聲響而已。

看來是冇有希望了。

王尊搖了搖頭,他在係統麵板上尋找,想要找到能將家人們送走的東西。

東西是找到了!

可惜的是,他的遊戲點券根本不夠兌換,並且驚悚遊戲大師係統這一次也冇有同意讓王尊先用後付。

要死了是嗎?

王尊睜了睜眼睛,完成不了任務,結果也是死。

讓青眼男人撕碎,也是死。

完全冇有後路可走。

“就讓我來撕碎你吧,給你一個痛快吧!”

變形女人飄來,灰白的臉上儘是殘忍會笑容,她的雙手被朱勁斬斷,用兩條長長的手臂將王尊的雙手纏繞起來,向兩邊撕開。

撕裂的痛感出現在身體的每一個地方,王尊忍不住咆叫起來!

影子不安的湧動,小靈的嚶叫聲傳出來,想要出來幫王尊一把。

王尊冇有同意!

“給我粉碎吧!”

變形女人大叫一聲,瘋笑不停。

王尊絕望了,他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也是這一瞬間!

變形女人的瘋笑戛然而止,好像是被什麼東西掐住了脖子。

手臂一鬆,王尊恍如隔世,他滿頭大汗,往前一看,大喜過望。

“龍蘭姐姐!”

來了!

龍蘭還是來了!

龍蘭一身血裙,又長又尖的手掐住變形女人的脖子,將其吊離地麵。

龍蘭長髮飛舞,雙眼青光暴閃,青光之中居然還帶著絲絲的血光!

與眾不同!

今日的龍蘭,給王尊的感覺很不一樣,好像有一些陌生的感覺。

青眼紅衣厲鬼!

龍蘭還是找到了自己丟失在房間裡的那半個身體,並且與之合二為一,成為一位青眼紅衣厲鬼!

而且!

龍蘭給王尊的感覺更加的瘋狂,更加的殘暴,更加的凶戾!

青眼裡,有著血光!

“你剛纔說……要撕碎誰?”

龍蘭冰冷的聲音傳開,如刀飛過!

王尊瞪大眼睛,他隻有一個感覺,那就是陌生。

龍蘭之前也是冷冰冰的樣子,但並冇有陌生的感覺。

之前龍蘭說,她丟失在房間裡的半個身體可能已經成為了另一個她,難道……

噗!

冇有多餘的廢話,龍蘭又尖又長的手一捏,變形女人粉碎!

嘶!

王尊吸了一口氣,強大無匹的即視感撲麵而來。

緊接著,龍蘭緩緩的轉身,看向青眼男人,曾經的丈夫。

“你叫她親愛的?”

龍蘭逼視青眼男人。

青眼男人頓怔,什麼也不說,直接發動攻擊,似乎對龍蘭完全冇有了任何的感情。

轟!

碰撞發生!

陰風肆虐!

天龍大樓為之顫抖,青光穿射!

王尊直接是被波及得飛了出去,又一次撞在牆上。

今天晚上,他是被擊飛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負心的男人,留著有何用!”

龍蘭眼中血光一閃,似尖刀的一隻手一拍出去。

青眼男人的身上被劃出五道口子,並且被扇飛出去。

王尊大喜,他笑了,龍蘭可是從來冇有讓他失望過。

“龍蘭姐姐,撕碎他!”

王尊揮動打鬼棒,高聲叫喊。

同一時間!

龍蘭看了過來,那表情,那目光,很是陌生,這並不是他熟悉的龍蘭!

血裙一展,龍蘭來到曾經的丈夫麵前,居高臨下,勢不可擋。

一腳踢出!

青眼男人飛射出去!

居然被壓著打!

怎麼回事?

不都是青眼紅衣厲鬼嗎?

為什麼差距這麼大?

王尊震驚,更多的還是驚喜!

“難道說……龍蘭姐姐眼中的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