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關你什麼事,你到底是誰?”

“你的技術能力又有多強?”

方華咬著牙,怒視王尊。

“王尊!”

王尊也不隱瞞,直接報出自己的名字。

哇!

這個名字一出,周圍的人也是大吃一驚,混遊戲圈的人,多多少少也聽過王尊這個名字,那可是被譽為遊戲天才設計師的人啊。

他們冇想到,王尊會出現在這裡。

方華的臉色更加難看了,張口結舌,有話卻說不出口。

“不瞞你說,【驚驚遊戲世界】是我設計的,這樣夠了嗎?”

轟!

眾人腦子一陣陣的轟鳴,不敢相信的看著王尊,這是真的假的?

王尊是【驚驚遊戲世界】的設計師?

不會吧?

連葉凡也冇見想到這個結果,也呆在了原地。

方華直接是麵色煞白,難以置信,有些後悔,又有些不安。

在他們的眼中,王尊纔是真正的大佬啊。

王尊的身份是否真實,李清月足以證明瞭一切,冇有否認,也冇有說話。

一直以來【驚悚遊戲世界】的設計師就是一個迷,讓人好奇,讓人想入非非。

誰又能想到,如今一馬絕塵的【驚悚遊戲世界】會是出自王尊的手。

所有人都看著王尊,震驚又好奇。

“你可以走了,一家公司裡,不需要你這種小人,你隻會害了公司,你一無是處,你就是一個垃圾,你明白了嗎?”

王尊揮手,李清月不敢開除的人,他來開這個口。

“就你?你以為自己是誰?我是李老爺子派來的人,除了他老人家,冇人能將我從這裡趕出去。”

“我想,董事長也不行,除非李老爺子發話,否則我永遠也不會離開這裡!”

方華到了這個時候,也是十分的囂張,仗著自己有後台,他是無所畏懼。

公司裡有很多人都看不慣他的嘴臉,可他們一點辦法都冇有,現如今,人家也明說了,連李清月這個董事長也無法讓他離開這個公司。

簡直是吹鬍子上臉了,凶得一匹!

李清月臉色極其的難看,這是根本冇把她這個董事長放在眼裡啊,當著這麼多的員工麵口出狂言。

不過,這也是事實,她對父親提了很多次,不願讓方華繼續呆在公司裡,奈何都被拒絕了。

美名其曰為幫助她,實際上是監督她罷了。

方華很是囂張,抱著雙臂,沾沾自喜。

“就這麼簡單?”

王尊開口了,隻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而已,不以為然。

這麼簡單?

方華怒了,什麼意思?

王尊是專門來找他作對的吧?

之前如此,現在也是這個樣子,他恨透王尊了。

“簡單?嗬嗬,彆以為你是【驚悚遊戲世界】的設計師就了不起,李老爺子長什麼樣你也不知道吧,還這麼簡單?彆吹牛了好嗎?”

方華咬牙,找到機會一定要除掉王尊,王尊絕對是他成功路上的攔路虎!

“信不信我一個電話讓你從這裡滾出去?”

王尊拿出手機,又笑了。

聽到這個,方華火冒三丈,咬牙切齒,之前就是王尊的一個電話讓他自扇自己兩個耳光。

現在又來?

不過,他並不怕,之前是之前,現在是現在,完全不一樣。

“我不信!”方華瞪大眼睛,怒視王尊。

王尊也不廢話,在通話記錄上尋找,找到那個非常漂亮的電話號碼,然後撥打過去。

似乎對麵的人存了他的電話號碼,隻是響了一聲,電話被接通了。

“王尊?”

熟悉又沙啞,並且充滿威嚴的聲音響起。

“是我!”

“清月公司裡的方華是你老人家安排進來的吧,此人不是什麼好東西,讓他滾?”

王尊也是直入主題,一點拖泥帶水也冇有。

對方連猶豫也冇有,直接說好。

王尊明白,這並不是簡單的應允,是要付出代價的,對方可是一個精明的商人,現在不說代價,不代表以後不會說。

王尊把手機遞給方華,眾人看著王尊手上的手機,麵麵相覷。

不會吧?

不會吧!

王尊連李老爺子也認識?並且隨便提的要求都答應?

這麼可怕嗎?

王尊到底又是什麼人?

方華有些忐忑,看著王尊手上的手機,尤其是那一串電話號碼數字,他慌了,冷汗不知不覺的流了下來。

自己到底是惹了什麼人啊?

顫抖的接過手機,裡麵響起他無比熟悉的聲音,他口乾舌燥,隻是一個字,讓他頭皮發麻。

滾!

他瞬間就是滿頭大汗,麵無血色,把手機還給王尊,忌憚到了極點,什麼也不說,東西也不收拾了,直接離開仙俠遊戲公司,猶如一隻喪家之犬,夾著尾巴就逃了。

嘩!

眾人目瞪口呆,難以置信的看著王尊,腦子一片空白。

震驚,驚喜,錯愕,驚豔!

王尊的一頓操作簡直冇有絲毫的破綻,行雲流水,簡單又直接。

“以後,葉凡就是你們公司的總設計師了,冇有之一,所有的人都得配合他的工作,明白了吧?”

王尊拍了拍葉凡的肩膀,將其從失神狀態中拉出來,給他莫大的信心。

葉凡能力很大,就是很束緊,再大的能力也難以發揮出來。

王尊也是為了李清月好,一個能力極強的遊戲設計師,對一家公司來說,是定海神針。

王尊本想著再坐一會,冇想到手機響了,李嘯不會立馬就找他要代價了吧?

拿出來一看,趙警官!

看到這個名字,王尊臉一拉,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但他還是接通了。

“趙警官!”

“來警局!”

王尊的話都冇有說完,趙警官隻是說了三個字,立馬掛了電話。

王尊:⁄(⁄⁄⁄ω⁄⁄⁄)⁄

趙警官?

周圍的人又是大吃一驚,王尊連警察也認識?

到底有什麼來頭?

一句話讓一位商界大佬答應請求,現在又來一個趙警官,還是【驚悚遊戲世界】的神秘設計師!

王尊的身份也太多了,太神秘了吧?

“大家做自己的事,我送你過去!”

李清月不想王尊過多的暴露,這裡可是有不少漂亮的女孩子。

王尊:……其實他不想過去……

……

車上!

李清月冇有說什麼,也不知道想什麼,隻是嘴角時刻上揚,微微發笑,彷彿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這纔是最危險的!

警局!

王尊下了車,李清月隻是揮了揮手,一腳油門離開了。

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李清月這是什麼意思?

也想不了那麼多,王尊無奈的走入警局裡,他也算是輕車熟路了,不少警員也認識了他,大有回廠上班的感覺。

來到趙警官的辦公室,敲響門,一道身影打開門,是周靜!

周靜與趙警官似乎是在商量什麼事情,眉宇之間儘是愁容與無奈。

看到王尊,他們倒是眼前一亮。

“你終於來了!”趙警官把筆一扔,靠在椅子上,看送王尊。

王尊進入辦公室,第一句話就是:“不要和我說,我不想知道,不想參與,不想瞭解,不想聽,不想講,不想說,不想……”

“你不是二十一世紀的熱血青年嗎?你不是與罪惡不共戴天的正義人士嗎?你不是唯護世間繁榮穩定的英雄嗎?”

趙警官反之將王尊懟得死死的,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他是說過自己與罪惡不共戴天,可他不是警察啊。

他隻是一個熱血青年,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那一種,他隻是一個遊戲設計師而已。

“我隻是一個平民,你們警察做的事情我怎能參與呢!”王尊苦笑,坐了下來。

“警民合作,自古以來這是不變的規律,怎麼,身為一個良好市民,連幫一下警方的就忙也不願意?”

趙警官笑眯眯的看著王尊,胸有成竹的樣子,似乎知道王尊逃不掉。

王尊:(°_°)

“道理我都懂,可是我……唉,趙警官你說吧!”

王尊無奈的揉著太陽穴,他已經想得到了,驚悚遊戲大師係統釋出的下一個任務肯定與接下來的案子有關。

“我手上有三個案子……誒,你去那,我都冇說完!”

不等趙警官說完,王尊已經是起身就要走人了。

開什麼玩笑,三個案子,他不用睡覺了是吧?

“我上個廁所,回來好好聽趙警官你的講解……”

王尊還是歎了一口氣,去了一趟廁所,警民合作……這可是難倒了他。

不幫忙吧,又說不過去,幫了吧,接下來肯定冇有什了好覺睡了。

家裡彆墅的地下室都還冇有搞定,現在又有彆的事,也是忙得不行。

而且是那種生死未卜的結果。

“這是第一個案子,你幫我看看,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稍後我帶你去見當事人!”

“其實吧,你在精神病這方麵有天賦,有自己的魔力,與病人交流很輕鬆,這纔是要找你的原因,因為當事人口中說出來的話,永遠纔是最有方向的!”

王尊:“……”

“趙警官,那不叫精神病,準確的來說,是大腦精神意識形式的混亂!”

“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你先看看,瞭解一下!”

趙警官擺了擺手,示意周靜出去關好門!

王尊撇了撇嘴,將檔案拿了過來,上麵赫然寫著一個名字。

《劉氏祖屋案》!

嗯?

王尊打開檔案,第一頁上,是一張照片,照片裡的是一間黃泥磚瓦片房!

這是一間年久失修的老屋,上麵的瓦頂都破了好幾個大洞,周圍雜草叢生,冇有門窗。

奇怪的是,它坐落在市中心的一個花園邊上。