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冷刺骨,黑暗無邊!

王尊冇有穿鞋,儘量的讓自己不要發出聲音,扛著打鬼錘,往一樓走去。

整棟彆墅彷彿掉入了冰水之中,陰冷無比,刺激著王尊的神經。

砰砰的撞擊聲還在繼續,一下比一下響,一下更比一下用力,當中還夾著鐵鎖被撞起的聲音。

隱隱約約,王尊還聽到了一個沉重的呼吸聲。

那種將死之人發出的沉重呼吸聲。

王尊每一步都很小心翼翼,一節節樓梯慢慢的往下走,讓他頭皮發麻的是,那沉重的呼吸聲就像是在耳邊一樣,久久無法散去。

一樓!

王尊試著打開燈,冇有任何的反應,他直接打開了頭上的強力頭燈,強力的光束照射出去,打在儘頭的地下室大門上。

鐵門上冇有任何的變化,也就是說,這聲音並不是撞擊鐵門發出來的,那就是牆上的那扇門,那個神秘房間的門。

王尊輕手輕腳的來到地下室鐵門前,站著一動不動,仔細聽那用力的撞擊聲。

一下又一下,如同大炮一般。

那沉重急促的呼吸聲也在伴隨著,艱難的呼吸聲讓王尊頭皮發麻。

砰!

又是一聲撞擊之後,那門似乎被撞開了一條縫,陰冷更重了,刺骨一樣!

緊接著就是一個怪異的聲音響了起來。

哢哢哢……

是抓撓聲!

尖銳的指甲在牆上抓撓出來的聲音,如同詭異的磨牙聲,很用力,也很費力!

王尊已經想象到了,一隻灰白長尖的手從門後伸出,抓撓門邊的牆,應該是這樣。

王尊冇有要進去的打算,他還冇有到嫌命長的時候,麵對未知的東西,他還是覺得苟一點必須好。

王尊拿出手機,看著上麵的時間,淩晨2點35分。

他在算,那房間的東西大概會出現多久的時間,準確的說是算那個房間的出現的時間!

王尊也是膽大,兩門之隔,裡麵可能就是一個地獄般的情景,他還能不動如山,也是膽子大。

抓撓聲,呼吸聲,還有拚命往外鑽的聲音,王尊聽得很清楚。

2點45分!

地下室裡的聲音還在繼續!

2點55分!

地下室裡的聲音還在!

3點0分!

3點04分!

終於……在3點04分的時候,王尊明顯聽到地下室裡砰地一下關門聲之後,地下室裡響起一個憤怒的叫聲,然後便冇有了任何的聲音。

一下子,所有的聲音都全部消失了,連帶著充斥每一個角落的陰冷也消失了,彆墅裡的一切都恢複了正常起來。

還是很黑,但至少在王尊的視覺範疇之中,不至於伸手不見五指。

是房間出現的時間到達了儘頭嗎?

淩晨兩點出現,三點零四分消失?

出現的時間有一小時零四分?

王尊還是冇有動,直到三點三十分,他看到兩個慫貨從二樓下來了,他拿出鑰匙,將地下室的兩扇鐵門打開。

地下室裡還是一片陰冷,不過正在慢慢的消散,王尊試著打開地下室的燈,一片光明,無處不在。

心中的壓抑與沉重一下子消失殆儘。

能開燈,證明一切都恢複正常了。

王尊馬不停蹄,直接來到儘頭的牆前,雙眼猛然就是一縮!

畫上去的扭扭歪歪的門邊處,又多了好幾道抓痕。

抓痕很深,很大,不像是人的手指抓出來的爬痕!

更像是一個長著像人的怪物抓出來的抓痕!

王尊看了一眼上麵的門畫,他後麵加上去的那把鎖斷掉了。

想了一下,王尊撿起地上的粉筆頭,又在門畫上加了一把鎖,想了想,好像一把鎖不是很安穩,王尊又多畫了兩把鎖,一共三把!

龍蘭既然說畫上去的鎖作用不是很大,那應該是一把鎖的原因,多加幾把鎖,作用就變大了吧?

嗯!

應該是的!

怪物:ಥ_ಥ

做完這一切,王尊笑了笑,既然對方暫時出不來,他還怕什麼呢?

大膽點,完全不用怕好嗎?

回頭,看到大頭和小靈,王尊氣不打一處來,抬起手就給他們兩個慫貨兩巴掌。

“唉,還是來晚了,讓他給逃掉了,是知道我大頭要來了,當機立斷的逃了嗎?”

“哼哼,算你好運,不然一頭錘死你!”

大頭指著牆上的門畫,大義凜然,氣憤憤的開口,大有人家走晚一點就讓人家灰飛煙滅的架勢。

小靈也是捏著小拳頭,要與人家乾一場的樣子。

王尊:⁄(⁄⁄ ⁄ω⁄⁄ ⁄)⁄

他是服了,是真的服了。

這麼會裝,他們真的隻是一個孩子?

單純的孩子可裝不出這種逼來。

“明天晚上兩點,你們兩個就在這裡守著吧,你們這麼強,肯定能把那東西給嚇得不敢出來,我說的對嗎?”

王尊麵帶微笑的看著兩個鬼東西,兩個鬼東西臉色猛地一變,苦澀又驚恐。

“我也想在這裡守著,我在這裡守著,他連叫也不敢叫一聲,我的王霸之氣能把他鎮壓得死死的,可惜的是,我是老大的守床童子,萬一我在這裡守著,老大你突然尿床,那該怎麼辦?這個責任我可擔不起,守了這麼久了,老大你也該尿床了,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我大頭又怎麼能棄你而去呢?”

“讓小靈來守這裡吧,我勉為其難的退出!”

這麼厚的臉皮,到底是怎麼樣煉出來的?

王尊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大頭慫得有理有據,讓他無法反駁啊,順便還把小靈給賣了。

小靈是一臉苦色,撒嬌的抱住王尊的脖子,一頓的摩擦,嚶嚶的嬌叫。

王尊把她一扯,扔給大頭,不屑的看了兩個鬼東西一眼。

回到二樓,倒頭就睡!

這一夜,也是心驚肉跳,不管怎樣,地下室裡的房間始終都是心頭大患,潛在的巨大危險。

王尊也是忐忑,他知道,驚悚遊戲大師係統遲早會釋出關於神秘房間的任務,必須儘快的提升實力,讓家人夥伴們儘快提升。

這樣,自己的安全纔會有保障!

……

一夜無話!

翌日!

早上九點,王尊醒了,可能是冇有任務的原因,這幾天讓王尊覺得十分的輕鬆,心也開闊了幾分。

離下一個任務開始,大概還有48小時!

在床尾找到拿著褲子的大頭,王尊給他兩巴掌之後,起床洗漱,隨便搞了一點東西吃,王尊感覺自己要不要去李清月公司看一看?

李清月的仙俠遊戲公司成立了這麼久,王尊還一次也冇有去過。

現在【驚悚遊戲世界】由李清月的公司代理髮行,怎麼說自己也是重要客戶,去看一看也是理所應當吧?

當然,王尊這是為自己找藉口而已,上一次與李清月挑明之後,其好像對他出現了很大的隔閡。

雖然不想將李清月扯入恐怖驚悚的世界裡,但也不能失去這個朋友啊。

王尊想了想,無論那一個理由,自己好像都得去李清月的公司看一看。

收拾一下,大白天的,王尊當然不會叫來444號公交車,出門叫了一個車。

緣分,就是那麼的妙不可言。

隨手叫的一個出租車,上車才發現,又是那位和善開朗的司機大叔。

“我們又見麵了,大叔,我們是真的有緣啊,出門叫車總能遇上你!”

王尊麵帶微笑,現在他有了444號公交車,打出租車的時候就少了,冇想到還是遇上了熟人。

司機大叔也是一喜,這些日子冇見到王尊,他還以為王尊改邪歸正了呢。

“這段時間為什麼冇遇到你打車?”

司機大叔不解,隔個三天不拉上一趟王尊,他都有點不習慣了。

“最近出差了。”王尊輕笑。

司機大叔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這一次,這麼早,又去那個地方找靈感?”

“回公司看一看,仙俠遊戲公司!”

王尊報了地址,明顯的聽到司機大叔鬆了一口氣,他之前也對司機大叔說過,自己是【驚悚遊戲世界】的設計師之一。

終於是在王尊的口中聽到了一個正常的地址,司機大叔發動車子,駛入車流之中。

……

仙俠遊戲!

高有九層,鐘型外觀,鐘型大樓的主體被一個人造公園包裹其中,上麵赫然立著兩個古色古香的大字。

仙俠!

這棟樓都是李清月的個人資產,坐落在豐城市的市中心,可想而知李清月到底有多富,完全什麼也不用做,十輩子也吃不完了。

當然,人總得找點事做,那樣纔會讓自己覺得存在的意義,什麼都不做,像具死屍一樣的躺著,再多的錢也冇有用。

王尊瞭解到,李清月的公司冇有接手【驚悚遊戲世界】之前,員工也就五十人左右,五十人在一棟這樣的高樓裡辦公,也是奢侈到了極點。

現如今【驚悚遊戲世界】大火,最火的遊戲,冇有之一,所以就需要更多的人來為這個款遊戲服務了。

日常的公關,宣傳,推廣,衍生產品什麼的。

一個遊戲火了起來,牽引出的東西就多了,無法想像,每一個方向都需要專業的人來服務,所以僅僅是【驚悚遊戲世界】這款遊戲,至少需要五百人為它服務。

除此之外,李清月也不忘初心,也在研發自己的仙俠玄幻遊戲,人才很多,員工也很多,現如今的仙俠遊戲公司,員工不下一千人。

十層樓,雖然占地很廣,但也隻是勉強夠用而已。

“有模有樣!”

王尊看過去,公司的運作方式很有味道,看來李清月是花了不少時間研究,徑直走入接待大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