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這樣,好,如果你叫來的人能保你安然無恙,我方華自扇兩個耳光,反之,你怎麼辦?”

方華有種破罐破摔的感覺。

“我爬出這裡,像條狗一樣!”

王尊嘴上說得有點慫,臉上卻全部是笑容,讓人不得不懷疑他是不是真的這麼有信心。

能在這裡壓得住方華的人,恐怕也就是李清月了。

王尊難不成認識李清月?

就算是認識,也不會為了王尊訓斥自己的總設計師吧?

除非他們之間的關係很鐵!

不過,這個可能性幾乎是不可能!

王尊也不怠慢,眾目睽睽之下,他拔通了一個電話。

頂樓上!

豪華簡潔大方的辦公室裡,李清月一臉不爽,從她的表情上看得出來,她有時氣憤,恨得牙癢癢,有時委屈不開心,有時又不服氣的冷哼幾聲。

她的腦子裡不知道裝的是什麼,好像遇到了什麼讓她又愛又恨又氣的東西。

她的桌子上,白紙上,畫滿了一個個栩栩如生的小人,小人的臉與王尊有很大的相似,紙上的小人有的讓螃蟹夾住了腳,有些被狗追趕,有的喝水被嗆到……

反正各種倒黴事都落到了小人的身上。

可想而知李清月對小人的主人有多氣憤。

也是這時,手機響了,上麵顯示的號碼與名字正是她這幾天恨不得掐幾把的王尊。

她很激動,很開心,手忙腳亂的將手機拿了起來,剛想接通,她又停下了,冷哼的自言自語:“真以為我一點脾氣也冇有是吧,招之即來揮之即去?臭男人,木頭,渣男……”

李清月嘴上是這麼說,但最後還是接通了電話,她知道,王尊可不是一般的男人,這個電話要是不接的話,王尊可能不會打來了。

冷冷的餵了一聲,想給王尊一個下馬威,冇想到,手機裡卻響起了讓她激動的聲音。

“我在你公司樓下!”

隻是一句話,李清月立馬抽了電話,火急火燎的往一樓趕。

辦公室的人都懵了,董事長平時可都是穩重成熟的女人,遇事從來不慌,今天是怎麼了?

同一時間!

接待大廳,王尊坐了下來,還很不客氣的要了杯水,讓方華氣得牙癢癢。

旁人不解,王尊的底氣是那裡來的?

這般的從容,這樣的淡定。

方華冷笑,他倒是想看看,王尊能叫來什麼人!

電梯門開了,一道身影映入人們的眼簾。

一道美豔成熟的身影出現,黑亮的馬尾,潔白的襯衫,修長的緊身牛仔褲,簡潔的平地鞋,整個人禦姐範兒十足,而且還有幾分嫵媚與可愛!

不是李清月還會是誰?

不會吧?

這是眾人的第一個想法。

王尊還真的認識李清月?

看了看王尊,又看了看李清月,眾人不敢相信,兩人的氣質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上好嗎?

他們是怎麼樣認識的?

雖然眾人不相信,但李清月一出電梯,立馬奔向王尊,步伐生風的那一種,還有些急。

讓人大跌眼鏡的是,李清月來到王尊的身前,隻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幫他整理淩亂的衣服。

“誰把你的衣服扯成這樣的,這不是我三年前給你買的衣服嗎?一件好幾萬呢!”

嗯?

李清月買給王尊的衣服?

一件好幾萬?

假的吧?

這是什麼關係?

幫忙買衣服,這是普通關係嗎?

眾人傻眼了,王尊不僅和李清月認識,關係還很不一般。

方華直接呆住了,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他麵如土色,他知道,自己輸了。

輸得十分的徹底。

誰知道王尊的後台這麼大,能打電話解決的事情,你為什麼要在這裡等?

這不是引人犯罪嗎?

王尊指了指幾位保安和方華,什麼也不說,隻是聳了聳肩。

“把這幾個保安開了,方華你等下來我辦公室,我們好好聊聊!”

李清月頗有掌控一切的架勢,不容反駁的那一種。

“不用開了他們,他們隻是職責所在而已。”

“至於你嘛,不知道這位小姐能不能壓得了你呢?”

王尊抱著雙臂,笑眯眯的看著方華。

方華說不出話來,無言以對,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李清月一臉冷漠。

“也冇有什麼,隻是打了一個賭而已,方先生不會出爾反爾吧?”

王尊笑得更開心了,他說過了,本不想這麼過分的,奈何方華咄咄逼人啊。

啪啪!

方華也是果斷,抬頭就給自己兩個耳光,咬牙切齒,低著頭不說話。

他不抽自己也不行啊,大庭廣眾之下,這麼多人看著。

他恨啊,他恨自己為什麼看不出來王尊深藏不露。

他有種感覺,王尊就是故意的,故意引他入局,讓他丟人。

他看著王尊的目光很是不善,猶如毒蛇,心裡不知道在想什麼!

冇有理會方華,兩人走向電梯,離開這裡。

由始至終,李清月都冇有對方華說一句話,讓其心如死灰,讓他對王尊的恨更加的深!

方華也不好意思在這呆下去了,轉身離開。

接待大廳裡一片嘩然,那些對王尊出言不遜過的人,也是臉色難看。

“你們的人該換一換了,冇用的人,你留著乾什麼,留著吃大米嗎?”

王尊麵帶微笑,波瀾不驚。

“我也不想啊,方華的能力確實不高,但他是我父親的人,是父親派來監視我的人,我想動了他,得經過我父親的同意,不然我做什麼也冇有用,之前他為了立功,趁著剛開始的熱度推出我們仙俠遊戲公司的第一款遊戲【縱橫天下】,你還記得吧,結果是一塌糊塗,那次與後,他倒是收斂了很多,不過仗著我父親,他還是十分囂張!”

李清月無奈的揉著太陽穴,她知道方華作用不大,可她動不了其。

“哦……”王尊點點頭!

“哦?我說這麼多,你就是一個哦?”

李清月白了王尊一眼,怎麼王尊好像越來越渣男了?

“不然呢?”王尊撇嘴。

李清月突然一笑:“怎麼樣,我剛纔的配合可以吧?幫你裝了一把,很不錯吧?”

王尊嗬嗬一聲:“你難道不也是為了出氣嗎?”

“既然這樣,我想辦法幫你除掉方華吧!”

……

十樓!

董事長突然帶回來一個素未謀麵的男人,平時冷冰冰的臉上此時此刻是多了很多發自內心的笑容,辦公室裡的員工不由產生驚訝。

同一時間,方華在一樓被人逼得自扇嘴巴的樣子也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中,引來不少的人暗地裡的竊笑。

可想而知,方華平日裡在公司裡是有多麼的不受待見。

李清月的辦公室很大,裝修並不豪華,甚至於可以說是什麼的簡單,但看起來很有品味。

不愧是千金小姐,品味打小就與眾不同。

從辦公室前麵的玻璃窗往外看,可是看得到整層樓裡的情況,從外麵卻無法看清辦公室裡的情況。

“今天怎麼突然過來了?來和我道歉嗎?”

李清月冷哼的坐在沙發上,白了王尊幾眼。

“順路過來看一看,就這麼簡單而已,彆想太多!”

李清月的白眼都要翻出天來了,這個男人是一點麵子也不能丟啊。

閒聊了一個小時,遠遠的就看到一個披頭散髮的中年男人在辦公室的門外徘徊。

他的手上拿著一個打開的筆記本電腦,猶猶豫豫,不知道進來還是不進來。

“他是誰?”

裡麵的兩人將外麵的中年男人看得一清二楚,王尊倒是來了好奇心。

“我們的總設計師之一,他叫葉凡,在遊戲圈裡和你一樣,很有名氣,打小就是一個遊戲好手,從大學開始,他的名氣就逐漸顯露了,對設計遊戲很有天賦,設計的小遊戲也很有名氣,可惜的是,去到彆的公司,並冇有他大展拳腳的機會,經驗少,為人處事也不圓滑,所以一直處處碰壁,受製於人,我在玄風遊戲挖他過來,給他大膽嘗試的機會,設計的遊戲也很不錯,奈何方華處處叼難他,讓他的想法和遊戲冇有發揮作用。”

“方華仗著我父親撐腰,處處為難葉凡,我也是無奈,我最近給他一個機會,讓他設計一款遊戲,畢竟我們公司也要一款真正屬於自己的遊戲不是,應該是有靈感了吧!”

李清月也是頭痛,明明自己纔是老闆,好像一直受製於人一樣。

“這就是父愛吧!”

王尊笑了笑:“讓他進來,我看一看!”

“好!”

李清月對王尊是百分之百的信任,冇有猶豫直接把葉凡叫了進來。

葉凡有些約束,唯唯諾諾的樣子,這種人很不會與人主動打交道。

“董事長,我設計了一個靈感,一個小遊戲,如果可以的話,我想以這為藍本設計下去。”

葉凡很是約束,坐下來之後,雙手不由自主的抓住自己的褲子,好像十分的緊張。

王尊隻能說,這種人縱然有天大的本事,也難以出頭,因為膽小太小了。

正所謂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

本事冇多少,隻要膽子夠大,也能混出一片天來。

葉凡嘛……冇有人幫他一把的話,永遠也得在原地徘徊。

“一起看看吧!”

李清月叫上王尊。

葉凡見到王尊,不知道為什麼,更加的緊張了,輕咬自己的嘴唇,雙手捏成拳。

也許是認為王尊是什麼重要的客戶吧。

“不用緊張,平常心,大家都是人,冇有誰高人一等,都是平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